?"
瑞士的實驗結束了,地球人的實驗也即將收場。圖為蘇黎士一博物館內部。(Getty Images)
無標題文件 830萬值得尊敬的瑞士人,今年夏天給全世界再度做出榜樣,證實他們是優秀的、值得推崇的、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不受誘騙、在魔鬼的引誘之下不被蠱惑、能夠以清晰的頭腦明辨是非。瑞士人清醒的知道,錢,是從哪裡來的;錢,也不會無中生有的從天上掉下來。

今年六月,瑞士公投以壓倒性多數(76.9%),否決了「無條件基本收入」的設想。按照該構想,每個瑞士人都應無條件獲得每月2500瑞士法郎(2560美元)的收入。這種「天上掉餡餅」的福利,被瑞士人拒絕。此前,提高最低工資、延長法定帶薪假,也都先後被瑞士人否決。

「無條件基本收入」的提案是咖啡店老板丹尼爾.海尼(Daniel Haeni)等提出的,這是一項社會實驗方案。他們的理由是,未來很多工作會由自動化取代,瑞士人若想活得有尊嚴,並投身於無薪的公眾服務,政府每月應每人發放2500瑞士法郎,未成年人可得到625法郎。這種基本收入,理論上要取代現有的養老金、失業金及其他社會福利補助金。

這個充滿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思想的提案,有強烈的左翼色彩。他們假定在基本收入保障下,多數人會繼續工作。工作不再是迫於生存壓力,而是因為人們自身的意願。但瑞士政府、議會、包括左翼和右翼的政黨,都反對這一方案。因為該計畫每年的花費高達2000億瑞士法郎,政府根本沒有這些錢,而必須減少投資、增加稅金,來滿足資金缺口。瑞士聖加侖大學的研究者發現,靠取消養老金、失業金及其他社會福利補助金,無法為每位公民每月發放2500法郎。財政缺口每年有1500億瑞士法郎。如用增稅來填補,增值稅最高將達到50%!「無條件基本收入」這樣的空頭保障,注定不會持續太久,漸漸的,許多人將不願再工作,社會生產下跌將不可避免,那時悔之晚矣。日內瓦高等研究所經濟學教授維普洛茲(Charles Wyplosz)說的好,「如果讓人們不勞而獲,他們就什麼也不做。」

人們不禁要問,為什麼?為什麼在這樣崇尚自由、維護人權的國度,會有這麼大的一股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思潮?

瑞士人從歷史上看,從1815年以來,就沒有捲入過國際性的戰火。瑞士人雖然大部分人都說德語,但他們國家的認同並不是因為種族或語言,而是基於共同的歷史背景、聯邦主義的理念和直接民主的政治理念。還有,瑞士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之一,人均收入和人均GDP都在6萬(購買力平價)到7.8萬美元之間,按理說應該沒有讓共產主義產生的土壤。瑞士政府的透明度,公民自由權,生活質量,經濟競爭性和人類發展水平,都居世界前列。

瑞士曾經被法國占領,後來俄國和奧地利與法國爭雄、入侵瑞士,瑞士人拒絕與法國人合作,拿破崙只好把瑞士政客聚在一起,簽訂和解協議,使瑞士得到了主權完整。1815年歐洲列強同意永遠尊重瑞士的中立國地位後,瑞士還打了一場內戰(1847年),內戰時間不長,不到一個月,死傷不到一百人,並且這些傷亡多半是由友軍開火擊中的。智慧的瑞士人從心裡和社會角度,認識到內戰的危害,和團結起來、共禦歐洲列強外侮的必要。從那時起,瑞士人不管是天主教徒還是新教徒,不管是保守派還是自由派,都認識到如果把經濟和宗教利益結合起來,團結一致,對所有的人都是最好的選擇。

後來,歐洲各國打得你死我活、起義此起彼伏之際,瑞士學了美國模式,起草了自己的聯邦憲法,讓中央政府有一定的權力,也讓各州保持自己的權力。有趣的是,瑞士憲法規定,憲法本身可以完全重寫,而不是像美國憲法那樣只能一點點修正。

瑞士26個州不管大小,地位平等。大州(蘇黎世)有120萬人,小州只有1萬5千。人們都對瑞士的全民皆兵都感興趣,它確實很有趣。三分之一的瑞士人家裡有槍,大部分是民兵槍支,由政府發的。但是,雖然政府給發槍,但卻不給子彈。這也蠻令人費解,等到打仗、需要保家衛國時才發子彈,是不是有些太晚?

這次瑞士公投得以進行,受惠於瑞士的直接民主制度。如果瑞士公民在100天之內找到5萬人簽名,就可以挑戰議會通過的法律,要求全民公決。公決時,只要有簡單多數(50%加1票),人們就可以接受或拒絕聯邦的法律。而只要在18個月內有10萬人簽名,就可以對憲法修正舉行全國公投。人民力量之大、之直接,令許多國家望塵莫及。

瑞士手錶世界馳名,但瑞士經濟的主體——製造業,其實以特種化工產品、健康和藥物及科研儀器出名。如果看看瑞士的聯邦預算,會發現630億瑞士法郎的預算,占了GDP的11%,如果加上各州政府的預算,政府開支就占了GDP的34%。政府收入的主要來源是增值稅和直接聯邦稅,政府支出的主要去向,則是社會福利。社會福利和財稅支出1990年占35%,到2010年就占了48%!這些,就是瑞士人拒絕天上掉餡餅的根據。

其實,世界各地,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思潮正隨著經濟的滑坡,逐步侵襲人們的頭腦。芬蘭去年提案,計劃從2017年起,每月發800歐元,以取代其他福利。荷蘭也有類似的實驗,從1月起每月發放給成人900歐元。和芬蘭不同的是,烏得勒支計劃由荷蘭政府和烏得勒支大學(Universiteit Utrecht)共同進行,看民眾是否會因坐領月薪而變懶散,不願就業,還是能尋找自己真正喜愛的工作、更關心公共事務。美國大選中,自稱「社會主義者」的桑德斯,在民主黨候選人的爭戰中過關斬將,鋒芒畢露,也是同一思潮的反應。

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思潮及社會實踐的源頭,三十年前人們可以說是前蘇聯。但今天,矛頭就必須指向世界上唯一的、惡果僅存的共產國家——中共治下的中國。瑞士、荷蘭、芬蘭的實驗不新鮮,地球人已經實驗過了,也飽嘗痛苦的代價,那就是共產主義的實驗。

瑞士人的實驗結束了,還好所費無幾;地球人的實驗也即將收場,但代價高昂。為什麼人類需要付出千萬條生命的代價,一次次進行實驗?這,需要全體地球人用良知,來仔細思考;用良心,來小心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