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大革命改變了中國人的思維,中共從未真正面對這個問題,所以,這種殘酷仍在繼續。圖為文革時的批鬥大會。(網路圖片)

英國諾丁漢大學政治分析專家曾銳生(Steve Tsang)談到:「如果您對比最惡劣的斯大林時代,就會發現,蘇聯人民所遭受的殘酷和非人性的對待基本上都是共產黨造成的。」

「文化大革命改變了中國人的思維,中共從未真正面對這個問題,所以,這種殘酷仍在繼續。」

編譯 _ 李清怡

文革改變人的思維 殘酷猶存

在中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10年裡(1966-1976年),大約有1700萬人在共產意識形態的狂熱暴力下喪生,比敘利亞內戰期間死亡人數3倍還多,而這也只是官方的估計數字,獨立歷史學家們稱實際死亡人數可能要多出幾百萬。

《洛杉磯時報》記者喬納森.凱曼(Jonathan Kaiman)的文章說,當今的中國比以前富有了,但是,專家們認為,這一時代還存在眾多的不安因素,表面繁榮下醞釀著劇烈的波動和公眾信任崩潰等危機,並隨時可能爆發成為暴力衝突。

英國諾丁漢大學政治分析專家曾銳生(Steve Tsang)談到:「如果您對比最惡劣的史達林時代,就會發現,蘇聯人民所遭受的殘酷和非人性的對待基本上都是共產黨造成的。」「文化大革命改變了中國人的思維,中共從未真正面對這個問題,所以,這種殘酷仍在繼續。」

《澳洲金融評論報》(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記者 Lisa Murray 報導,中共文化大革命的最初幾年裡,至少3000萬人遭受酷刑,那些被當作是地主、知識分子和資本家的人脖子上被掛上牌子、被毆打、頭髮被剃光、臉被浸入墨汁,定期拉出去被當眾淩辱,遊街示眾。

居住在加拿大的Ching Tien講述了她在文革時目睹的一件事,當時她正在學校大廳,一位女副校長在臺上被當眾淩辱,10幾歲的女學生們對她拳打腳踢,往她臉上潑墨水,Ching看到這情景,就離開了,後來得知那位女副校長被活活打死了。

Ching的父親在中日戰爭期間是一名愛國將士、飛行員,1949年中共上臺後,他曾經站出來,公開批評政府。Ching說,在她只有6歲時,父親因為公開批評共產黨被送到東北黑龍江的監獄農場,關了12年,那時他是一名商人。Ching的母親是當地一所醫院的兒科醫生,文革初期她被同事拘禁,被抄家,因Ching的父親被關,他們家成了被迫害的對象。

她回憶說:「那是一個夏末的夜晚,我媽媽已經去上夜班了,但是我卻突然看到她出現在鏡子裡,突然我又看到她身後有人,我就知道出事了。」

「他們把我家搜遍了,甚至把地磚都掀起來了。我哭,我媽媽也哭,後半夜他們走了,但是,我媽媽被抓去醫院關了兩個星期,做體力勞動。他們還把我媽媽的那些結婚照片放到食堂,作為罪證,後來他們把我媽媽放出來時,我媽把那些照片都撕成了碎片。」

共產黨冷酷殘忍 駭人聽聞

中國作家余華出了一本關於文化大革命的暢銷書,書名為《十個詞彙裡的中國》(China in Ten Words),該書在中國大陸被禁。

余華曾目睹很多同學的父親所遭受的淩辱,他和他的哥哥曾滿街走,找那些貼在牆上抨擊他父親的大字報。他父親的家族曾經擁有30畝土地,1949年中共上臺後,他的財產被沒收,即便是這樣,因為這層關係還是被打成了地主,還有資本家、富農、知識分子和「壞分子」都在黑名單上,成了紅衛兵打擊的對象。余華不安地說:「有些同學的父母自殺了,有些瘋掉了,我們在街上總能看到暴力廝打。」

余華在書中還講述了一個故事,他與一群朋友看到一個貧窮的農民進城賣油票,這個農民小夥兒想拿油票換點錢籌備婚禮,可是這種交易卻被看成是投資倒把,他們這群男生就衝向這個農民小夥兒,拿塊磚頭砸他的手,把他手中的油票搶過來,撕個稀巴爛。

他在書中寫道:「那段記憶冷酷殘忍、駭人聽聞。」

當被問及對文革那段時光的反思,現年56歲的余華說,他感到非常震驚的是,就在他居住的浙江省海鹽縣,就有很多人自殺。「在我們那個只有8000人口的小鎮,就有很多人自殺,他們有的上吊,有的跳井,今天這個人的父親死了,明天另一個人的母親死了,非常可怕。」

還有另一個代價:文革使得一整代人錯失了完整的正規教育,那段時間,很多年輕人被下放到農村,大學復課後,他們不得不彌補那段損失,但是,技能的斷層對中國的勞動力造成了很長時間、非常大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