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紀元合成圖)

在當代中國,可能沒有哪個女人能比周永康的第二任妻子賈曉燁更神祕、更獵奇了。

哪怕是在「人肉搜索」發達的互聯網上,這個曾經在中央電視臺工作過的女人, 卻看不到她留下的任何文字,也不清楚她具體長成啥樣。

一個把青春託付給殺人惡魔的女子,一個脅迫姦夫拋妻的小三, 一個靠地位瘋狂斂財的富婆, 誰又能想到她曾經是清貧、進取的姑娘呢? 是什麼讓她墮入貪腐迴圈?

同樣的問題我們可以追問的是,周永康,昔日的普通大慶油田工程師, 最後怎麼墮落成貪腐近千億人民幣、害死數百萬善良百姓的惡魔呢? 罪惡發生在他們身上,也映照在你我心中:如何走好自己的路?

讀一讀周永康家族的興衰史,看一看名利情仇中的「紅樓夢」, 也許我們在茶餘飯後的閒談中就能體悟出一些人生哲理……

文 _ 齊先予

遲到的祕密審判

6月8日,湖北宜昌中級法院在其微博中上傳了一個新帖子:「賈曉燁受賄、利用影響力受賄案一審公開宣判」,裡面有一張截圖:「近日,宜昌市中級法院對賈曉燁受賄、利用影響力受賄案一審公開宣判,認定被告人賈曉燁犯受賄罪、利用影響力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一百萬元;對其受賄所得贓款贓物予以追繳,上繳國庫。賈曉燁當庭表示服從法庭判決,不上訴。該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在浩如煙海的微博中,若不是有人專門緊盯,一個新帖子出來幾小時就被淹沒了。然而一周後的6月15日,當周永康的大兒子周濱被同一法院判刑18年、罰款3.5億人民幣時,這對年齡只相差3歲半的繼母與繼子的巨額貪腐案,頓時在大陸網站上引起強烈關注,當赫赫數億的貪腐金額出現在法庭判決書上時,此前人們關於北京「投鼠忌器」的說法也就在驚愕的數字前化開了許多。

早在一年前的2015年6月11日,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掌管中共數百萬武警「刀把子」、政治實力勝過胡錦濤的中共「維穩沙皇」周永康,被以「受賄罪、濫用職權罪、故意洩露國家祕密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財產」。按照慣例,主案判決後,附屬從案會很快判決,從那天開始,人們就在等官方對周濱、賈曉燁的判決書,誰知一等就是一年。

中國人相信善惡有報。也許不是偶然,周永康被判刑的前一天,正是周永康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成立16周年的日子。在以往的《新紀元》周刊中,我們報導了官方還沒敢揭示的周永康殺人罪行:16年來,周永康聽命於江澤民,暗中負責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到一年後,6月1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了343號決議案,譴責和要求中共停止強摘良心犯器官。此消息傳回中國後,6月15日,周濱被判刑。


6月8日及15日,周永康妻子賈曉燁及兒子周濱陸續受審,分別獲判刑9年、18年。(AFP)

當歷史翻過這一頁後,人們回頭會發現,原來這一切都安排得這樣有序:哪怕是對周濱的審判,北京也一直在等個好時機,以便用一條主線把周永康案串起來。

「澎湃新聞」起底賈曉燁


周永康比賈曉燁大28歲,賈曉燁只比周永康的大兒子周濱大三歲半。由於周永康是江澤民派系的主要幹將,賈曉燁與周永康結婚後,周給主管宣傳的劉雲山打招呼,刪除了網路上所有與賈曉燁有關的一切信息。等到了周永康落馬後,還是具有習近平、王岐山背景的媒體,上傳了一張2010年左右賈曉燁與周永康在一家茶文化博物館品茶的照片,那時的賈曉燁已經是42歲了,但她卻頭戴一個白色髮帶,披肩髮,身穿毛領的黑色外衣,一副鄉鎮年輕姑娘的打扮。由於是側面像,加上正在低頭品茶,人們看不出她的具體相貌,給人感覺長得很普通。


2010年,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周永康(右)與妻子賈曉曄在一家茶文化博物館品嘗碧螺春。(網路圖片)

賈曉燁1968年7月2日出生在山西大同一個普通教師家庭。父親賈丙文(也有說叫「賈秉文」)出生貧苦農村,十八、九歲就離開了村子到城裡讀書。他從小喜歡樂曲,擅長吹拉,被藝術專科學校錄取。畢業後,賈丙文到大同市靈丘縣的一個劇團工作,娶了當地一名小學音樂教師為妻。文革1966年,他們的第一個女兒賈曉霞出生,兩年後二女兒賈曉燁出生。他們的第三個孩子依舊是女兒,不過外界不知其姓名。

賈曉燁上幼兒園後,父親調到大同市區的雁北藝校(山西省藝術學校雁北分校)工作,教過語文、政治、藝術概論之類的文化課。他還曾擔任學校教務處副處長、辦公室副主任等職務。由於雁北藝校畢業後能分配工作,當時每年招生都非常火爆。

1983年賈曉燁考入大同二中學習。賈曉燁曾經的高中班主任項老師驕傲地告訴澎湃新聞,他帶的班級學生95%以上都考取了本科院校。在項老師的記憶裡,賈曉燁學習並不出眾,讓他印像深的倒是賈家比較窮,學校老師經常接濟飯票給她。

1986年,賈曉燁考取了位於長沙的中南礦冶學院,攻讀管理工程專業,財務管理方向。1989年元月,她以60.5分「低空飛過」國家四級英語考試及格線。她曾到粉冶廠實習,到採選、冶煉廠實習,畢業論文是有關長沙銅鋁材廠成本控制。

據曾經教過賈曉燁財務課程的劉教授回憶,從山西來的賈曉燁,不像北京和上海那些大城市的小孩那麼活躍,不過也不沉悶,與同學相處很好。在他印象中,賈當時是個很好的姑娘,謙虛淳樸,讀書認真刻苦,下課後還會到講臺邊來提問題。還有大學老師回憶說,賈曉燁1米65以上的個子,頭髮半長,方方的臉,大大的眼睛,也算長得漂亮。據說她平時比較溫和,有時也有點脾氣。大家的總體印象是:她就是個普通的女大學生。

1990年賈曉燁畢業後被分配到天津華北地質勘查局工作。1995年左右,賈曉燁進入位於北京的中央電視臺經濟頻道工作,曾在《每日財經》等多個欄目擔任欄目編導。一個毫無家庭背景的女孩子,學的是礦業學院的財務管理,為何能有本事從天津擠進北京的央視,這背後是誰在使力呢?

就目前外界獲知的信息來看,這個人不是周永康,因為那時他們還沒見過面,好像也不是傳聞中的李東生,儘管那時李東生在央視大搞改革,推出了很多頻道,上了很多欄目,不過沒有線索能把這個北京電視臺的大忙人,與來自山西一個普通大學的天津地質局的女孩子聯繫在一起。

澎湃新聞給出了一個大概答案:賈曉燁的山西老鄉、來自大同雁北藝校的央視主持人李平,1990年代中期,她成了令計劃的弟弟、當時化名為「王誠」的令完成的第二任妻子,是她幫忙把老師的孩子介紹到了自己的單位。

令計劃的弟媳李平牽線


李平1960年7月出生,1975年至1980年就讀於雁北藝校歌舞班。那時賈曉燁的父親賈丙文是該校的老師,後來還當上了教務處副處長、辦公室副主任。由於家在大同縣,上世紀80年代,賈丙文一度住在城區東街雁北藝校的教工宿舍。同期住在這個教工宿舍的,還有剛剛從雁北藝校畢業的李平。雖然那時李平已經畢業分配到雁北文工團擔任歌舞演員,但她嫁給了母校的一位拉小提琴的張老師。小張老師是位北京知青,兩個年輕人的生活條件也很艱苦,住在學校的教工宿舍,面積只有10多平米。

由於外形出眾,加上性格大方爽朗,個子不到1米6的李平,在文工團總能擔任女主角。上世紀80年代中期,她又考入山西電視臺,成為該臺綜藝欄目《五彩繽紛》的「當家花旦」。之後李平便與張老師離婚,兩人育有一女。

1993年,在山西已經名氣響噹噹的李平調入中央電視臺,主持《東方時空》的「生活空間」版塊,一句充滿暖意的「講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讓許多觀眾認識了她。隨後李平認識了在新華社工作、與自己同齡,也同樣離過婚的令完成,不久他們結婚。

外界不知道李平是如何在央視工作兩年後把賈曉燁介紹到央視的,人們也不知道李平和賈丙文私交如何。當時雁北藝校規模不大,住在教工宿舍的人也不多。李平畢業後,還回藝校帶過幾天專業課。不管兩家私交如何,按照常理,老鄉幫老鄉,假如賈曉燁知道李平在央視做得風生水起,也知道央視正缺人,那經過李平的推薦,關鍵是通過令完成、令計劃的推薦,賈曉燁調到央視也就順理成章了。


令計劃弟弟令完成之妻、央視主持人李平就讀大同雁北藝校時,賈曉燁父親是該校老師。李平或是賈曉燁進央視的牽線人。(新紀元合成圖)

1995年賈曉燁是以臨時工的身分加入央視,而不是實習生。可以想像,那時賈曉燁最關鍵的問題就是要在北京站住腳,生存下去。據說賈曉燁與來自四川涼山的王小丫很要好。那時的王小丫也和李平很類似:與支持自己的前夫離婚後,要到北京闖出新天地。後來王小丫嫁給了比自己大13歲的周永康的下屬、最高檢察院院長曹建明。

由於是臨時工,加上年輕貪玩,賈曉燁在央視上班有一天沒一天,為此還挨過領導批評。2000年以後,賈曉燁離開財經頻道。據中南礦業學院的劉教授回憶,2000年畢業十周年聚會時,賈曉燁也來參加了,其他同學都在長沙住了兩晚,但賈只待了一晚便離開。當時她身邊有一人專門跟著,她的解釋是跟著來照相的,但同學們都看得出來是負責保護她的。2010年大學同學畢業20周年聚會,賈沒有參加。

令計劃與周永康的分分合合

賈曉燁結識周永康,首先由於令計劃的弟妹李平把賈曉燁安排進了央視。很多人把令計劃與周永康歸為新「四人幫」,認為他們從一開始就是一夥的,不過《新紀元》一直持有獨家分析報導。周永康、令計劃都是那種平民出身但一心想往上爬的人,儘管他們私下還有這樣的夫人路線的密切關係,但個人利益永遠是他們的第一選擇。套用一句英國政治家的話來說,政治家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有的只是臨時性的利益聯盟。

令計劃是個充滿野心和計謀的人,在2006年胡錦濤溫家寶打掉江澤民原定的接班人陳良宇之後,江澤民、曾慶紅密謀,表面上讓習近平坐在最高位置上,但同時讓薄熙來接周永康的班,等薄牢牢掌管武警這個和平時期最重要的刀把子後,江派就會發動政變,用薄熙來取代習近平。

看清江派意圖的令計劃,為了把最高位置留給自己,他的第一個目標就是幹掉薄熙來。於是令計劃積極配合溫家寶,從2011年就開始搞了針對王立軍與薄熙來的離間計。令計劃讓胡錦濤吩咐中紀委的賀國強,分頭嚴查王立軍和薄熙來的貪腐問題,王立軍向薄熙來求救,但薄情寡義的薄熙來只顧得上自保,加上他對王立軍的輕視,就像對待口香糖那樣說扔就扔。被薄熙來拋棄的王立軍極度氣憤,在那致命的「一耳光」之後鋌而走險,闖進美領館,從而推倒了18大前第一塊多米諾骨牌。

那時的周永康對令計劃恨之入骨,從維權人士、武漢商人徐崇陽的上訪材料中就能看出端倪。

1958年出生的徐崇陽,原湖北省武漢市某外資企業負責人。2002年,與現有美國國籍的妻子回到武漢建設家鄉,被周永康手下的湖北政法委的人假公濟私,並利用黑社會勢力作偽證,侵吞其總值人民幣1.3億多元的巨額私產,多次上訪無效,遭到政法委更加瘋狂的打壓。

2010年3月12日,武漢市截訪人員與北京市豐臺區警方聯合串通,以其攜有炸藥、毀滅性武器,和有叛國、反共、反國家等罪名,欲對徐崇陽進行抓捕,其被迫逃離北京;2011年4月20日,因其再度到北京上訪,且對外接受媒體採訪,抨擊時任重慶市委書記的薄熙來,揭露重慶市朝天門碼頭淹死46人事件和北京公檢法等公職人員嚴重貪污腐敗、警匪一家等事實,被北京警方又一次祕密關押,強迫其承認是「令計劃密使、法輪功成員、美國特務等」罪名;審訊期間,因其否認控罪,屢遭凌辱,被扒光衣服吊打,肋骨被打斷,3顆牙齒被打掉;後被釋放,但沒幾日又被祕密抓捕。


武漢商人遭周永康及其湖北政法委親信吳永文酷刑審訊,強迫其承認是「令計劃密使、法輪功成員、美國特務等」。(大紀元)

2013年出獄後,信仰基督教的徐崇陽在《大紀元》時報上率先曝光了周永康及其鐵桿親信、湖北政法委吳永文的惡行。那時的周永康密使北京政法委系統與湖北政法委聯手接此案目的,正是為把徐案辦成一個針對令計劃、法輪功和美國政府的「鐵案」,是江派打擊胡溫、並嚴密策劃政變的一部分。

2012年2月7日王立軍出走美領館後,周永康勃然大怒,下令薄熙來不顧一切地要把王立軍抓回來。3月19日,令計劃的獨生兒子被不可思議的車禍害死。得知消息後,一貫擅長攬權專權的令計劃氣急敗壞,不顧中共的調兵規則,擅自調動了中央警衛局的人去車禍現場,結果被周永康抓住把柄。

這時老奸巨猾的周永康提出了條件:令計劃與他結盟,周永康保證讓令計劃進入政治局常委,為下一屆令計劃出任中共總書記邁出第一步;但令計劃得保周永康平安退休(那時溫家寶、習近平已經開始下令調查周永康的貪腐問題)。否則周永康就把令谷死亡的現場公布於世,使得一向標榜自己清廉的令計劃無法解釋兒子開的是如何昂貴的跑車死去。儘管所謂令谷車震、裸體都是假的,但令計劃深知,自己的種種貪腐淫亂惡行,瞞得過胡錦濤,但瞞不過周永康這個情報局頭子。


2012年初王薄事件發生後,令計劃的兒子令谷突然發生車禍死亡,令計劃與江派大佬周永康等的關係曝光。(大紀元合成圖)

令計劃知道自己的醜事都被周永康竊聽、監控著,一旦被周永康揭發,自己處心積慮的政治美夢就會徹底破滅。一心想往上爬,一心想出人頭地的令計劃,鬼迷心竅地同意了周永康的建議,於是,原本暗中惡鬥的令計劃與周永康,在2012年3月19日保福寺車禍後開始結盟,從而上演了後面陳光誠盲人律師出逃美領館、大陸假首富陳光標要收購《紐約時報》等一系列鬧劇。

這些如同好萊塢大片《紙牌屋》的紅牆內幕,在《新紀元》中國大變動系列叢書中,如同紀實文學般地記錄了下來,詳情請看《周永康垮臺全程大揭密》、《令計劃與習近平的兩次較量》等暢銷書。

賈曉燁如何成為周永康二婚妻

賈曉燁1995年進入央視後,因為與王小丫關係密切,而進入了他們的小圈子。那時央視副臺長李東生及央視一批想往上爬的美女主播王小丫、沈冰等組成了一個社交小圈子,他們經常祕密聚會,花天酒地盡情享樂。參加聚會的有曾慶紅、曾慶淮兄弟倆,還有曾慶紅在石油幫的朋友周永康等人。那時的周永康還只是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的總經理。


由於與王小丫(圖)關係密切,賈曉燁進入了李東生及央視一批想往上爬的美女主播組成的社交小圈子。(大紀元資料室)

在一次聚會上,周永康表達了其人生中的憾事是缺一「知己」。據說周永康的原配妻子王淑華是比較傳統的中國女性,性格內向,人很瘦,有點類似王立軍的妻子,很賢惠,把家裡收拾得乾乾淨淨的,但她們不能滿足丈夫那些非分之想,她們的忠厚老實,反而成了丈夫拋棄她們的理由。

一心想在北京找個靠山的賈曉燁,積極參與王小丫他們的聚會,與周永康有了更多互動。有一次,周還代替她喝了杯酒,稱小賈每次都幫我,這次我也要幫幫她。當時賈曉燁的眼睛亮晶晶地看著周,旁人覺得那眼神有些特別。有一次他們一起唱歌,賈曉燁的一首《秋意濃》把周永康唱得眼睛裡有了淚光。之後,只要有周在,《秋意濃》就成了必點曲目。

《秋意濃》是首情人分手時唱的悲傷曲子,人們一般也許難以理解周永康這樣一個鐵血惡魔,怎麼會被這種有情有義的歌詞感動呢?其實中共官場內,開始的時候很多貪官不都是被迫違背良心幹壞事嗎?遺憾的是,一旦道德底線崩潰了,你幹了一件壞事之後,會再幹第二件、第三件壞事來掩蓋第一件壞事,就這樣惡性循環下去,很難有跳出漩渦的可能性。人們常說,做好事如同逆水行舟,幹壞事卻是隨波逐流,一眨眼就一瀉千里了,所以堅守道德堤壩是很重要的。

據網上資料,賈曉燁雖然相貌平平,但很會寫文章,而且字寫得很漂亮。她還有一個非常成熟的標誌,就是勇於自嘲,她曾自己爆料,她在大學的時候,曾與一個讀經濟的學長談了三年感情,最後小夥子以「性格不合」為由要求分手,其實還是嫌棄她長相太平凡,上不了大的檯面。雖然小夥子只是跟同宿舍的哥們透露過心思,但風言風語還是傳到了賈曉燁的耳朵裡。她表面上沒大的反應,似乎一副不流俗的文人傲慢作風,與男友不吵不鬧和平分手,但心底裡還是落下了陰影。對於賈曉燁來說,秋意濃的心境她是深有體會的。

在中共體制下,從小地方出來的人,都得拚命往上爬才能在大城市立足。而賈曉燁與周永康一樣,都有那種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狠勁,都有那種不顧一切道德約束的惡勁。這點,無論是王立軍還是薄熙來、令計劃,甚至於劉漢、蔣潔敏、李東生等人,都是因為沒有守住道德底線而被貪心誘惑,都是因為想走捷徑而淪為惡人。

據說那時的李東生也想投周永康所好,給他找個「紅顏知己」。李東生先是有意安排王小丫與周永康單獨相處,哪知王小丫推三阻四,周永康也不積極,於是李東生改派賈曉燁去採訪周永康,開始賈曉燁和攝影師一起去,幾次之後,兩人有了單獨在一起吃飯聊天的機會。據說賈曉燁還專門給周寫了一篇小文《一個人的晚餐》,其文筆煽情,剖析人的內心入木三分,令周刮目相看。


時任央視副臺長的李東生為周永康拉皮條,派賈曉燁去「採訪」周永康。(大紀元合成圖)

沒過多長時間,賈採訪周就不再帶攝影師同行了,發展到最後,周永康到各地巡遊時候,點名叫央視派賈曉燁同行採訪,而《人民日報》、新華社等也常常轉發賈為周採寫的專訪。此後賈曉燁的行蹤越來越神祕,基本脫離了小圈子。下班之後就帶著包出門,通常就會有一輛神祕的公務車等在央視東門。在周、賈幽會期間,當時周還未與元配離婚,周、賈的關係是見不得光的,賈只能每個星期都到周指定的地點和周幽會。

據王小丫透露,那時賈曉燁把王小丫視為閨蜜,什麼都願意和她分享。比如說周永康帶她去神祕會所吃飯了,她見著周永康的大兒子了等等。沒想到賈曉燁「竟在短短的幾個月裡轉成了正式的周夫人」。

有一天賈曉燁突然告訴沈冰和王小丫,她懷孕了。當時賈的態度很明確,就是要逼婚,給孩子一個名分。而周永康稱,他的想法就是不結婚,孩子打掉。後來,周和賈各退了一步,周答應舉行婚禮,賈同意打掉孩子。也有消息說,是賈曉燁假裝聲稱懷孕了,逼婚成功後,才發現她根本沒有懷孕。

周永康殺妻案


1999年周永康調動四川擔任省委書記後,賈曉燁也跟著去了四川。

據2013年港媒報導,1999年周永康任職四川省委書記時,通過他的祕書郭永祥(後升至四川省副省長)指使司機謀殺了妻子。事隔十多年,2013年中紀委在調查周永康時,肇事司機再度被捕,供認當年受命謀殺:當時分別駕駛兩輛車從相反方向撞向周妻,致其死亡。兩名司機均來自武警系統,造成這宗「交通意外」後,二人分別判刑15年和20年,但僅關押了3到4年就釋放,且雙雙進入勝利油田,一人任汽車隊副隊長,另外一人後調往中石油後在山東的公司並升職為副經理。


周永康(前)被指授意時任祕書郭永祥(箭嘴示)謀殺前妻。(網路圖片)

報導還提到當時鮮為外界知曉的周永康與元配所生的二兒子周涵。周涵一直相信母親是被謀殺,事發後,他斷絕和父親的一切聯繫,在成都開了一家小書店謀生。他第一個孩子出生後,周永康碰巧到成都視察,想看望兒孫,但遭拒見。周涵託人轉告父親:「永遠不想再見到他。」也因這樣,此次中央對周永康全家的收網,禍不及他。目前周涵和妻子孩子平靜的在美國生活。

知情人稱,周濱對父親再娶也一度不悅,但他最終被對金錢的貪慾所擊倒,開始與父親攜手建立周家的金權王國,利用父親的權利在石油、地產、等領域大舉斂財,將國有資產倒入自家口袋。

賈曉燁對自己當小三、當情婦的生活也自覺不光彩,很長時間瞞著父母,直到後來,賈與周的關係確定下來,賈才小心翼翼地透露給家裡人。但賈的家人開始堅決反對。賈的母親曾經親自到北京勸說,但賈不鬆口。父母氣不過,威脅要斷絕關係。賈那幾年都沒有回家過年。後來周派了祕書去和賈的父母談過一次,她們的父女關係才略有緩和。

2001年周和賈舉行婚禮時非常低調,主要就把賈的父母從老家請來,叫上幾個朋友吃個飯告知一下,地點定在北京西直門的一個部隊招待所。周永康的兩個兒子都沒來。「他們的婚禮是我參加過的最憋屈的婚禮。不讓大家拍照不說,連笑聲都沒有。當天周的表情不像是新郎倌,而像是要去看牙醫。」傳說中是央視主持人的沈冰在自傳中這樣寫道。

另一故事:婚禮請了賀國強令計劃

2014年12月,周永康被移送司法後,他即委託律師向被另外關押的賈曉燁要求離婚,有消息說賈曉燁沒答應離婚,但據《爭鳴》雜誌披露,周永康與賈曉燁不但已經離婚,而且賈曉燁對周永康可以說是痛恨萬分。賈曉燁在離婚書上簽名確認後,流著淚對法院、民政人員說:「壓抑在心上的痛楚終於解脫了,但太晚了。」

文章說,1998年10月,時任中共國土資源部部長的周永康與髮妻王淑華商定協議離婚,不久王淑華搬離北京到西安,但雙方並沒有辦妥法律上的離婚手續。可能是王淑華不想離,故意拖著。後來,周永康因要和賈曉燁結婚,才急忙逼髮妻辦理離婚手續,不久王淑華就被一輛軍牌車撞死。

文章稱,早在周永康任國土資源部部長僅一年多,就單相思,追求央視美女主播遭到婉拒。待到其調任中共四川省委書記不到一年,又追求中共四川省電視臺文藝節目女主持人、四川師範大學外語女教師,後來搞出風波,被時任中紀委書記的尉健行批評:「太不注意個人身分。」

2000年,時任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副局長的李東生推薦了一名總政文工團報幕員、一名海軍文工團舞蹈演員和央視的賈曉燁,年已59歲的周永康喜出望外,都相中了。但周永康也多少有些自卑。報幕員和舞蹈演員的家庭背景都是現任將軍,周永康顧慮就是她們本人能接受,她們的家庭和父母也難以接納,所以周永康最終選擇中了賈曉燁。賈曉燁提出三個條件之後與周永康低調結了婚。

文章稱,周永康和賈曉燁低調結婚,僅請了時任中共中組部長賀國強,以及中辦主任令計劃,參加在他住宅所設的婚宴。可是,江山易改,秉性難移,周永康婚後仍然借到外巡視工作為名尋歡作樂。

2009年10月,賈曉燁到時任中紀委書記賀國強家中哭訴,說周永康在外鬼混,得了性病還瞞著,常在書房看色情光碟還謊稱審閱機要文件等。賈曉燁表示不能忍受這樣的生活環境和精神折磨,要求離婚。事態益發難收拾,賀國強和令計劃親自上門做和事佬,周永康下跪求賈曉燁臨時寬恕。


傳聞2009年10月,賈曉燁到時任中紀委書記賀國強(圖)家中哭訴,說周永康在外鬼混,得了性病還瞞著,(AFP)

賈曉燁當著賀國強、令計劃二人訴說心頭憤怒:「我真忍受不了。我的青春、我的抱負、我的自由、我的前程都給他騙了、毀了。我怎能對著一個騙子、色鬼生活下去?」文章稱,賈曉燁坦言,多年來,周永康的保證、發誓等同演戲。

《爭鳴》報導的故事,與那個所謂沈冰自述的與周永康的故事,表面上看互相矛盾,不過真實情況可能是兩者的彼此交融,也許還有其他更離奇的事還沒傳出來。

賈曉燁表面低調 實則大肆斂財

無論賈曉燁的夫妻生活是否幸福,但她通過周永康的頭銜瘋狂斂財卻是真實的。法庭在審判周永康時,通過傳喚證人吳兵出庭作證,播放了周濱、賈曉燁的作證錄像,證實周永康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吳兵、丁雪峰、溫青山、周灝、蔣潔敏謀取利益,收受蔣潔敏給予的價值人民幣73.11萬元的財物,周濱、賈曉燁收受吳兵、丁雪峰、溫青山、周灝給予的折合人民幣1.29041013億元的財物並在事後告知周永康,受賄共計折合人民幣1.29772113億元。

不過,賈曉燁收受的哪止官方公布的一億多人民幣,而是數百億不止。

有知情人透露,儘管婚後賈曉燁很低調,不過她的低調只是表面上的,實際上她很有心計,很會撈錢。她是通過幫別人升官,撈了驚人的巨額錢財。比如,鄭少東曾是周永康有意要栽培的接班人,把他從廣東省公安廳刑偵局局長,逐步提拔到公安部部長助理。2005年左右,為了升遷,鄭少東通過前首富黃光裕給賈曉燁送了近億的賄賂。2009年鄭少東被查處,2010年被判處死緩。


賈曉燁通過幫別人升官,撈了驚人的巨額錢財。前公安部部長助理鄭少東(圖)即給賈曉燁送了近億的賄賂。(大紀元合成圖)

據王小丫透露,賈曉燁看似大大咧咧的,其實她把錢財看得很重,而且很有理財意識。據說她後來很喜歡投資房地產,在北京就有多處房產,包括東、北、西部郊區的獨棟建築。

賈曉燁還和周濱一起斂財。周濱的重慶商業項目,就是在賈的協助下完成的。賈親自以周永康的名義去重慶和黃奇帆碰面,最後敲定了總價值400億的工程項目,一經轉手就獲得暴利100億元。賈和周濱還利用周永康在石油和政法委系統的影響力,大搞權錢交易、賣官鬻爵並收取巨額「保護費」,積聚至少200億財富。

如今獲刑9年,千金散去也換不來9年的自由生活,等賈曉燁57歲出獄時,可能身邊一個親人都沒有了。那真是,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