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智庫對印度崛起的誤讀 (第486期2016/06/30)

?"
中共的御用「智庫」對印度的崛起進行了錯誤 的解讀,誤導了中國人民。圖為今年6月印度 梅雨期間行人帶著狗路過一個庇護所。(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 _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John M. Olin Palmetto Professor in Business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無標題文件

多年前在賓州費城的爵碩大學(Drexel University)教書時,有個印度同事要辭職。系裡十幾個教授中有四個印度人,一個韓國人,加上我一個華裔。一天,那位印度教授說他要回印度,因為有個好機會,還有,他很擔心孩子的教育,美國校園的暴力和毒品,他都很不滿。那工作確實不錯;哈佛商學院有個出版社,出版了大量管理的案例,世界上許多商學院都用。出版社要開發印度市場,同事回印度,就是去主持在印度的新據點。

大家對他的決定感到惋惜,但也可以理解,三位印度裔教授更是非常支持。美國學術界有許多印裔學者,數量遠超華裔。坊間有很多討論華裔和印度裔在美國科技界、商界、政界和學術界的對比,其實不是太可比,在筆者看來也比不了,華裔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過了兩年,仁兄說要回來。系裡還開過會,討論該不該接受他,最後結論是,人家走時好說好商量,過河不拆橋,我們應該接受。這樣,他又回來了,恢復原職,就是說他要申請終身職的話,印度的兩年可以不算,但美國的要求不會放鬆。後來我問他印度怎麼樣,他說還是蠻喜歡的,就是收入不如美國,但他擔憂的那些美國社會現象,還是個問題。來美國很久才意識到,中國人對印度的看法,和正常世界的人對印度的看法,大相逕庭。

從報導看,中國旅美學人回國的要少得多;幾個回去的都受到禮遇,也都升了官。其實,「學而優則仕」在古代無疑是有價值的,在今天則是完全的浪費,是官本位對學術的侵害。這些升了官的學者心中的無奈,從他們的談話可以看得出來。中共有意用高官厚祿去引誘海外學人,但這恰恰是學人不願回國的原因。海外學人可能有些願意回國當官,但他們肯定都不願意的,也是在美國絕對沒有的,就是官員對學術的箝制。最近中共一位御用文人對印度的偏見,也說明同樣的問題。

中共一位「智庫」人士撰文說,印度「渴望汲取中國崛起的經驗」。但細讀他的分析,除了對「印度崛起」這個眼下學界的熱門話題,尤其是印度GDP增速超過中國感到酸溜溜之外,他對印度的分析充滿了偏見。作為智庫,這對中共領導層來說是沒有盡職,是瞎參亂謀;對百姓則是欺騙和誤導。御用「智庫」對外部世界帶偏見的研究、錯誤的解讀和對大眾的誤導,實際上對整個社會非常有害。

對西方媒體「印度超中國、成全球增長火車頭」、「印度是全球經濟低迷中的曙光」等標題,中共高參的反應是人類最壞的本性——嫉妒。他擔心這些「不確切的觀點」會在中國傳播,會對中國百姓的「國民自信心造成影響」。這完全是庸人自擾。

1   2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