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共的御用「智庫」對印度的崛起進行了錯誤 的解讀,誤導了中國人民。圖為今年6月印度 梅雨期間行人帶著狗路過一個庇護所。(Getty Images)
無標題文件

多年前在賓州費城的爵碩大學(Drexel University)教書時,有個印度同事要辭職。系裡十幾個教授中有四個印度人,一個韓國人,加上我一個華裔。一天,那位印度教授說他要回印度,因為有個好機會,還有,他很擔心孩子的教育,美國校園的暴力和毒品,他都很不滿。那工作確實不錯;哈佛商學院有個出版社,出版了大量管理的案例,世界上許多商學院都用。出版社要開發印度市場,同事回印度,就是去主持在印度的新據點。

大家對他的決定感到惋惜,但也可以理解,三位印度裔教授更是非常支持。美國學術界有許多印裔學者,數量遠超華裔。坊間有很多討論華裔和印度裔在美國科技界、商界、政界和學術界的對比,其實不是太可比,在筆者看來也比不了,華裔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過了兩年,仁兄說要回來。系裡還開過會,討論該不該接受他,最後結論是,人家走時好說好商量,過河不拆橋,我們應該接受。這樣,他又回來了,恢復原職,就是說他要申請終身職的話,印度的兩年可以不算,但美國的要求不會放鬆。後來我問他印度怎麼樣,他說還是蠻喜歡的,就是收入不如美國,但他擔憂的那些美國社會現象,還是個問題。來美國很久才意識到,中國人對印度的看法,和正常世界的人對印度的看法,大相逕庭。

從報導看,中國旅美學人回國的要少得多;幾個回去的都受到禮遇,也都升了官。其實,「學而優則仕」在古代無疑是有價值的,在今天則是完全的浪費,是官本位對學術的侵害。這些升了官的學者心中的無奈,從他們的談話可以看得出來。中共有意用高官厚祿去引誘海外學人,但這恰恰是學人不願回國的原因。海外學人可能有些願意回國當官,但他們肯定都不願意的,也是在美國絕對沒有的,就是官員對學術的箝制。最近中共一位御用文人對印度的偏見,也說明同樣的問題。

中共一位「智庫」人士撰文說,印度「渴望汲取中國崛起的經驗」。但細讀他的分析,除了對「印度崛起」這個眼下學界的熱門話題,尤其是印度GDP增速超過中國感到酸溜溜之外,他對印度的分析充滿了偏見。作為智庫,這對中共領導層來說是沒有盡職,是瞎參亂謀;對百姓則是欺騙和誤導。御用「智庫」對外部世界帶偏見的研究、錯誤的解讀和對大眾的誤導,實際上對整個社會非常有害。

對西方媒體「印度超中國、成全球增長火車頭」、「印度是全球經濟低迷中的曙光」等標題,中共高參的反應是人類最壞的本性——嫉妒。他擔心這些「不確切的觀點」會在中國傳播,會對中國百姓的「國民自信心造成影響」。這完全是庸人自擾。中國經濟增長速度高時,別的國家也沒有嫉妒,而是紛紛參與;並且,這些分一杯羹的心態,還被中共極大的利用了。花無百日紅,印度經濟增速超過中國,也沒什麼大驚小怪的,中國商家大可去印度投資、去印度分一杯羹。嫉妒心態下高參所做的,也是人類最不好的習性,他跑到孟買的街頭「調研」,把從孟買貧民窟裡發現的東西像寶貝一樣介紹給了國人。

沒錯兒,印度孟買新機場出來不遠,凹凸不平的高速路兩旁就是破爛不堪的平房。但印度人沒有掩飾他們這些黑暗。中國呢,中共在展示亮麗的建設成就之外,敢像印度一樣把自己國家最醜陋、最貧困的一面展現給世人嗎?就是因為中共在掩蓋和欺騙,就可以認為國際社會不知道中國的貧富分化、貧民窟和破爛不堪的平房嗎?

中共高參帶著偏見得到的印度民眾的話,雖然其用意是抹黑印度,卻反映了印度的自由和公正。印度人說,「這塊小土地我們占了兩年,現在就是我們私有財產了」;「政府不敢拆,否則,要麼給我們孟買的地價錢,要麼就圍攻他們」;「官員需要我們選票,會給我們一些錢」。中國人聽懂了嗎?這就是在自由的土地上、擁有私有產權的人們,即使是最底層的人們,敢說的話!中國人即使是億萬富翁,哪個敢對中共說這樣的話?!

還有一位印度百姓說,「高種姓人做他們的事,我們做我們的。」說得太好了!中國古人也有類似的一番話:「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於我何有哉!」(《帝王世紀》擊壤歌)這真讓人感到可喜可悲。可喜的是,今天印度人所說,是中國古老的格言;可悲的是,今天的中國人,甚至沒有堯舜時人們就享有的自由!

除了攻擊印度的財產私有,中共高參還攻擊印度的政治民主,說私有制和民主導致犯罪、賣淫、吸毒、污染和腐敗。真是豈有此理,中共的腐敗、中國的污染、中共官員的淫亂,已經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印度論壇上,印度外交部常務副部長辛格上將多次講「向東看」的重要性,強調與鄰居「互惠互利」。中共官員呢,有提到過「向西看」嗎?強調過與鄰居「互惠互利」嗎?還是拼命支持巴基斯坦、給印度暗中搗亂?中國和印度政府和民間人士的姿態,謙卑和虛心的態度,誠懇和善良的觀點,難道沒有區別嗎?

誠然,印度還是發展中國家,還是窮國。如果問印度人,可以把經濟搞上去,但你們的自由要被剝奪,環境要被污染,信仰、宗教、遷徙、輿論等自由都會沒了,你們願意嗎?印度人肯定不願意。所以,中共智庫的專家把中國自己的觀念,專制和獨裁的觀念,邪惡的共產主義的觀念和思維方式,套在印度人民、套在自由社會的頭上,是完全荒謬的。

對正常國家來說,經濟好,領導人會得分,經濟不好,領導人也可能下臺。但經濟不管好不好,人民的自由、幸福、社會公正,總是第一位的。中國人喜歡只要經濟發展,不要社會公正嗎?顯然不是,老祖宗就說過,不患寡而患不均。事實上,不是所有的國家都把經濟的快速發展作為首要任務。即使在中國,中共以前也不是一直把經濟放在第一位,而是出現過「以糧為綱」、「以階級鬥爭為綱」、「以國防為綱」等不同時期的不同的國家優先政策。當今中國,在中共領導人心裡,「維穩」才是最高目標,經濟已經不是了。

正如英國《金融時報》所指,印度基礎設施落後,電力短缺,港口阻塞,鐵路運力不足,公路狀況很糟。但三十年前的中國,不也是那樣嗎?中國可以變,為什麼印度就不能變?更關鍵的是,中國的變化是以犧牲了人民的自由為代價的,所以中國人可能錢包鼓了,但沒有贏得世界的尊重。印度人的錢包可能明天才鼓起來,但印度的自由、開放和民主實踐,卻沒有喪失,他們是贏得了世界的尊重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