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共耗資數十億美元興建新港和鐵路,其對歐洲的野心不僅在於商業,亦在地域政治。圖為兩列在杭州的高速鐵路列車。(Getty Images)

中共耗資數十億美元興建通往歐洲的新絲綢之路——新港和鐵路,其對歐洲的野心不僅在於商業、金錢,亦在地域政治。

編譯 _ 李清怡

美國《外交政策》雜誌資深編輯凱斯.約翰遜(Keith Johnson)近日撰文,題為〈中國通往歐洲的新絲綢之路不只是金錢〉,他認為,中共耗資數十億美元興建新港和鐵路,其對歐洲的野心不僅在於商業,亦在地域政治。

中共正在積極打造其野心勃勃的「新絲綢之路」計畫之歐洲部分,包括從希臘到荷蘭的港口交易,從希臘、塞爾維亞到匈牙利的鐵路投資。

中共耗資數十億美元投資興建橫跨中南亞的陸路和海洋交通,無論是對巴基斯坦來說意味著巨額的投資,還是在哈薩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的天然氣管道投資,都引起了強烈關注,但是,絲綢之路計畫,也就是眾所周知的「一帶一路」,其鎖定的終極目標卻是另一處:歐洲。

的確,與那些零星而相對貧困的國家相比,歐洲是更大更富有的市場,而且,中共的野心也不僅單純為了商業。

這是有策略性的地域政治項目

美國智庫之一國家亞洲研究局的分析師Nadège Rolland認為:「這不是一個經濟項目,而是一個地域政治項目,而且是非常有策略性的。」由於該項目橫跨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中共正試圖將其經濟重頭押注在對歐洲更大的外交影響上,尤其是那些位於歐洲東部和東南部資金緊缺的國家。

最近在歐洲的投資項目中,中國中車公司(CRRC)與中國遠洋公司(COSCO)這兩個巨型公司都有積極參與。中遠負責抓港口,中車則致力於在歐洲興建新鐵路線,另一個中共國有企業中石油去年則一直在歐洲緊鑼密鼓地大搞收購,吞併農業公司、輪胎製造商和機器設備生產商。

美國著名智庫布魯金斯學會成員、《中國在歐洲的攻勢》一書的共同作者Philippe Le Corre指出:「中共的大部分對外投資都不是正常的對外投資,除少數情況外,大多都有其背後的整個國家因素。」

整個絲綢之路計畫其中未明確說出的目的之一,就是一路從各國買通政治好感。幾十年前,中共在非洲的投資常常獲得那些國家在聯合國對中共的支持。例如,中共最近在阿富汗的投資,就換取了阿富汗政府對中共在南海領土爭端問題上的支持。

歐洲幾大強國,包括英、法、德、意,不顧美國的極力反對,都支持中共建立一個新的國際開發銀行,即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

中共可能正在最大限度地侵蝕歐洲的周邊國家,已經構建了新的國家集團,即眾所周知的「16+1合作」:包括歐盟內與歐盟外的16個中東歐國家與中共合作,這一非正式的結盟已經與中共的基礎建設投資形成更緊密的紐帶,而這些國家在中共最棘手的問題(如人權問題)上,採取更為順服中共的態度。

例如捷克,曾經在西藏問題上發聲,現在卻站在中共的立場上,支持對藏人的控制。從阿富汗到莫桑比克到委內瑞拉,都是中共慷慨解囊的受惠國,他們也表態支持中共在南海領土問題爭端上的立場。

中共的獨裁野心遭遇了很多碰壁

但是,中共也遭遇了很多碰壁,而且不僅僅是在歐洲。

在中亞,北京當局被看作是眾多獨裁政府的青睞夥伴。與中共達成了500億美元交易的哈薩克斯坦政府,自4月以來,遭到民眾的強烈抗議,民眾擔心政府將國家開放給大肆收購土地的中共。鄰國吉爾吉斯斯坦,也有眾多人民向政府施壓,導致政府放棄給予中共礦藏開採權的計畫,原本是以此交換向中共借貸的10億美元。

在歐洲,中共的地域政治野心遭到了越來越多的反對,無論是街頭民眾抗議,還是來自一些政府間的抗議。6月初,歐洲議會提議,拒絕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而這也是北京當局一直渴望得到的標籤,中共以為加入世貿組織15年後理所當然會得到這一認可。歐盟之所以拒絕承認,部分原因是擔心中共的不公平競爭,包括其工業過剩產品在歐洲的低價傾銷,使得原本艱難的歐洲工廠更加難以為繼。

歐洲也反對中共在南海的領土野心。儘管北京當局公開宣稱,斯洛文尼亞在南海問題上支持中共,但其實不然,斯洛文尼亞申明,其並未在該領土爭端問題上表明立場。4月,法國與澳洲簽署了一項400億美元的交易,為澳興建新式潛艇,旨在遏制中共在西太平洋的軍事擴張。

Le Corre認為,中共在外受到的諸多挫敗表明,中共利用投資企圖在歐洲買帳的槓桿作用是有限的,儘管歐洲目前還在遭受經濟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