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國雖然公投要退出歐盟,但不必太久,英國人遲早還得再回到歐盟。圖為布魯塞爾歐盟總部內的記者大廳。(Getty Images)
無標題文件 英國公投要退出歐盟,世界震驚。但仔細的用因果關係、地緣政治、歷史糾結和經濟利益來分析,不難發現英國在不久的將來,可能還要改弦更張、再度回歸歐盟。

2013年夏天,和波爾夏教授帶學生去英法遊學。在倫敦期間,參觀了格林尼治大學(University of Greenwich),還和該校的一位經濟教授及倫敦的一位諮詢顧問,在泰晤士河畔的一家酒館,討論過英國脫歐的問題。據當時的分析,脫歐只是一個瘋狂的構想,按當時條件沒有可能實現。尤其是,倫敦新金融區方興未艾,若不想喪失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最好別離開歐盟。短短三年過去,世事變遷,風雲突變的讓人眼花繚亂,當年的瘋狂構想已成為現實。

脫歐公投之後,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說,脫歐不表示英國從此背向歐盟,希望與歐盟維持緊密關係。這恐怕是卡麥隆的一廂情願,英國不願承擔歐盟的經濟義務、分擔難民問題,又不想失去歐盟市場,這種只想得、不想失的自私念頭,不會被歐盟接受。卡麥隆還說英國脫歐並非從此與歐盟脫離關係,仍希望與歐盟熱絡互動。但,脫歐就是脫離;沒有婚約,還想維持蜜月的關係,恐怕很難。

英國希望在貿易、合作與安全方面繼續與歐盟維持關係,這是可能的。但貿易的深度,貿易的優惠,肯定與脫歐前有所不同。卡麥隆說英國會與歐盟在貨物、服務、資金與人員的自由往來的議題上,進一步協商談判。談判的關鍵也在於此;人員自由來往,必然涉及難民和移民,焦頭爛額的德法,不會在難民問題上對英國讓步。

歐洲各國已達成共識,英國必須接受歐洲移民,歐盟才會與英國自由貿易。從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到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都明說英國必須接受「流動的自由」,不能挑肥揀瘦。布魯塞爾不是傻瓜,如果英國可以不交會費,卻可以享受會員的好處,繼續得到共同市場的優惠,那其他國家也會效仿。只有權利、沒有義務,誰不想要呢?那樣,歐盟就最好解散了。

默克爾政府即使非常低調,沒有表示有統一歐洲、建立歐洲聯軍、創立歐洲超級大國的意願,但政治、經濟、軍事、研發實力雄厚的德國,難免讓歐洲鄰國、甚至美國都想入非非。尤其是,希特勒當年的野心和兩次大戰的衝擊,人們都記憶猶新。英國對歐洲統一的戒心,永遠都會存在,即使沒有對德國的戒心,也會有對法國的戒心。只有歐洲不對英國構成任何壓力,倫敦才能睡得安穩。德國外長施泰因邁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和法國外長埃羅(Jean-Marc Ayrault)提出的、從安全、移民和經濟三個領域推進歐盟進一步一體化的「歐洲超級大國」方案,把歐盟成員國在軍隊、刑法、稅收、央行和邊境方面的控制權都移交給歐盟的建議,英國是不會接受的。

但是,脫歐會使英國受到懲罰,付出巨大的代價。雖然脫歐會有立即的、短期的現實利益,英國不需要每年繳納130億英鎊。但長期的經濟損失,是公投的大眾沒有仔細考慮的。這也是為什麼支持和反對的人數幾乎不相上下,以及為什麼大倫敦區域的人們不願意離開歐盟。英鎊的貶值,英鎊可能失去主要儲備貨幣的地位,金融市場陷入混亂,倫敦失去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國際信評機構將英國從最頂級的AAA降下來,這些隱性的成本,都會慢慢變成實際損失。英國公投後,有「英倫才子」之稱的英國作家狄波頓(Alain De Botton)認為,英國人這次缺乏理性,著了魔般的集體狂熱,沉浸於烏托邦的幻想,社會出現集體退化的症候。

事實上,真正缺乏理性的,是英國政界上層,他們最早提出脫歐的見解。英國政府最大的錯誤,是與中共走得太近,與狼共舞,與邪惡政權長袖善舞。國運背了的時候,喝涼水都塞牙。英國隊在歐洲盃足球賽中,居然敗給了只有33萬人口的冰島,英國媒體驚呼「英格蘭最大的恥辱」。體育比賽輸球,不是什麼真正的恥辱,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與狼共舞,與邪惡為伍,才是英格蘭最大的恥辱。

英國政府支持中共、力挺中共、甚至背叛歐洲和美國盟友,直接附和中共政權的所為,從令人驚訝的搶先支持中共試圖與世界銀行分庭抗禮的亞投行,到與歐洲各國對抗、積極支持、承認中共自己都心虛的「市場經濟國地位」……。並且,中共向來把英國看做是進入歐洲市場的跳板,而英國也樂意充當跳板,而不顧及原則和立場。

當脫歐熱潮褪去,經濟損失累積,不入盟但又要享受權益的願望落空,留歐的力量會重新聚集。此次公投後立即有350萬人吃後悔藥,要重新投票,就說明了留歐派的力量。雖然再次公投的可能性幾乎沒有,但工黨新政府如果上臺,英國回歸歐盟的可能性就會增加。

德國和法國目前還和睦相處,但利益關係隨時可能轉變,當法國意識到德國獨大、控制了歐盟時,會積極拉英國入盟,以制衡德國。德國對英國的退出,默克爾顯然感到惱火,法、德一直希望退出盡快實現。德國還放話,退出後沒有會員資格,就沒有相應的優惠。可見,英國的退出談判會困難重重,英國可能撈不到什麼好處,黯然離開。也因此,重新加入歐盟就會變得越來越有吸引力。歐洲大餅太大,五億人的市場離英國又近,幾乎唾手可得。英國人幾百年來就有島國心態和大陸野心,倫敦的基本生活物資,從食品到用品,都離不開歐洲。

當理性回歸、利害更明確時,英國必然意識到回歸的必要。但英國會什麼時候再申請加入呢?兩個最可能的時間是,最早2017年,最晚2018年。2017年是許多人預期的中共垮臺的時間。中共垮臺之後,英國人會認識到他們背運的原因,幡然悔悟,國運就會轉變。如果脫歐談判持續到2018年,談判條件達不成,英國國內留歐的呼聲高漲,英國政府很可能撤銷退出申請,或重啟申請,最後回到歐洲的懷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