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上) (第488期2016/07/14)

?"
美國不加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自有其考量。圖為南中國海國際裁決之際,中國和越南的海警船在南海對峙。(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 _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John M. Olin Palmetto Professor in Business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無標題文件

聯合國海牙國際仲裁法庭即將就菲律賓提出的南海仲裁案做出裁決。這個頗為棘手、已經被數度推遲的裁決,恐怕最後終於要出臺了。中共方面,已經公開放出了「不參與、不接受、不承認」的立場和叫囂。但是,狠話雖然這樣說了,中共看來還是焦慮萬分。要強硬起來,又實力不夠;要退讓一步,又怕裡外面子皆失;要想無所作為,但前期已經投下去太多,現在是騎虎難下虎了。

中共近來在南海的聲稱和主張、重申九段線,和大肆填海造島,其實有幾分令國際社會難以理解的因素。中共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在南海發難呢?中國海軍剛剛開始現代化,羽翼未豐,實力尚不夠強勁,南海的制空、制海權都沒有保障,中國經濟又迫切需要南海自由、安寧的航行。這個時候在南海的任何爭端,對中國來說都沒有太多的益處。再者,中國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簽署國。也許當年簽署的時候欠考慮,現在覺得被套上了枷鎖,要後悔了。要知道,對人工填海製造的島礁,國際海洋法根本不承認其領海控制權。不然的話,按許多人口多、土地少的發達國家比如日本等的經濟實力和工業實力,在任何國際海域隨便造島、擴大領土領海,豈不輕而易舉?

此時此刻在南海惹起爭端、挑起衝突,對中共來說,不占天時,不具地利,也沒有國內的人和,真是很令人費解。但誰知道呢,《老子》說「天欲其亡,必令其狂」;《聖經•舊約》有「狂心在跌倒之前」;古希臘作家歐底庇德斯也說「神欲使之滅亡,必先使之瘋狂。」所以,中共即將滅亡的時候,做出不按牌理出牌的舉動,也算是合情合理。

幾乎在海牙國際仲裁法庭即將就菲律賓提出的南海仲裁案做出裁決的前夜,中美智庫南海問題對話會在華盛頓召開。前中國國務委員戴秉國在主旨發言中,直言不諱的說「南海仲裁不過是一張廢紙而已」。中共方面還天真的提出,「中美應當共同管控南海風險」。國際社會已經知道,中共出爾反爾、朝令夕改,在國內是這樣,在國際上也是這樣。當年,中共把中華民國政府劃定的十一段線,悄無聲息的改成了九段線,明天再改成七段線,也不是沒有可能。

早在去年的2015年8月,筆者就在〈背離韜光養晦的中國很危險〉一文中指出過,背離韜光養晦的策略,對中國來說是很危險的。中國沒有拋棄韜光養晦、開始在國際舞臺「顯現崢嶸」的實力和本錢。也許中國未來會替代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但那是幾代人之後的事,也肯定是共產黨倒台後的事。中國距離真正的世界大國和強國,其實很遠。一年前,筆者認為,外界尚不清楚放棄韜光養晦是現任中共領導人的意圖,還是五毛黨徒吹牛吹過了頭。但現在看來,它更像是中南海的既定政策。

1   2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