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月27日,習近平在深改會上表示:改革是一場革命,改的是體制機制,並喊出「動真刀真槍」。(Getty Images)

習近平出訪歐亞三國後,6月27日迅速召開中央深改小組會議。

會上習近平強調:「改革是一場革命,改的是體制機制, 動的是既得利益,不真刀真槍幹是不行的。」

習近平再度提及「革命」一詞,且是在「體制機制」方面, 在「動既得利益」方面,其暗含的是在政治體制上將有大動作, 再次釋放大變局信號。

6月28日,習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 審議通過《問責條例》,並特別點出嚴肅追究三種責任:

既追究主體責任、監督責任,還要追究領導責任。

隔天,即有三位高官挪位,包括江西、青海兩省省委書記 和中央網信辦主任均換人。

分析指,該條例成為追責對抗習近平改革的官員的利器, 同時更瞄準了中共「貪腐總教練」江澤民。

文 _ 王淨文

2016年6月27日,習近平出訪歐亞三國回來不久,就迅速召開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25次會議並發表講話。此前6月17日至24日習近平出訪塞爾維亞、波蘭、烏茲別克斯坦期間,江派按照慣例依舊利用各種機會「高級黑」習近平,讓習在國際社會丟分或難堪。

習出訪 劉再啟動連串「高級黑」

比如6月19日,廣電總局副局長田進在《人民日報》發表評論文章,稱要嚴肅處理跟風炒作社會熱點話題、調侃國家政策的節目,釋放出「極左」的態勢。同時,網上還流傳廣電總局發出的《關於大力推動廣播電視節目自主創新工作的通知》,該通知要求收緊境外節目播出。

6月19日至20日,劉雲山突然現身上海。劉雲山在考察復旦大學等學校時聲稱,要按照「又紅又專」的要求培養「黨的接班人」,讓人感覺又是「文革」要求。6月21日晚,中共網信辦副主任任賢良主持全國跟帖評論專項整治視頻會議,聲稱要加強監管,集中清理跟帖內容等。「跟帖評論」主要就是「五毛」的主要工作。

江派常委劉雲山掌控中宣部的這些觀點與習近平的看法不同。今年4月19日,習近平在網路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上提出,網信事業發展要以人民為中心;對廣大網民,要多一些包容和耐心,釋放出言論鬆綁的信號。


趁習近平出訪歐洲,劉雲山突然現身上海復旦大學聲稱要按照「又紅又專」的要求培養「黨的接班人」,再釋放「極左」的態勢。(AFP)

任何人不得阻撓 習重申改革決心

習近平回到北京後就通知安排深改組開會。會上習強調:「改革是一場革命,改的是體制機制,動的是既得利益,不真刀真槍幹是不行的。」


習近平結束歐洲訪問後就召開深改組會議,強調「改革是一場革命」,並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防範冤假錯案發生。(AFP)

習表示,地方是推進改革的重要力量,各地要樹立「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形成改革者上,不改革者下的用人導向」。

面對江派勢力的極力阻撓,習再次放出重話:「反腐是一場生死鬥爭」「任何人都不得阻止」「誰反對軍改,就是反對軍隊進步,誰就下臺!」

習近平此前推出了「幹部能上能下規定」,據說習近平手中有一份「能上能下」的絕密名單,「能下」的高層有一大串,其中包括多名現任政治局委員及實際能力不行的現任政治局常委。

有評論表示,習推出此規定是加速清除中共內部江派勢力的連續動作,並為問責張高麗、劉雲山、張德江等江派常委提供了新的途徑。

習深改組提「革命」再釋變局信號

在27日的深改組會議上,習近平除了強調地方是推進改革的重要力量,會議還審議通過了《關於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的意見》、《2015年各地全面深化改革推進情況和工作建議綜合報告》等若干意見、方案,其中透露了兩個最為值得關注的信息:

第一個是習強調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通過法庭審判的程式公正,實現案件裁判的實體公正,防範冤假錯案發生,促進司法公正。

在以聶樹斌案、陳滿案為代表的冤案不斷曝光之際,北京當局在規範警察執法權力的同時,也在推行司法改革,包括訴訟制度改革。而其效果如何,還有待時日檢驗,但這至少會讓曾經無法無天的檢察院、法院在審判時有所忌憚。不過,中共缺乏獨立監督的訴訟制度,注定將存在先天不足。

第二個是強調「改革是一場革命,改的是體制機制,動的是既得利益,不真刀真槍幹是不行的」,要「形成改革者上、不改革者下的用人導向」。

時事評論員周曉輝認為,在漢語詞典中,「革命」的意思是指「自然界、社會界或思想界發展過程中產生的深刻質變」,而古代凡是朝代更替等也皆稱為「革命」。

「革命」與「改革」一詞略有不同的是,「改革」一般指在不觸動根本制度的前提下,進行局部的調整;而「革命」則指對舊的事物、制度或思想進行徹底變更,使其產生深刻的質變。

在政治體制上 習近平提「革命」

早在2014年6月,身為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的習近平在主持召開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六次會議上,在論及能源生產和消費、能源技術及體制時,習近平曾首次棄用「改革」的習慣性用法,而一律以「革命」這一更具政治意義的詞語取而代之,這顯然不同尋常。當時有分析指,習近平更換一個名詞,顯示中央的動作和決心很大,其背後有著推動中國經濟發展模式轉變的深切意涵。

兩年後的2016年6月,習近平再度提及「革命」一詞,而且是在「體制機制」方面,在「動既得利益」方面,其暗含的應該不僅僅在經濟體制方面,而是在政治體制上,其傳遞的是最高層的決心和未來動作的力度,與這三年來一再釋放的變局信號遙相呼應。


習近平再度提「革命」,而且是在「體制機制」方面,暗含政治體制上的變革,與三年來一再釋放的變局信號遙相呼應。(Getty Images)

今年5月,習近平在召開的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發表講話,公開稱中國正經歷著歷史上最為廣泛而深刻的社會變革。而此前,習還接連提出「這是個歷史性的時刻」、「改革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生存還是毀滅」等說法。

此外,習近平、胡錦濤、王岐山等高層還多次在公開場合闡述「亡黨危機」,中共體制內的知名人士如萬科董事局主席王石等也相繼預警「中國大變局」,稱中國現在是「黎明前的黑暗,大變革時代即將到來。」而包括財新網在內的親習陣營媒體更是不斷發文,為變局做輿論鋪墊;加之習近平對軍隊的改革,對江派人馬的抓捕,以及將矛頭指向江澤民,甚至傳出江家父子被軟禁的消息,這一切也都在為變局做準備 。

毫無疑問,將改革稱為一場革命,暗示的是未來的變局注定是一場在中國和世界引起震動的「革命」。

問責條例通過 追責官員利器

6月28日,就在深改組會後第二天,習近平主持了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會議的主要議程是審議通過中共《問責條例》。官方報導稱,《問責條例》特別點出了要嚴肅追究責任的三種情形:對於失職失責造成嚴重後果、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等都要嚴肅追究責任;區分了要追究的三種責任:既追究主體責任、監督責任,還要追究領導責任。


6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通過的《問責條例》既追究主體責任、監督責任,還要追究領導責任。(AFP)

當天下午,中共政治局進行集體學習。習近平主持會議,在發言中強調,要立規明矩,把紀律規矩立起來、嚴起來,使各項紀律規矩真正成為「帶電的高壓線」,防止出現「破窗效應」。要以上率下,從政治局常委會、政治局、中央委員會做起。

海外中文媒體博聞社援引中南海消息人士稱,習近平在當天的政治局會議上還有諸多驚人之語,包括「領導幹部的不乾不淨,直接導致了黨面臨諸多溝溝坎坎」,令與會的政治局委員面面相覷,如坐針氈。也令在場例行採訪報導的新華社、《人民日報》和央視的記者大驚失色。

7月1日,原軍事院校出版社社長辛子陵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現在發布的追責條例就是一把利器,(追究跟習)對抗官員的對策。你不作為也好、反作為也好,都要追究你的責任。你在其位就要謀其政,在其位不謀其政,就要追究這個責任,你這個作為不對,你跟習對著幹都要追究責任。」

他說:「官員不作為、反作為,有的評論說是因為反貪打虎,打的這些幹部都沒有積極性不想幹活了。習近平講,『因為他們不能夠貪污受賄就不幹活,難道我還應該給他們發獎金嘛?!』這話很對啊,是不是?」

中南海消息人士透露,為防外界過度解讀和震盪加劇,習近平在此次會議上「原汁原味」的講話全文,將由中辦下發至省部級以上最高層;經過刪減和修改後的所謂講話原文,也將單獨發布。作為中共喉舌的三大官媒,被嚴令不得刊發此次會議上習近平的「狠話」原文,而採用相對柔和的統一口徑。

消息稱,《問責條例》的通過,等於變相授權給習近平、王岐山更大的生殺大權,對那些不聽話、失職造成嚴重後果的高官政要,實行追究問責,釋放「有責必問、問責必嚴」的強烈信號。

問責制一推出 三高官即挪位

政治局會議的第二天,人們就看到問責制度的具體實施了。

6月29日,中共新華社通告江西、青海兩省省委書記和中共中央網路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換人。湖北省長王國生接替駱惠寧,出任青海省委書記,駱惠寧「另有任用」;江西省委副書記鹿心社接替強衛,出任江西省委書記;原中央網信辦副主任徐麟接替魯煒,升任中央網路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

有消息稱,還有更多省部級人事變動將陸續公布,包括江蘇省委書記、浙江省長、山西省委書記等高層也將換人。

外界關注,習近平連續在高層會議上的強硬講話除了震懾、施壓現任省部級及以上的高官外,也指向了前黨魁江澤民。分析認為,《問責條例》列出追責的三種情形及要追究的三種責任,都影射指向江澤民;習近平制定問責制是清算江澤民的關鍵一步,亦是指向江澤民的「利器」。

問責為保政令暢通 瞄準了江澤民

習近平為何在此時推出黨內追責條例呢?阿波羅網刊登趙亮軒的評論認為,目前中共政權無論政治、經濟上都面臨重重危機,而因為中共官場的集體「不作為」和「亂作為」,習近平陣營應對危機的各項改革都政令不通,推進困難。比如當下引動輿論的雷洋案,習近平陣營雖然要求「依法公開」,但是政法系統,特別是仍由江派把持的公安部仍然抱團抵抗,案情推動極其困難。

而造成這種整體「不作為、亂作為」的原因,一方面在於中共無官不貪,高壓反腐使得人人自危,只圖自保,無心「再作為」;另一方面,數量巨大的江派背景官員面對習陣營的整肅,拉幫結派,消極抵抗,不斷攪局。要解決這些問題,因為中共的法律和行政命令層面已經失效,最終最有效的方式是使用黨內規則、政治規矩。因為中共的「鐵的紀律」,任何問題一旦上升到政治層面,在黨內就會產生絕對的強制效果。因此,當局此時推行黨內問責機制,或為強迫各級官員擔當責任,停止攪局抵抗,以最終解決「政令暢通」和保證各級官員的「忠心」。

美國媒體人「在水一方」也表示,《問責條例》中新增關鍵一條:追究領導責任。此前有關領導責任,中共黨內也會有一些形式的追責方式,但未公開,也很難形成真正的效力。此次新條例將其公開化、政策化,或將真正的實質上執行。而這一條,或為最後處理江澤民做準備。


《問責條例》中新增關鍵一條:追究領導責任,或為最後處理江澤民做準備。(大紀元合成圖)

江澤民被指為「貪腐總教練」,其上臺後,暗中大力縱容官員斂財,以換取對他的忠心,造成地方黨、政官員無官不貪;縱容原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賣官鬻爵,至上而下的整體腐敗使軍隊喪失戰鬥力;為充盈權貴集團的錢包而大搞掠奪式經濟,使中國自然資源遭破壞殆盡、貧富懸殊、經濟模式畸形,將中國經濟導入窮途末路;為鎮壓民眾擴充警察體系,並授予政法系統官員「超級」權力,使本就一紙空談的「法律」變得一錢不值,導致脆弱的司法體系進一步崩潰,中國民眾深受其害。

目前的中國大陸,無論是在中共體制內,還是在社會底層,江澤民都成了眾多有識之士唾罵的對象。2015年5月以來,有超過20萬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控告江澤民,同時大陸有超過20萬普通民眾參與簽名舉報江澤民或聲援「訴江」。

因此,新《問責條例》中要追責的三種情形——「失職失責造成嚴重後果、人民群眾反映強烈、損害黨執政的政治基礎」,江澤民不但符合全部,而且條條都是最嚴重。如果要追責,江澤民首當其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