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徽宗趙佶〈聽琴圖〉。(公有領域)

在上古大雅德音消弭的今天,神韻交響樂能揚音大千,受到國際社會的仰慕和青睞。這一盛事不僅鼓舞人心,也讓人在迴盪的旋律中,重新找回上古的天籟之聲。

文 _ 皇甫容

師延鼓琴 以樂天下

傳說中,師延是華夏族的第一位樂神宗祖。上古軒轅之世,師延是黃帝的司樂官,掌管宮廷音樂歌舞,協助黃帝「大施天下之道而行」,以正德正音教化世俗。


古籍記載,師延撫彈一弦琴,感動地神出來聆聽。他吹玉律,感動天神紛紛降臨。黃帝的臣民聽到他的音樂,宛如心有靈犀,能提前知曉國家大事。所以時人皆稱他為樂神。(AFP)

古籍記載,師延「精述陰陽,曉明象緯」,他能夠精確地講述音樂的陰陽之聲,明辨日月五星的星象經緯。據說師延「撫一弦之琴,則地祗皆升。吹玉律,則天神俱降。」他撫彈一弦琴,感動地神出來聆聽。他吹玉律,感動天神紛紛降臨。黃帝的臣民聽到他的音樂,宛如心有靈犀,能提前知曉國家大事。所以時人皆稱他為樂神。

黃帝命師延創製九弦琴,以樂天下。琴成之後,師延當眾撫彈,一曲高德雅樂引來天神大開天門,紛紛俯瞰世間。因為眾神金光之故,照射著帝王的宮殿猶如空中樓閣,在一片紫霧金輝中時隱時現。

琴音蕩蕩,似萬壑松濤,似山間清冽清泉,引來白鶴伴舞、瑞鸞飛翔,感得萬獸競相來朝,百花爭綻應瑞仙姿。琴音高昂激盪時,可令地動山搖;琴音婉轉悠揚時,可令百鳥聞聲起舞。

但見一片煙霞散彩,日月搖光。大地輝煌宛如天苑。琴中的宮商之聲,聲徹於天,迴旋於地。令聽者宛如置身於紫府瑤臺,忘記世俗。師延演奏完畢後,碧日清空宛如淨洗,燦燦霞光溢滿光彩,鸞鳳和鳴伴隨仙子神舞穿透霄漢,如錦如畫的祥瑞氣象,令天下萬民喜不自勝。

師延以鼓琴正音大修其道,所以壽數極為綿長,長達上千歲。由於他歷經的世代久遠,時而出世、時而隱沒,猶如風雲變幻讓人難以揣測。出世時,他能從聽各國的音樂中審度出朝代興衰的預兆。在他長達上千歲的生命中,一直延續到殷商時期,全面編修了三皇五帝時期的大量樂章,為周公將來制禮作樂奠下基礎,也奠下中土禮樂的沃土。

琴音錚錚 進諫紂王

夏朝末年,夏桀暴虐無道被有德明君成湯所滅,因此師延抱器奔走殷商。直到商紂王時期,明曉陰陽氣數的師延,眼看大商氣數將亡,而紂王絲毫沒有醒悟之意,為了勸諫紂王重修國政,重歸仁道,於是鼓琴而歌。錚錚諫語引來風雲大作直逼紂王,勸諫其早棄昏聵暴虐,再正朝綱。

惡婦妲己狐媚之心,知師延以琴諍勸紂王,因此在旁毀謗師延不敬紂王,以狂風褻瀆天子之尊。師延撫琴,琴音可感天神萬物,因為其德配天。如果聽者無道無德,是不配聞聽天籟之聲的,更不會有天神降臨呈現祥瑞。因為此時的紂王沉溺於暴虐酒色,早無仁行根德,只配聽到猶如萬民怨訴的狂風厲聲,因此才引來風雨大作。

紂王一聽妲己的讒言,便一道令下,把師延關在陰宮,準備處以炮烙之刑。師延在陰宮中,彈奏雅樂清商、清徵,看守陰宮的獄卒已在紂王宮裡聽過,於是極其厭煩地說:「這些都是上古音樂,太憨素了,我們不喜歡聽!」

獄卒拿起軍械威脅師延,命他演奏紂王宮裡流行的靡靡之音。師延迫不得已演奏靡靡之音,這些暴戾成性的獄卒竟然聽得人心蕩漾,情志痴迷。師延在獄卒迷亂時趁機逃出,得以免遭炮烙酷刑。

師延早聞武王興周伐紂,於是抱器一路向西岐而去。在路經濮水時,被水府的河龍請去作客,從此師延便離開了歷史的舞臺。

師延撫琴何以感得天神降臨、百鶴同翔?當漫長的光河阻隔了遠古的傳說,當上古的大典樂章流淌的光彩,成為世人遙遠的記憶,神祕的傳說像是天書之謎,在人們心中留下雋永的神話。

五行五音 雅樂正心

從傳說來看,師延的音樂能與人的心靈產生深層的共鳴,彷彿血脈在體內流淌震盪,使人進入神思馳騁的忘我境界,過濾喧囂暫忘世俗。時人聽聞師延鼓琴,心意清明喜不自勝。為何?

中國古代有「樂所以修內,禮所以修外也」的說法。當人的內修境界超脫世俗時,他演奏的音樂也會和他的心境心意絲絲入扣、息息相關。所以自有同等境界的天人相鄰,祥瑞相呈。

角為木音通於肝,徵為火音通於心,宮為土音通於脾,商為金音通於肺,羽為水音通於腎。(Fotolia)

中國古老的哲學認為宇宙的萬事萬物是由「五行」的金、木、水、火、土組成的,而古代的「五音」宮、商、角、徵、羽也同樣對應著五行,「角為木音通於肝,徵為火音通於心,宮為土音通於脾,羽為水音通於腎。」因此,古時的樂和藥(樂和藥)同工同效。《樂記》談到:「樂行而倫清,耳聰目明,血氣平和。」元代名醫朱震亨明確指出:「樂者,亦為藥也。」

基於五音和五行對應的原理,那麼不同的音律組合,演奏的音樂也會對應不同的空間範圍,和天地五行產生共振,和人體這個小宇宙產生共鳴。所以古代傳說中,演奏大雅之樂,天地祥和社稷清平,引得上天鳳凰來儀,白鶴舒翼飛舞。雅樂正聲也能調和人體五行,平衡五臟六腑之氣。

所以師延鼓琴能令「地祗皆升、天神俱降。」所以上古舜帝創編韶樂演奏九章,引來天上鳳凰降臨,隨韶之曲翩翩起舞。因此中國古代留下「簫韶九成,有鳳來儀」的典故。帝舜南征三苗時,被苗人阻擊圍困。帝舜命人演奏大韶樂,一直演奏了三天三夜。猶如天籟之音的韶樂,驅散了瀰漫的肅殺之氣。凶悍的苗人放下弓箭,隨著韶樂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帝舜的仁德融進正典大樂,消弭暴戾感化了苗人。

如果音樂的內涵高尚,那麼就會通貫天地,利導萬物各在其位,各司其職。所以舜帝能以「文以昭德」治邦安民的韶樂感化凶悍的苗人。如果音樂的內涵低下,就會招致不祥的災難,比如春秋時期晉平公非要讓樂師師曠演奏召集鬼魅的音樂《清角》,結果引來狂風呼嘯、風雨大作,颶風掀翻宮廷瓦礫,又撕裂宮室的帷幔。晉平公自己也嚇得趴在廊柱下。

因此《周禮》記載:「大合樂以致鬼神,以和邦國,以諧萬民,以安賓客,以悅遠人。」大合樂的功效既可治國安民,「以和邦國,以諧萬民」,也可平定天下,「以安賓客,以悅遠人」,還有深層次的穿透力,可以和另外空間生命溝通,「以致鬼神」。這是兩千多年前中國先賢們對德音雅樂的認識和評價,今天看來古人的視野不僅具有前瞻性,也更令人驚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