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南海將很被動 (第489期2016/07/21)

文 _ 臧山

南海仲裁出臺之前,中國政府已經再三重申絕不接受,多位高官在多個國際場合公開表示海牙國際法庭就南海的仲裁是「一張廢紙」。然而,這「一張廢紙」卻掀起了驚濤巨浪。而且,這個巨浪所波及最嚴重的,不是菲律賓和越南等直接相關國家,更不是美國、日本等被中國指為背後陰謀操作的國家,而是中國自己。

仲裁沒有結果之前,中國已經聚集海空軍力在南海的西沙群島海域進行「例行演習」,外交部門四處活動,搜集了據說高達六十多個國家對中國立場的支持,並且軍隊據報進入了二級戰備狀態。而在仲裁結果出來之後,中國官方立即高調發表聲明,全國媒體高調全面報導,民情激憤,學生上街,網路上更是高溫沸騰,頗有非打一仗不可的架勢,而政府當局高度緊張,全面戒備以防民間激情演變成為「五四運動」。

中國政府強調海牙國家法庭仲裁是「一張廢紙」,主要是因為這個仲裁「無法執行」。但在二戰之後的六十多年以來,無法執行的國際仲裁很多,甚至聯合國決議案,比如要求北朝鮮停止發展核武器和長程運載工具,也都無法執行,但聯合國安理會的決議,就真的是一張廢紙嗎?雖然中國完全可以置之不理,但這一張廢紙卻很可能使得中國陷入相當被動的局面。

差不多六年前,筆者曾寫過一篇〈中國外交形勢不妙〉的文章,發表在《新紀元》周刊第186期上。2010年之前,中國由於經濟增長,對外影響力大大擴展,東南亞諸國和中國的關係漸入佳境,然而中國軍方把南海列入「核心利益」,致使情況急轉直下。

中國和東南亞國家的關係其實非常敏感。其原因除了複雜的地緣政治因素外,也由於中共曾經長期資助這些國家共產黨游擊隊的武裝暴力活動。印度支那三國不說,印尼、馬來亞、緬甸、菲律賓等國的毛派游擊隊,堅持了很長時間。即使是現在,雖然已經失去了中共的援助,菲律賓南部的毛派游擊隊仍在堅持,據說仍有兩萬人之眾。

南中國海周邊國家,其民族、文化、宗教、歷史之多樣,可能是世界上最複雜的地域之一,遠遠超越被稱為歐洲火藥桶的巴爾幹半島和中東地區。比如人口構成上,不但有南島人、馬來人,也有蒙古種和高加索種,文化上受印度、中國、阿拉伯和歐洲影響,歷史上和英國、法國、美國、荷蘭、西班牙、中國、印度以及俄羅斯的關係錯綜複雜,宗教上有伊斯蘭教、天主教、佛教和儒家。

基於以上原因,中國本應該極為小心謹慎處理區內事物。大國外交和小國外交有根本不同。所謂「大國者下流」,即大國主要採取軟弱姿態和小國打交道,不能經常採取強硬姿態逼人就範。胡錦濤執政後期以來,中國政軍各派表現出極大的不耐煩,對強國示強,對弱國也示強,所以今天的局面不令人意外。

南海仲裁確實無法執行,但相關國家卻可以拿著雞毛當令箭,包括美日等國,皆可以據此行事,在外交上必致中國處於被動。而最關鍵的問題,是中國和歐美國家過去四十年的關係很可能因此轉向,使未來充滿了各種不確定性。因此有人認為,南海仲裁對中國來說是一個歷史性的轉捩點,不無道理。◇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