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日,有傳聞稱中共國家副主席李源潮被調查,7月2日被軟禁在家交代問題。圖為2016年1月21日,李源潮出席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年會。(AFP)

老張、小李和老金聊起時局,對於李源潮是否出事,各有不同看法。

一個認為,江派利用反貪腐借刀殺人;一個認為,19大常委面臨「六搶五」或「七搶五」,有人沉不住氣先動手;一個分析,說不定習近平只是希望李源潮想清楚,明確和江澤民劃清界線。

文 _ 史可鑒

周五晚上老張從公司下班,在附近小館將晚餐隨意打發了。回到家後,就立馬給小李和老金打了個電話,約他們過來聊聊時局。他們三人年齡相近,從小在一個機關大院裡長大,雖然後來上了不同大學,專業也不同,可是對政治局勢一直都非常關心,而且彼此相互信賴,所以時不時的就會聚在一起聊聊。

老金一進門就問:「嫂子呢?沒在家吃飯?」老張說:「我找你們過來跟這個事兒還有點關係。」小李聞言大驚:「怎麼啦?出了什麼事啦?」老張說:「上個月中紀委到我丈人那個單位巡視了幾天,已經搞得上上下下神經緊繃。沒想到前兩天中紀委又殺了個回馬槍,還當場帶走了一兩個人。我丈人雖說沒事,可這兩天老覺得胸口發悶,有點喘不過氣來。再加上這一陣子外頭又謠傳李源潮可能出事了,他的什麼大祕、司機被抓,小舅子又逃到香港去了。你們曉得,我那丈人過去可是緊跟李源潮的,這麼一來可把他嚇得夠嗆。我老婆不放心他的身體,周末回去看看。所以我這才喊你們過來,大家一起琢磨琢磨這個事兒。」老金說:「原來是這麼回事。那麼李源潮這事你自己又是怎麼看的?」

老張喝了一口酒之後說:「我的想法很簡單。這幾年不老是說習總不甘心像太上皇胡總那樣被老太上皇江總再玩個十年,所以上台後祭出反貪腐尚方寶劍,將江總的人馬殺得血流成河,哀鴻遍野。江總被殺得遍體鱗傷,當然是火冒三丈,心想你用反貪腐打我,我豈不能用反貪腐借刀殺人?所以趁勢將李源潮拋出,一來可以絕了他19大常委之路,二來又可以削弱習總山頭的實力,一舉兩得。我就是這麼想的。」

小李說:「我聽到的消息不太一樣。明年19大七個常委有五個年齡到線了,必須得下來,再換五個上去,所以現在明擺著的是個『六搶五』的態勢,有人沈不住氣,就先動手了。」小李雖然小個幾歲,但因為在政府裡工作,級別也不是太低,總會聽到些外邊人聽不到的消息,所以他每次說話大家都還比較重視。

老張聽到這裡趕緊插嘴問:「怎麼叫『六搶五』?」小李立馬回答:「李源潮、汪洋、胡春華、孫政才、王滬寧、栗戰書不就六個了嗎?如果再加上趙樂際,那就成了『七搶五』了。」

當老張還在費心琢磨「六搶五」和「七搶五」時,老金開口了:「你們想沒想過一個可能?」「什麼可能?」老張和小李幾乎同時問回去。老金神祕的說:「有沒有可能其實是習總自己想打李源潮?」老張和小李同時跳起來喊:「怎麼可能?!他們不是一家的嘛?」老金大學學的是歷史專業,平時又愛看古典章回小說,這麼多年來老拿章回小說裡的情節來分析中南海局勢,不時也能看出些一般人都看不見的門道。所以老張和小李嘴上不說,聽完老金的一些看似荒誕的分析後,回家總還得琢磨上好些時候。

看到另外兩人都靜下來了,老金這才藉著酒意說:「你們別忘了,這李源潮當年可是大有來頭的。2007年黨的17大之前,社會上傳的不就是李源潮接總書記、李克強接總理,所謂的『李李體制』嗎?」小李接嘴了:「是有這麼一個說法。可是後來又傳出來說,江總不喜歡李源潮,擔心他成為中國的戈爾巴喬夫。」

老金說:「沒錯,我也是這麼聽說的。」老張這才有點開竅,連忙插嘴:「所以按照你一貫的說法,李源潮就成了『前太子』了。」老金又吞了口酒說:「是的,老太上皇看他不順眼,就把他給廢了。改選了一個看起來比較慈眉善目的習近平作太子,也就是儲君。結果沒想到習儲君正式即位後,怒眼圓睜,大開殺戒,將老太上皇的馬仔抓的抓、關的關;現在還有傳言說老太上皇和家人都被軟禁,而老皇的軍師曾慶紅也被限制行動了。」

老張這時又轉不過來了,問:「那這跟李源潮又有什麼關係呢?」老金微瞇著眼說:「問得好。年輕皇帝上台後,大權在握。老太上皇深感威脅,這時想想,『前太子』可能還沒有那麼糟糕,而且現在他還可以有意想不到的利用價值。」

這時小李一拍大腿說:「我懂了!前太子的大位被新皇帝給搶了,鬱鬱寡歡,心中對新皇帝難免吃味。老太上皇想趁機拉攏他,不料事機不密,被新皇帝發現,所以想動手打他了。」

老張問:「那習總真的會拔掉李源潮嗎?」老金大著舌頭說:「那倒還未必。習總是個明白人,只要李源潮想清楚了,明確的和江澤民劃清界線,甚至主動向習總匯報交心,說不定可以藉此立一大功,大大得分呢!」

小李說:「這麼一來,19大李源潮的常委就肯定沒問題了。」老張說:「那常委就是『五搶四』囉?那又是哪四個上去呢?」問了兩遍,都沒聽到老金回答,他們這才發現老金酒量太差,已經昏睡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