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國為何不加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呢?個中有美國自己的原因。圖為海牙國際仲裁法庭(PCA)(維基公共空間)
無標題文件 海牙國際法庭常設仲裁法院(PCA)的裁決出臺了,稱中國大陸在9段線範圍內主張的歷史權利沒有法律依據,中國敗訴。令人吃驚、值得注意的是,臺海兩岸同時被海牙法庭打了一記悶棍。裁決也同時說,目前臺灣占據的太平島是「岩礁」而非島嶼。

中方敗訴的決定是國際社會廣泛預期的,中共自己都清醒的預料到了這個結局。裁決前美國國務卿克里與中共外長通話討論時,就希望中國能尊重海牙法庭可能做出的不利於中國的裁決。美國在南海利益重大,也有強力的軍事存在,並且準備堅決捍衛南海作為國際海域的自由通行權力,但美國為什麼不簽署、不批准《國際海洋法公約》呢?美國政府目前的態度,只是「尊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也要求中國作為簽署國尊重裁決。「尊重」表明了態度,但不是法律術語,也沒有約束力。作為在《國際海洋法公約》之外游離的世界第一超級大國,這意味深長。

中共曾經揚言,要退出《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317條確實有關於「退出」的條款。締約國可給聯合國祕書長書面通知退出該公約,並可以說明退出的理由;即使不說明理由,也可以退出,所以中國的確可以合情合理的、按規矩退出。但問題是,退出應自接到通知之日後的一年或者更晚些時候才生效,所以中國即使現在退出,一年內還是要受到有關財政、義務等條款的制約。按目前中國的反應看,既然可以對裁決結果不承認、不接受,退出不退出就沒有那麼重要了。況且,公然退出公約對自己的國際形象不利,所以,估計中共很可能不會再提退出的事。再者,後邊會談及,退出該公約對中共在國際論壇上聲討美國也不利,因為美國沒有加入,中國可以以此非難美國。如果中國退出,打擊美國的彈藥就要少一些了。

美國國務卿克里曾提醒中共,如果北京在南中國海進一步挑釁,華盛頓會採取反制措施。中共對此似乎並不相信,中共不似乎相信美國的堅定決心,中共的外交官很可能誤判了美國的決心。其實,這是從中國一個傳統的陸權國家的角度,去理解美國一個傳統的、海權國家立場的問題。要知道,美國還不是像西班牙、葡萄牙,和英國一類的傳統意義上的海權國家。美國是一個舉世前所未有的、跨世界兩大洋(太平洋和大西洋)的、超級的海權國家。
海洋權益對美國來說,是一個極其關鍵的問題。美國人自豪的、一遍遍唱著說,自己的國家是「從閃亮的海到閃亮的海!(From sea to shining sea!)」(〈美麗的美利堅〉)。中國海軍都有25萬人,但以美國海軍區區33萬人的規模(加上10萬預備役),卻經營了11個航母戰鬥群,每個戰鬥群都用了8千人,就可看出美國維持海上霸主地位的決心和實力。世界各國的海軍(Navies)除了美國的,無一例外都有維護自己的海洋權益、保護領海的職責。美國則不然,美國海軍沒那個職責,保護領海是美國海岸防衛隊(U.S. Coast Guard)的事,海軍不管那個事。中國人形容自己的國土時,都是幅員遼闊、巍巍崑崙,山巒起伏;而談到水,最多也就是長江黃河而已,連內海、沿海都不提,更別提東洋、南洋、西洋了。所以,中國如果要在海上挑戰美國,中國人自己對海洋的概念首先需要調整調整。

海牙裁決之前的「中美智庫南海問題對話會」吸引了許多人。中共代表提出「兩國應共同管控南海風險」,體現了中共的一廂情願。中共認為,南海與美國相隔萬里,不是美國的「核心利益」。這是對美國的全球布局缺乏認知的結果。在美國的戰略規劃者、戰略決策者看來,整個地球都是美國的利益所在,所有的大洋和海域,都是美國和世界的經濟利益區域。

中共方面要求美國在南海問題上「不選邊站隊」,「美方對南海的介入要降下來」,赤裸裸的提出了中共的要求。這對美國政府和民間智庫來說,是了解北京的意圖的最明確的一次。這也在表明中共已經正式放棄了鄧小平時期的「韜光養晦」的策略。也因此,美國前副助理國防部長謝偉森擔憂的說:「未來十多個月的(中美)南海衝突概率特別高。」也就是說,危險期是從現在開始,一直到2017年的中期。

中共官方人士認為,中美在南海沒有一分一釐的領土爭議,在南海上也不存在根本的戰略利益衝突。中美的確沒有在南海的「領土」爭議,但一旦中國在人造的島礁上宣稱12海里的領海主權,對通過南海海域的美國商船、國際商船、美國海軍艦隊來說,就存在爭議了。這可是地地道道的、根本性的戰略利益衝突。中國一旦與菲律賓發生衝突,按美菲防禦協定,中國也就會與美國直接衝突了。所以,衝突其實沒有人們想像的那麼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