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臺山是神佛聖地,一段發生在這裡的「1987年中國文壇大事」穿刺無神論的假腦殼,喚醒中華兒女敬天信神的記憶。(Gomeying/維基百科)

1987年發生在五臺山的一場車禍,成為一樁文壇大事——

三十多位作家、編輯遊歷此一神佛聖地時的輕蔑態度與遭遇事故的神祕關聯。

近年,其中一位作家寫出這段親身經歷的追憶和悔過的心聲,因果明現,耐人深思。

文 _ 采采

中國自古以來有四大佛教名寺,五臺山居首。五臺山位於山西省東北部五臺山東北隅,名列世界佛教五大聖地之一。五臺山座落於「華北屋脊」,景區總面積達2837平方公里,最高海拔3058米。五臺即東臺望海峰、南臺錦繡峰、中臺翠岩峰、西臺掛月峰、北臺葉斗峰,峰峰相連環抱整片區域,頂無林木而平坦寬闊,猶如壘土之臺。五臺山據傳曾興建寺廟128座,現存寺院共47處,臺內39處,臺外8處,其中多敕建寺院,多朝皇帝曾經前來參拜。


五臺山,五峰連臺環抱著信仰善惡因果的聖地。(Zcm11/維基百科)

〈中國文壇大事記〉紀錄的1987年的文壇大事,就是發生在五臺山的一場車禍——三十多位作家、編輯一行的座車在五臺山遭遇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其中一位作家寫了一段親身經歷的追憶和悔過的心聲,文章作者署名蔣子龍。蔣子龍縷述的車禍因果明現,耐人深思。

共產黨的「無神論」謊言欺騙了許許多多的中國人,加上思想箝制,即便是以撰文立論作思想傳播的作家們也中毒頗深。蔣子龍認為車禍跟文人們在五臺山上輕慢無羈、胡言亂語褻瀆神佛不無關係。

以下節錄整理的是蔣子龍在2012年,事發15年後回憶事件的細節。重要的環節本文以引號表記,引號內為作者原文。

1987年的夏天,山西省作家協會發起組織了「黃河文學筆會」。一批當時文壇上的名士英秀雲集太原,第二天便乘一輛大轎車直發五臺山。大家一路上說說笑笑,興致很高。下午輕輕鬆鬆地就上了五臺山。

褻瀆佛法、神佛和修行人

「由於時間尚早,大家迫不及待地去參觀寺院。有的人見佛就拜,該燒香的燒香,該磕頭的磕頭。入鄉隨俗,既到了佛教聖地,就該隨佛禮,大家千里迢迢來五臺,不就衝著它是佛教名山嗎?當大家來到『法輪常轉』的地方,忽然異常活躍起來,有人這樣轉,有人那樣轉。筆會中一位漂亮得很搶眼的年輕女編輯最搶風頭,她說我就反著轉,又能怎樣?緊跟著就又有幾個人也反撥法輪……一時間唧唧呱呱,高聲喧鬧,在肅靜的廟堂裡頗為招搖。」

「傍晚,僧人們聚集到一個大殿裡做法事。由於天熱,抑或就是為了讓俗人觀摩,大殿門窗大開。難得趕上這樣的機會,遊客們都站在外面靜靜地看,靜靜地聽。忽然又有人指指劃劃起來,自然還是參加筆會的人,也不能沒有那位漂亮的女編輯。他們發現一位尼姑相貌娟美,便無所顧忌地議論和評點起來,這難免攪擾大殿裡莊嚴的法事活動。後來那尼姑不知是受不了這種指指點點,還是為了不影響法事進行,竟隻身退出大殿,急匆匆跑到後面去了。」

第二天,大轎車載著所有參加筆會的人爬上了一座不算太高的山峰,那山頂有個很小的洞口,人稱「佛母洞」,據說誰若能鑽進去再出來,就像被佛母再造,獲得了新生。一位知名的評論家首先鑽了進去,不巧這時候下起了小雨……人們或許擔心會弄髒衣服,便不再鑽洞。評論家可能在洞裡感到孤單,就向洞外喊話,極力慫恿人們再往裡鑽。

那評論家信口開河說道︰「我真的看到了佛母的心肝五臟......」上海一位評論家在洞外問︰「你怎知那就是佛母的心肝?」他說︰「跟人的一個樣。」上海人又問︰「你見過人的心肝五臟嗎?」他說︰「我沒見過人的還沒見過豬的嗎!」任他怎樣鼓動,也沒有人再往洞裡鑽,他只好又鑽了出來。

褻瀆佛法、神佛的後果

離開「佛母洞」車行中,這群參加「黃河文學筆會」活動的文人作家們逕聊個昏天黑地一逞口舌之快,車廂裡如同開了鍋,這一鍋那一鍋鬧哄哄。……忽然,車廂裡安靜下來,靜得像沒有一個人!大轎車頭朝下如飛機俯衝一般向山下急馳。……大轎車突然發出了更猛烈的撞擊聲,然後就是一陣接一陣的稀里嘩啦,蔣子龍說感到自己真的變成一個圓的東西,在搖滾器裡被拋扔、被摔打,最後靜下來了……人和車都沒有動靜了,山野一片死寂!

「車禍使大家感到每個人的生不再是個體,死也不再是個體。這時候車廂內有了響動,大家的教養都不錯,儘管有人滿臉是血,那位偏要將『法輪倒轉』和議論尼姑最放肆的姑娘,前額被撞開了一道大口子;廣東的評論家謝望新前胸一片血紅,面色慘白;有人還在昏迷,不知是死是活……但沒有人哭叫咒罵、哼哼咧咧。能活動的都慢慢直起身子,這才看清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大轎車翻倒在左側的山溝裡,幸好山溝不深,但汽車也報廢了,車內車外都成了一堆爛鐵。鋼鐵製造的汽車摔成了一堆破爛,我們這些坐在汽車裡的由碳水化合物組成的肉體竟絕大多數完好無損,這不能不說是個奇蹟。」

蔣子龍深切的警醒:這裡畢竟是五臺山啊!

神佛慈悲警告

「沒有受傷或受傷較輕的人幫助那些一時不能行動的人離開了翻倒的汽車,站到路邊等待救援。這時候有人發現,剛才在山上曾鑽進『佛母洞』的那位評論家,沒有傷到別處卻唯獨撞傷了嘴巴,腫得老高,讓人一下子聯想到豬的長嘴,顯得異常滑稽好笑,卻沒有一個人笑得出來,直覺得毛骨悚然!因為人們都還記得他在『佛母洞』裡那番關於豬的褻瀆……」

「以後許多寫這次五臺山車禍的文章都回避了這一細節,我想是不知該如何表達。其實他的嘴腫未必跟佛有什麼關係,佛博大精深,慈悲寬容,即便真聽到了他的褻瀆也不會狹隘到立馬就報復他。坐汽車碰傷了嘴毫不足奇,而嘴一腫就長,讓人極容易聯想到豬。」

「這說明文人們覺悟了,開始懺悔,他們意識到在此之前的許多話很不得體。你可以對佛不信、不拜,但既到佛山來,就該對佛有起碼的尊重。就像你去一個人家裡串門,總不能故意尋釁鬧事侮辱主人吧?」

蔣子龍回憶車禍中「被摔昏或震昏的人也已甦醒過來,死的是一個都沒有。雖然有人掛彩見紅,但是不是就傷得很重還難說。」

此後,蔣子龍說:「我從此閉口不再談那次車禍,不能像講故事一樣一遍又一遍甚至是添油加醋地敘述那次車禍的經歷,並從敘述中獲得某種奇怪的快感,或者是解脫。但我會經常回想那場車禍,車禍剛發生後覺得人離死很近,生命極其脆弱,災難會在你沒有感覺的時候突然降臨,喉管裡的這口氣說斷就斷!」

神乎!信乎?幽默的點醒

蔣子龍本人在車禍中看似沒事,到了下一站大同檢查得了個右邊「第九根肋條骨折」的診斷。回家後又看了四家醫院,兩家說沒事,兩家說的是同樣的骨折。之後他決定不再去醫院,轉而求教一位「高人」。高人叫胡克銓,他在躲避文革的期間在深山中發現了「龍宮」聖地;他本人談天說地,博學多識,立刻能讓人神思融凈,身心豁然。電話中,蔣子龍從「高人」那裡得到提醒說︰「你的肋骨沒有骨折,不信等會下樓跑10圈,沒有一個肋骨骨折的人能夠跑動。這不過是五臺山跟你開了個玩笑,或者是想提醒你一下。你仗著個子高,架子大,想看聖山卻又對佛表現得大不敬,看到年輕人恃才傲物,言語輕狂,竟不加勸阻。五臺山無所謂,但五臺山滿山遍野都是去朝聖的人,惟你們這些人出洋相,逆向而動,焉能不傷?佛不怪人人自怪,是你們這些人的心裡在搗鬼,要謹防自己的心啊!」結果蔣子龍放下電話後,真的圍著自己住的樓跑了10圈。往後十多年,那「骨折」一點事都沒有。

「神乎」!透過幽默的點化,信與不信就在悟性。

唐朝時的詩人劉禹錫體悟到︰「禍必以罪降,福必以善來。」蔣子龍說他再看山或進廟,提前都要有所準備,「先在心裡放尊重,不多說多道。守住心就是守住嘴,特別是對自己不了解的事情,絕不妄加評判。」

歷史殷鑑 謗佛的惡果


文革中紅衛兵批鬥佛像。(資料圖片)

共產黨無神論蓄意毀壞人類虔敬天地神佛的道德文化,然而歷史上殷鑑歷歷,毀謗、褻瀆神佛的人都沒有善果。最鮮明的例子就是不敬佛的四位帝王,三武一宗--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後周世宗滅佛造成的災難。三武一宗都在青壯之年暴斃,雖然他們禁佛、滅佛、迫害修行人的情節略有不同,但遭到惡報的結局卻驚人的雷同。

《佛法金湯編》卷第十一記載這些史實。後周世宗柴榮在位時禁佛,焚毀菩薩銅像改鑄為銅錢,當時,趙匡胤憂心不敬佛法的事情,便密訪麻衣和尚。趙匡胤問麻衣和尚:「古代帝王毀滅佛法,與大周相比結果都怎樣?」麻衣說:「北魏太武帝拓跋燾滅佛,拆除寺廟,焚燒佛經,搗毀佛像,坑殺僧尼,七年後被宦官宗愛謀殺,其父子都不得好死。北周武帝宇文邕毀佛寺經籍,強迫僧尼還俗,不久便身患惡疾,全身糜爛,死時年僅36歲;不到三年,國家也滅亡了。唐武宗李炎毀天下寺廟,滅佛當年就因服食丹藥過量中毒而亡,死時年僅32歲;而後黃巢又起兵反唐。」趙匡胤說:「國家長期混亂,百姓厭倦戰爭。毀佛法不是國家的福啊,該怎麼辦?」麻衣說:「已顯現白氣預兆,過不了多久,就有聖明的皇帝出現。聖明的皇帝興起則佛法也隨之興旺,而且傳世無窮。請您好好記住我的話。」果然不出麻衣和尚所言,周世宗柴榮四年後,突然發病,胸生惡瘡,不久,胸瘡潰爛而死。

歷史上,從古到今,從帝王到民間,妄大滅佛或是毀壞佛像、佛經、迫害修行人都得到了惡果。受到無神論宰制的人們不相信神佛的存在,但是完全無法否定神佛的存在。宇宙天地間無計無量的神佛不因人的不相信而不存在。文中這一群輕慢神佛、甚至拿神佛開玩笑以耍弄自己才幹的中國文人,在信仰神佛的聖地胡言亂語,不久就遭到了慈悲的警告。這些都在警醒渺如滄海一粟的人類深思人與天的關係,驚醒受了「無神論」洗腦的人們正視神佛的存在、善惡有報的天理,清洗「無神論」邪說酖毒,以免無知犯罪造業遺害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