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令計劃案的第一個疑團,是其獨子離奇車禍死亡。小圖為令谷駕駛的法拉利車禍現場。(新紀元合成圖)

一個原本普通的交通事故,卻因為網路的故意刪除和中宣部欲蓋彌彰的故意封殺而變得奇特,從而引人注目。「令計劃兒子法拉利死亡車禍」牽出謀殺、車震、101輛豪車等辛辣話題及重重疑雲,更牽出中南海高層詭譎的權謀爭鬥。

文 _ 齊先予

令計劃案的第一個疑團,是其獨子離奇的車禍死亡。

2012年3月18日周日凌晨4點,北京市海淀區保福寺橋附近,一條因下雪而變得濕滑的環路上發生重大車禍,一輛法拉利名貴跑車嚴重損壞,車上一男兩女,男子當場死亡,兩女重傷送醫。重傷的兩名女子皆為25歲、藏族,其中扎西卓瑪為青海省公安廳副廳長的女兒,畢業於中央民族大學;另一位楊吉,為享有名聲的活佛女兒,畢業於中國政法大學,後者燒傷重,曾被救活,但同年7、8月間離奇死亡。

令谷是否「車震」?誰在炒作?

車禍發生後,《新京報》、《北京晚報》都報導了這則社區新聞,但沒有報導死者身分。不過從照片上看,那輛豪華跑車被撞得幾乎成了一堆廢鐵。法拉利跑車具有很好的抵禦撞擊的能力,能被撞成爛鐵,說明當時的速度非常快,或者發生了其他意外的事情,否則不可能被撞成那樣。

接下來撰寫新聞並拍攝新聞照片的消防人員遭到上級訓斥,相機和電腦被沒收。中宣部下令《北京晚報》不得傳播那張照片。警方、消防部門和幾家當地醫院均拒絕置評。《環球時報》英文版第二天也報導,「幾乎所有關於周日導致一名男子死亡,兩名女子受傷的車禍連夜遭到刪除,引發人們懷疑已死亡的駕車者的身分。」那篇文章也被屏蔽。有關此次撞車事故的標題報導在《環球時報》英文版仍然可見,撰寫報導的記者拒絕置評。

一個原本普通的交通事故,卻因為網路的故意刪除和中宣部欲蓋彌彰的故意封殺而變得奇特,從而引人注目。這好像有人在背後故意炒作。

那時人們不知死者身分,還有謠傳是李長春的私生子。直到車禍近三個月後的2012年6月2日,「六四」敏感日前夕,經常幫助江派散發獨家消息的博訊新聞網引述消息人士稱,車上三人被發現幾近全裸,兩女是北京中央民族大學的學生,送醫後一死一重傷,但死亡男子的身分敏感,是令計劃的兒子。報導不但第一次點出了令計劃的名字,而且提及「車震」這樣一個噁心名詞。

就在博訊獨家爆料之後,《蘋果日報》也接到餵料稱,有人要求北京警方更改令計劃兒子證件上的名字,並支付兩筆每人高達6900萬元臺幣「封口費」,要求二女家屬不得對外張揚,否則家人會逐一失蹤,連屍體都找不到。

一度與薄熙來關係密切的《南華早報》也證實了此事:與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關係密切的中石油高官蔣潔敏,將數以千萬元計的金錢從中石油集團匯進兩名受傷女子的家屬銀行戶口,讓其封口。這3000多萬人民幣的封口費,一下把人們的興趣度提升了很多。

人們也開始思考,為何3月15日剛發生薄熙來被免事件,兩天後就發生令計劃的獨生兒子被車禍撞死?而第三天的3月19日,又發生了「北京槍戰」,據說是周永康與溫家寶的人馬因爭奪關鍵證人徐明而發生槍戰。


2012年3月15日剛發生薄熙來被免事件,兩天後就發生令計劃的獨生兒子被車禍撞死。圖為薄熙來被免職當天其辦公室外交警駐守。(AFP)

當時網上很多消息說,令計劃是推倒薄熙來的主要推手。令計劃說服胡錦濤,與中紀委書記賀國強聯手,上演了一場導致王立軍與薄熙來為了自保、互相揭發,以便自己逃脫反腐調查的「離間計」,由於薄熙來被胡錦濤、溫家寶拿下,為了報復,薄熙來的後臺周永康、曾慶紅下令用車禍殘殺了令計劃的獨子。此前周永康為了和小三賈曉燁結婚,用車禍害死了自己的原配王淑華。

關於令計劃的兒子令谷(1988年至2012年3月18日),其名字「谷」取自母親谷麗萍的姓。當時23歲的令谷,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畢業後,正在北大教育學院讀研究生。令谷曾組建類似美國耶魯大學「骷髏會」的北京大學「戰略及國際研究委員會」,不過同學們對他印象一般,他身穿名牌,住在校外,經常遲到缺課。

就在親薄媒體報導令谷裸體而死不久,2012年6月,令谷的社交網路帳戶上還發出了帖子:「謝謝,安好,勿念。」這個帖子起到了平息傳言的作用,當時車禍已經發生三個月了。有人拿出車禍不久令計劃跟隨胡錦濤出訪時依舊是笑容滿面的照片,證明死者不是令計劃的兒子。

又過了三個月,等到令計劃被貶到統戰部後,2012年9月3日《紐約時報》報導,中共官員向該報記者,普利茲獎得主張彥(Ian Denis Johnson)證實,死者是令計劃的兒子,車禍時他們沒穿好衣服(incomplete dress)。英國《每日電訊報》報導,法拉利的型號是458 spider。有的媒體還把令谷的名字翻譯成令古,德國之聲、臺灣《自由時報》、澳大利亞廣播電臺,還有英國BBC、《每日郵報》,法國法新社、《費加羅報》《解放報》、《快報》,美國美聯社、《商業周刊》,澳洲的《太陽先驅報》(轉載法新社)、《墨爾本時代報》,加拿大《全國郵報》,《印度教徒報》、阿拉伯半島電視臺、德國之聲、韓國《東亞日報》等媒體都報導了此事。

「令計劃的兒子玩車震死亡」,不光華文媒體大肆渲染,英文媒體也這樣大量報導,這讓業內人士很吃驚:除非有人在故意給西方媒體餵料,一般情況下西方媒體很少願意報導這種緋聞而承擔不必要的風險,因為後來有目擊者發帖說,死者並沒有赤身裸體。

兩年多後的2014年12月22日晚上8點,令計劃被宣布接受調查,等到了2015年1月,原國安副部長、曾慶紅的親信馬建被查時,又有消息傳出:令谷是在接藏族美女供馬建享樂時發生車禍,當時三人都衣冠整齊,沒有性醜聞發生,而且那輛車是由河南商人郭文貴贈送的。

不過從時間來看,假如馬建要嘗鮮,也應該在傍晚五六點就去請美女,怎麼會熬到凌晨4點才去請呢?

派兵車震事小 令計劃想掩蓋巨貪


人們不禁要問,到底是否發生車震?是否法拉利跑車被人動了手腳?是否車禍現場被人改動?這是人們在審判令計劃時最關心的問題之一。不過法庭公告中沒有提到此事,相反,卻提到令谷曾經「向魏新等人索取財物,事後知情未予退還,收受、索取魏新等人給予的財物共計價值人民幣643萬餘元」的情節。

此前報導曾指,令谷駕駛的法拉利即來自北大方正李友和魏新的「饋贈」,也有消息說,令谷死於車禍的法拉利跑車,就是前太原市委書記陳川平送給令家的賄賂。

令谷到底收了誰的賄賂呢?郭文貴的,還是魏新的,還是陳川平的?《前哨》雜誌2012年9月報導稱,據說車禍發生後,首先是市交管部門被「相關部門」打招呼禁止跟進,接著網上閃電刪盡相關網文。時任北京市長的郭金龍,敏銳地發現了詭異,於是報告給其「幫主」江澤民和曾慶紅,幫主下令徹查。

查出結果令人非常震驚:24歲的令公子擁有各款名車101部,其中肇事後變為廢鐵的法拉利,價值560萬元,屬其「收藏品」中的「中價車」。此外林寶堅尼、卡迪拉克……絕版的、限量發售的……林林總總,總共價值少說五個億。

郭金龍報告給了其「幫主」,幫主見獵心喜:就以此為突破口,由車主查車位車庫,由車位車庫查所屬物業,由車位物業查業主身分……順藤摸瓜,一查到底,連根拔起深埋土中大蘿蔔。

令公子擁有的101輛名車,分別停泊在近90處物業車庫車房裡,物業多為天文數樓價的近郊獨立屋別墅,鬧市高層大廈的豪宅單元也為數不少。而物業業主,全為令氏家族四兄妹(令路線、令政策、令方針,令完成)、令妻谷麗萍親屬,他們本人或為他們所擁有、控制的公司、基金,總體樓價保守估算不少於50億。

接著「以樓查樓」。根據令氏、谷氏物業業主姓名,以及其掌控公司的高層要員姓名,追查一干人等與地產商、地產公司的利益關係,說白了即所占股權份額。性質囊括建造業、租賃業、屋業管理,範圍拓闊至全國各省加港澳國際。再然後更上層樓,調查延至令妻全權「奉獻」的幾大慈善基金。

據說初步查出令氏家族涉貪至少人民幣3500億元!

等到了2012年6月下旬,布署中共權力交接的北戴河會議即將來臨,換屆的北京市委會議也召開在即,江派的「超齡書記」劉淇實在「超」不下去了,於是郭市長的「幫主」江澤民、曾慶紅,轟然一聲向眾人拋出上述「炸彈」。

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令計劃百口難辯,胡錦濤目瞪口呆!朱鎔基晃著滿頭的白髮,連連驚呼「想不到,真想不到……」朱還痛斥令計劃「無人性」,為了不影響自己18大上仕途晉升,令計劃極力隱藏其子之死,包括胡錦濤在內的中共領導層都不知道。兒子死後沒幾天,令計劃就隨同胡錦濤出巡辦事,他一直若無其事,神情輕鬆,甚至談笑風生,毫無喪子之痛,被人們稱作是「用特殊材料做成的黨員」。


為了保住官位,兒子死後沒幾天,令計劃(中)就隨行胡錦濤辦事,毫無喪子之痛,被人稱作是「用特殊材料做成的黨員」。圖為2012年3月22日資料照,當時令谷剛喪命數日。(Getty Images)

查出101輛豪車 郭金龍意外升官

本來胡錦濤想讓令計劃接北京市委書記這個肥缺,然後作為跳板入常。江派此時順理成章提出無可辯駁的建議:具備五年北京工作經驗的郭市長,是最適合的書記人選。於是,65歲的郭金龍「立功受獎」,扔下返鄉行囊,意外地撈了個北京市委書記。


郭金龍順藤摸瓜,查出24歲的令谷擁有各款名車101部。於是,65歲的郭金龍為江派「立功受獎」,意外撈了個北京市委書記。(AFP)

《新紀元》周刊在2012年8月16日第288期的焦點新聞中,報導了郭金龍是如何攀附上江澤民的。〈郭金龍借魔窟獻諛 北京大水浮出真相〉文章講述了時任樂山市委書記的郭金龍,1990年在樂山彌勒大佛石像右後側的山腳下發現一座東漢時期為葬死人而開鑿的古崖墓,墓中擺放了一個雕塑的人像,其模樣酷似剛剛爬上中共權力頂端的江澤民。

為了討好江澤民,郭金龍找人把墓中造像封為「喜生彌勒」,謊稱上天在大佛寺的聖地降下一個證明江澤民是「神仙下世」的祥瑞,於是深得江澤民的歡心,不久郭金龍就扶搖直上,從四川省委副書記,到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安徽省委書記,北京市長,以至北京市委書記。

郭金龍作為江澤民的死黨,也是江澤民和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血債幫的一員幹將。尤其在奧運期間,他配合周永康為迫害法輪功學員和北京民眾,犯下了滔天罪行。

關於這場車禍的的調查還有一種說法,即傅政華調查了車禍原因,沒有理會周永康的警告,將實情報告給了中共高層。最後江澤民在2012年北戴河會議上藉機發難。

無論哪種說法,最後結論都是殊途同歸:令計劃被貶職。

從現有的資料來看,令谷車禍是人為的謀害,還是自然事故呢?兩種可能性都有。假如是謀殺,周永康讓國安特務在汽車上動手腳,並第一時間在現場把死者的衣服脫光,這是做得到的。據說令谷與那兩位藏族美女剛剛認識,完全有可能這背後有國安的安排。原本只能坐兩人的法拉利跑車,三人擠在一起,在下雪路滑的拐彎處,在離心力作用下,一個美女壓得令谷方向盤失靈,這是有可能的。

據說令計劃得知消息,立即調動中央警衛局的士兵趕到現場時,等待他們的早已是周永康的武警部隊了。從這點看,周永康事先就盯住了令谷這個令家的寶貝。按照常理,交通消防員第一個趕到,從令谷的車號和手機上,最早得到車禍通知的應該是令谷的家人,而不是周永康。武警能事先到達,只能說明周永康早就插手這事了。


周永康的武警部隊能比令計劃越權緊急調動中央警衛局士兵還要先到達令谷車禍現場,顯示周永康早已盯住令谷。(AFP)

那令谷是否玩了車震呢?從令計劃讓想升官發財的蔣潔敏從中石油小金庫裡拿出數千萬給兩位女子家屬的賠款來看,是有可能的,令家自知理虧才會賠那麼多錢。

而且從車禍發生後媒體的故意曝光情況來看,周永康讓劉雲山配合起來炒作這事,也是在給令計劃施加壓力:「全世界都知道你兒子的醜聞了」,逼令計劃進一步就範。兒子已經死了,車震現場是那麼真實(或被布置得那麼真實),自己的貪腐又被周永康抓到辮子,這時的令計劃哪怕心裡恨死了周永康,表面上仍答應周永康的要求,否則自己不但人財兩空,而且還身敗名裂。

回頭來看令計劃為何要掩蓋兒子的死,一方面可能真的發生了車震醜聞,另一方面是因為令計劃聽聞兒子死亡,情急之下違規擅自調動了中央警衛局的士兵,這犯了中南海大忌。不過這兩方面都不是主要原因,兒子24歲了,哪怕品行惡劣,當父親的最多只是管教不嚴;情急之下違規調兵也似可理解,最讓令計劃頭痛的是第三個原因:由令谷上百部豪車查出的令家上千億非法所得,那才是令計劃無法辯解而竭力掩蓋的祕密。

因此,巨貪才是令計劃最想隱瞞的。天津法庭為了維護中共的面子,也不想公布令計劃實際貪腐金額,只針對7700多萬的受賄金額進行審判。毫無疑問,那只是令家貪腐的九牛一毛。

綜上可知,周永康事先就盯住了令谷,令計劃最擔心的是車禍所曝光出來的貪腐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