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FP)

7月14日,中共太子黨「大佬」葉選寧告別儀式,中共高層三代領導人均致送花圈,規格已超過一些去世的中共領導人。在一些年輕讀者或不了解高層內幕的人眼裡,葉選寧的訃告只是個小新聞,不值得關注,畢竟他已退休近20年了,是過氣的人了。不過對官場內幕比較熟悉的讀者都知道,在中共政 壇暗箱作業的幕後,葉選寧卻是個舉足輕重的人物。

作為中國太子黨核心人物、中共特務頭子,人稱「錦衣衛指揮使」、「獨臂將軍」的葉選寧,他支持誰,誰就能擁有對軍隊的很大影響力,從而掌握實權;他反對誰,誰可能就要下臺倒楣。

正反兩面典型的例子就是習近平的掌權與薄熙來的下臺。

在紅二代中,習近平是最年輕的一撥,隨著習近平日益牢固地掌握政權,他需要誰來幫助的時代已經過去。此刻葉選寧的離去,標誌著中共太子黨開始淡出中共政壇。


(新紀元合成圖)


文 _ 王淨文

2016年7月14日,一個遺體告別儀式正在廣州銀河殯儀館白雲廳舉行。大廳裡擺滿了花圈,原本計畫10點開始的告別儀式,早在8點半就來了很多人,擠滿了白雲廳前面、左面、右面的走廊,排隊的人流長達百米,據說來者數千人。由於弔唁的人太多,直到11點半人們才全部進入大廳,告別儀式持續進行至中午12點才結束。悼念現場還有人派發死者生平的特刊。


2016年7月14日,中共太子黨「大佬」葉選寧告別儀式在廣州舉行。中共高層三代領導人均致送花圈,親到現場的各路人馬和親朋多達數千人,規格已超過一些去世的中共領導人。(大紀元資料室)

這是中共元帥葉劍英之子、原中共軍隊總政治部聯絡部部長葉選寧的葬禮。有人說,其場面比某些「國家領導人」的追悼會還要隆重。

上千人來告別 規格超一般領導人

葉選寧出生在1938年10月,1957年參加中共軍隊,1988年9月被授予少將軍銜。1990年起,葉選寧任中共軍隊總政治部聯絡部部長,1993年後兼任中國凱利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總裁。1997年退役。

有報導說,數千葉家親朋好友及和黨政軍政有關的政要從全國各地趕來悼念,包括身為曾國藩後裔的葉選寧的姨媽、舅舅,還有習近平的母親和弟弟等。7月10日,78歲的葉選寧因病死亡時,香港媒體就預言,追悼會將是中共太子黨聚集的盛會,「紅二代會傾巢致哀,相信是一場紅二代關係網絡的大曝光」,因為葉選寧在太子黨中人脈很廣,不少人把他視為「太子黨的精神領袖」,估計現場有不少因此而來的記者。

當然,最近十多年中共太子黨分化得很厲害,觀點左、中、右的都有,立場保守的、開明的,各持己見,很難說有統一的精神領袖,不過在「文革」剛結束之後的一段時間裡,在絕大多數紅二代的心目中,這個曾經充當共軍最大特務頭目、最大撈錢公司老闆的葉選寧,是個足智多謀、樂於助人的核心人物。

7月14日陸媒報導說,中共三代領導人、現任和卸任的政治局常委,諸多現任、卸任的軍頭,廣東省政府、廣東省人大會常務委員會,還有一大批紅二代均送了花圈,包括習近平母親齊心、鄧小平長子鄧樸方、陳雲長子陳元等,羅瑞卿之子羅箭、肖勁光之女肖凱、陳毅之子陳昊蘇、劉寅之子劉丹、陳賡之子陳知建、胡耀邦之子胡德華、彭真四子傅洋、陳士矩之子陳人康及朱德外孫劉健等。

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省長朱小丹以及南方戰區軍方高層親臨致哀,習近平弟弟習遠平、毛澤東侄子毛遠新、劉少奇之子劉源、李先念女婿劉亞洲等大批「紅二代」也到場送行。習遠平致送的花圈稱呼葉選寧為「選寧大哥」,由此可見習葉兩家交情很深。

葉家關係網遍及中共黨政軍

說到葉家的人脈關係網,葉選寧的生母曾憲植,是晚清湘軍將領、曾國藩胞弟曾國荃的玄孫女。而曾憲植也是現任常委、中共政協主席俞正聲的曾祖父俞明震小姑之女。由於這層關係,葉俞兩家可謂世交。

葉劍英有6名子女,分別是長子葉選平、二女葉楚梅、三子葉選寧、四女葉向真、五子葉選廉、六女葉文珊,各人又各自開枝散葉,而不少姻親也是來自紅二代,如此一來,葉家族關係遍及中共黨政軍。比如,葉選寧的大姐葉楚梅的丈夫是中共前國務院副總理鄒家華。他也是紅二代,是作家鄒韜奮之子。

葉選寧的妻子錢寧戈,是錢益民之女,錢信莎之妹,澳門戶口,澳門葡京賭場合資人、畫家。當年他們能投資9億來開賭場,可見實力雄厚。葉選寧的大兒子叫葉弘,兒媳叫江寧,外界對他們報導不多,而葉選寧的女兒、1975年出生的葉靜子,人們知道得多一些,因為葉靜子的丈夫王京陽是王兵的兒子,王震的長孫。

香港新晉歌手葉晴晴是葉劍英孫女,其父葉選廉則是葉選寧的弟弟,前保利集團負責人之一。另外,葉選廉的妹妹(為葉選寧同父異母之妹)葉文珊,嫁給中共前國務院副總理余秋里之子余方方。

除了直系親屬外,葉選寧家族的旁支,其關係網絡也非同小可。例如,他的堂弟葉選基(為葉劍英弟弟葉道英之子)娶了中共前國家副主席呂正操之女呂彤岩為妻。此人曾任中信香港集團總經理、正天科技集團控股公司董事長。


葉選寧家族的人脈關係網絡遍及中共黨政軍。(Getty Images)

文革父親遭迫害
兒子工傷導致殘疾

葉選寧在太子黨中的地位,可從鄧樸方的一句話談起。鄧小平的大兒子鄧樸方才高氣盛,不過他對葉選寧卻極其尊重。鄧樸方曾跟人說,和葉選寧相比,「他在天上,我在地上」,有著天壤之別。在當時的中共太子黨體系中,主要有三大家:一個就是鄧小平家族,另一個就是王震家族,再一個就是葉劍英家族,在其後代中,鄧樸方、王軍、葉選寧三人比較,葉選寧是最突出的。

同鄧樸方因「文革」受迫害而導致癱瘓一樣,「文革」也給葉選寧留下終身殘疾。

據2011年第11期《世紀風采》題為〈葉劍英「戰備流放」湖南的前前後後〉一文披露,「文革」中,葉劍英被「戰備疏散」下放到湖南,備受冷遇與屈辱。當時葉選寧已在1965年大學畢業於北京工業學院無線電電子工程系,受父親牽連,葉選寧被下放工廠勞動改造。一次在上班時右臂被捲進機器,受了重傷,由於醫治不及時,後來整個右臂被切除。

當時葉劍英想了解兒子的病情,但其住處只有一部老掉牙的手搖電話機,好不容易接通了電話,卻又因線路不好,雜音干擾很大,根本聽不清聲音。葉劍英在電話裡請求湘潭軍分區總機的接線員幫忙想想辦法,減輕些干擾,但遭到接線員的粗暴呵斥,直到最後,他始終沒能與家人說上一句話。當時葉劍英的手在抖,眼裡含著淚。

由於自身在「文革」期間受盡苦難,包括失去一條手臂終身殘障,葉母在「文革」時被下放到幹校,每日被罰掏糞。因此葉選寧對「文革」及極左思潮深痛惡絕,曾表示絕不接受「文革」重新回來,故而當薄熙來主政重慶期間大搞文革時的「唱紅打黑」,葉選寧就明確站出來反對薄熙來的做法。當時重慶有個被打黑對象,託人找到葉選寧「救援」,葉同意幫忙,但薄熙來不給葉面子,拒絕了葉選寧的託情,令葉更加不滿,最後,葉選寧成了軍隊方面最先支持習近平倒薄的關鍵力量。

葉劍英支持習仲勛主政廣東改革

談到習近平與葉選寧的關係,不得不先從他們父輩間的交情談起。葉選寧之父葉劍英和習近平之父習仲勛都是中共元老,兩人最早在延安相識。「文革」後,是葉劍英推薦習仲勛到廣東執政,才搞出了個深圳特區,而且葉選寧還在習仲勛手下工作過,上下屬加上兩代交情,使習葉兩家往來密切。

習仲勛是個很有才能的人,毛澤東曾五次讚揚他。不過「文革」前習仲勛就因劉志丹事件,被江青、康生打下了臺。「文革」後復出的習仲勛在葉劍英的支持下,在廣東搞出了中國第一個特區。就在葉選寧病死前兩天的7月8日,廣東省委黨史研究室和《南方日報》刊發了習仲勛主政南粵時的故事,特別提到「文革」結束後,習仲勛頂住壓力,為20萬人平反冤假錯案,這為日後廣東的經濟快速發展,以及葉選寧的哥哥葉選平長期擔任廣東省負責人打下了基礎。胡耀邦被鄧小平、薄一波擠下臺時,唯一公開站出來支持胡耀邦的習仲勛,隨後也被鄧小平貶職,人生最後十多年習仲勛都住在廣州,而不願回北京。

大陸很多媒體都報導過葉劍英當年是如何支持習仲勛的。1978年4月5日,習仲勛乘機抵達廣州。六天後,葉劍英就率人到廣東視察工作和休息。在南湖賓館,習仲勛向葉劍英匯報到廣東工作的初步設想。一向注重民生、注重實效的習仲勛,對於「文革」搞的極左政策是不滿的,而習要推出的各種寬鬆政策,在當時中共執政者、特別是中共八大元老眼中,很多都是「奇談怪論」,很難得到中央的支持。

於是葉劍英聽後以六言相贈:「深入調查研究;穩妥制定計畫;及時報告中央;按步執行實施;分清輕重緩急;注意保密安全。」當年8月,葉劍英委託時任中共中央祕書長的胡耀邦寫信給習仲勛及廣東省委,褒獎習仲勛說:「仲勛同志去廣東後,大刀闊斧,打破了死氣沉沉的局面,工作是有成績的。我們完全支援仲勛同志的工作。如果有同志感到有什麼問題,希望直接找仲勛同志談。」這樣就把各種負面反饋消除了。1978年12月11日,習仲勛被中央正式任命為廣東省委第一書記、省革委會主任。


已故中共元老葉劍英(左)1978年曾委託時任中共中央祕書長的胡耀邦(右)寫信褒獎習仲勛,為習的改革「保駕護航」,深圳特區才搞了出來。圖為1982年中共12大資料照。(AFP)

就這樣,憑藉習仲勛的闖勁與穩妥,加上葉劍英為其改革的「保駕護航」,深圳特區才搞了出來。

葉選寧軍中點化「鐵血倒徐團」

北京官場有個說法,習近平在治軍乃至執政方面有兩個恩人:「前有耿飆,後有葉選寧」,可見葉選寧對習近平的重要性。2010年10月中共17屆五中全會確立了習近平是18大總書記接班人地位後,葉選寧就開始盡力幫助習近平坐穩頭號交椅。

王立軍逃館事件後,薄熙來與周永康政變計畫被美方曝光。當眾多太子黨還在猶豫觀望時,葉選寧首先去信中央,要求薄熙來辭職,為太子黨的站隊做出了表率。另外,葉選寧在習近平轉向與胡錦濤、溫家寶的結盟中還起了關鍵作用,特別是在推倒徐才厚、郭伯雄這兩個軍委副主席的實權人物中,葉選寧發揮了很大作用,被稱為是「總參倒徐鐵血團」的總後臺。

據《總參少壯派兵變》一書披露,在查辦軍中大貪谷俊山案過程中,遭遇徐才厚、郭伯雄及其親信的強大阻力。軍內少壯派都看不慣徐才厚的倒行逆施,在2013年春他們組建了「總參倒徐鐵血團」,主要成員是總參作戰部一個大校以上的軍官政治學習小組,領頭人是習的親信、總參作戰部部長饒開勛(習近平軍改後的2016年3月,饒開勛被提拔為戰略資源部副司令員),而葉選寧則是那些軍中少壯派的策劃總後臺。

2014年1月20日,習近平出席慰問軍隊退休將領的演出,徐才厚亦出現此次活動。滿頭白髮的徐才厚與與會者握手。這個畫面傳出後,引起輿論譁然。當時外界已盛傳徐才厚因涉嫌貪腐被調查,不少軍中少壯派對徐才厚貪腐醜聞被曝光後還高調露面很反感。於是饒開勛通過劉源的關係,掌握到了徐才厚、郭伯雄阻擾對谷案審查的原始材料,他們進一步搜集和整理了徐才厚和郭伯雄對抗軍委命令,阻止軍紀委徹查谷俊山案件的12次具體事實。


江派徐才厚(中)和郭伯雄對抗軍委命令,12次阻止軍紀委徹查谷俊山(左)案件。葉選寧的表態促使徐才厚被宣布開除中共黨籍並移送司法處理。(大紀元資料室)

他們根據從總後勤部獲得的訊息發現,谷案敗露於2012年初,不到三個月就查清谷俊山涉案金額高達幾百億元,其中谷個人貪占6億多,是中共軍隊有史以來最大的貪腐案件。辦案人員先向時任軍委副主席習近平報告,徵得同意後,又向軍委主席胡錦濤匯報案情。徐才厚和郭伯雄頂不住胡的一再指示和敦促,勉強同意查辦谷案。

報告書中寫道,一直被徐、郭操控的總政和軍紀委接手谷案後,所有情況和進展均對總後「保密」。徐、郭還以幹部管轄權限為由,將谷案交給完全為他們把持和操控的總政治部和軍委紀律檢會委員會辦理。從此,在徐、郭的具體操縱指揮下,童世平、杜金才兩任總政治部副主任兼軍紀委書記,輪流走向前臺,假查真保,開始了「谷案馬拉松」。

這份材料還說,有證據顯示,軍紀委有人內外串通,上下齊手,為谷俊山通風報信,銷贓滅跡。劉源等不斷向習近平反映這一不正常情況,但是依舊沒有任何結果。

習近平對谷案主張加速辦理,先後指示和批示達12次,但是軍委始終沒有動靜,勉強發了三次通報,三次的說法都不一樣,而且是把谷的事放在與其他人的事夾在一起說,故意輕描淡寫不單獨突出,充分顯示了郭和徐的立場。最後「總參鐵血倒徐團」決定向習近平當面陳情。

2014年2月初中國新年期間,葉選寧是在北京過的,總參及其他一幫人來到了葉宅,討論徐才厚的事情。據說葉選寧聽他們匯報後,提出了三點建議:第一:不僅要寫徐才厚他們阻撓查案,他們在軍委內部任人唯親、謀財害命也要寫。第二,徐才厚他們的貪贓枉法,必須從為軍除害的角度來看待。第三,應該當面說明形勢的緊迫。

很快這封信起作用了。2014年6月30日徐才厚被宣布開除中共黨籍並移送司法處理。當時官方通報稱,徐才厚在2014年3月15日就被調查,也就是收到信的一個多月後。

港臺暢銷書《習近平的太子黨盟軍》,裡面有幾個章節介紹了葉劍英家族的後人如何支持習近平的。除了葉選寧的曲折故事,還有葉選平、葉選基的,最讓人感覺有趣的恐怕是葉劍英的女兒葉向真,她如何從一個紅色公主變成學佛商人,她如何與鋼琴家劉詩昆離婚,戀上紅衛兵三司司令朱成昭,並想和他一起逃往香港,她在1981年拍攝的電影《原野》,如何因為有劉曉慶的裸體鏡頭而被封殺等等。


港臺暢銷書《習近平的太子黨盟軍》,裡面有幾個章節介紹了葉劍英家族的後人如何支持習近平的。(新紀元)

極具實權的特務頭子

葉選寧最有名的身分是解放軍總政治部聯絡部部長,中共所謂對外聯絡部,其實就是專職的特務機構。1993年他還任中國凱利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總裁。凱利實業負責為總政聯絡部賺取資金,此外也負責對臺灣的情報工作。

在中共特務機構裡,相比於總參、國安等專職機構,總政聯絡部原本是實力很弱的,但在葉選寧的主導下,總政的情報工作卻常常領先。

由於特務工作的特點,中共特務一般都是單向聯繫,只有他的上線知道他是誰的人,其他人一概不知,甚至為了避免特務名單外洩,很多特工在中共系統裡都是沒有註冊、沒有記錄,是一個不透明體系。

於是就產生一個現象:特務頭子手裡掌握的巨額資金就成了一筆糊塗帳,因為根本無法做帳。是他貪污了,還是他發給下線了,或他拿去投資了,只有天知道。

當年江澤民要害死輕慢於他的總參二部的特務頭子姬勝德,就是抓住了這個把柄:江澤民非要說姬勝德貪污多少多少,這是無法用事實來給自己洗白的,江用這樣的陰招來懲罰姬勝德,結果把其父姬鵬飛氣得吐血,無論如何求情都不管用,最後老爺子只得用自己命來換兒子的命。

由此可見江澤民為人的陰毒和殘暴。

葉選寧讓他的妻子錢寧戈投資8億人民幣在澳門開賭場,當時是1980年代,這筆錢至少相當於今天的100億人民幣。有人懷疑他貪污了,也有人說,他是為了建賭場獲得情報,因為很多情報信息都是通過賭場來傳遞的,很多祕密也是在賭場、酒店來竊聽到的。


葉選寧讓他的妻子錢寧戈投資8億人民幣在澳門開葡京賭場酒店(圖),有人懷疑他貪污了,也有人說建賭場是為了獲得情報。(WiNG/維基百科)

薄熙來被查不久,中紀委就查獲了薄家通過澳門賭場洗錢。有人猜測這裡面可能就有葉選寧安插的三千伏兵在起作用。可能香港、澳門、舊金山、紐約等地的很多黑社會頭目,就是中共的線人或特工,或許還包括各地使館的官員以及僑聯、華商會的頭目等。

葉選寧舉辦「習字展」 隱射文革

7月10日,就在葉選寧去世的當天,大陸《新京報》時政公號「政事兒」報導說,葉選寧2009年離休後一直很低調,但他也有吸引眾人眼睛的時候,那就是近兩年他公開舉辦的三次書法展覽,不過他不說是書法,而叫成「習字展」,不知這是因為謙虛,還是因為想用習近平這個習字。

葉選寧為何在年近八旬時接連舉辦習字展呢?「政事兒」指出,2014年4月第一次舉辦習字展之前,葉選寧曾公開發表了一篇自述,講述了自己與書法結緣的經歷。

「十一個月大時,母親將我送回湖南湘鄉荷塘鄉外公家撫養,起名『曾慶馨』」,葉選寧寫道:一歲抓周,抓了支毛筆。三歲開始,老外婆(母親的奶奶)就教我寫字。我媽媽的一家,無論男女老幼,都寫得一手好字,所以,我也喜歡寫字,希望自己的字能寫好。沒有什麼章法,喜歡什麼字就臨什麼字,不斷地寫。

可見,葉選寧自幼受到家學薰陶。當時流行的《曾國藩家書》,就是清代中興名臣曾國藩寫給他的九弟曾國荃、也就是葉選寧母親的第五代祖父的。然而葉選寧的習字之路一波三折。

他在自述中寫道:31歲,傷右臂,功能全失。一個傷殘人能做些什麼?向之所欣,多不可得。中西樂器,無一可操。寫字可行,但須變右手為左手。41歲得啟老、何海霞、黃苗子、黃永玉、賈震、亞明、宋文治、唐雲、王大山各位大師的鼓勵:僅餘一臂亦可練字,從頭來過,此其一。寫到五、六十歲,找到一些感覺,開始喜歡草字了。73歲大病一場,鬼門關上一遊,視力日差,腰腿也漸力不從心,字又寫不出來了,又要從頭來過,此其二。出一本「習字」,辦個展,算是交份作業,拿出來請大家批評。也是對鼓勵、幫助、教導我的師長、老友無盡的懷念、感激和謝忱。

葉選寧的離去標誌太子黨淡出政壇

所謂太子黨,主要是指中共原來那些最高層領導人,比如八大元老家庭的後代們,接老子的班,利用特權從而獲得的高官特權。1980年代,陳雲建議中南海每個高官家庭裡只能出一個孩子來從政,中共特別培養他們,其中代表性人物就是鄧小平的兒子鄧樸方,陳雲的兒子陳元,彭真的兒子傅洋、楊尚昆的兒子楊紹明、薄一波的兒子薄熙來、李先念的女婿劉亞洲、王震的兒子王軍、胡耀邦的兒子胡德平、習仲勛的兒子習近平等,不過經過幾十年的分流,很多太子黨覺得掙錢比當官更輕鬆更便捷,加上幾次政治變更,等到了2008年,最後幾乎只剩下薄熙來和習近平了。

由於心高氣傲,薄熙來在太子黨中的名聲很不好,特別是2009年的李莊案後,薄熙來基本上把傅洋、鄧樸方、葉選寧等太子黨都得罪了。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搞類似「文革」再來,抓了商人龔剛模,傅洋手下的律師李莊為其辯護,原本龔剛模被警察刑訊逼供,但在王立軍等人的逼迫下,他最後反咬一口說是李莊唆使他偽造證據,結果李莊被抓,並被判刑一年半。

其間,眾多太子黨因為傅洋的拜託而找到薄熙來求情,但薄熙來全都一口拒絕,於是激怒了眾太子黨。在李莊被判刑後,鄧樸方公開表態,說薄熙來「不講義氣,靠不住」。後來2012年3月中共兩會上,薄熙來想找人來替他說話,結果誰都不理薄熙來,除了其死黨王軍。


李莊被判刑後,鄧樸方(左)公開表態,說薄熙來「不講義氣,靠不住」。圖為2012年11月8日中共18大開幕上習近平與鄧樸方快意握手。(AFP)

當時外界廣泛流傳一張兩會入場時的照片。鄧樸方看到薄熙來微笑讓路,反而故意傲視不理,讓薄很難堪。


2012年3月4日的人大主席臺上,鄧樸方看到薄熙來微笑讓路,反而故意傲視不理,讓薄很難堪。(資料圖片)

2013年10月15日是習仲勛誕辰百年,中共中央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紀念習仲勛百年冥誕座談會,習近平及其夫人彭麗媛、母親齊心以親屬身分參加。這次也成了太子黨的大聚會,不過那時薄熙來被查,薄家雖然被邀請,但沒人來參加。

那次聚會上人們還發現,鄧樸方坐在第一排「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軟坐席上,而劉源坐在鄧樸方斜後方的普通親友硬座席上。有文章質疑說,劉源現任中共解放軍後勤部政委,上將軍銜,鄧樸方現任中國殘疾人聯合會主席團名譽主席,為何現役上將不及殘聯會名譽主席? 還是關於貴賓的座位排次另有依循的規定?

而2008年薄一波百年誕辰座談會時,劉源和鄧樸方均有參加,但他們的座次剛好與習仲勛百年誕辰座談會相反。劉源坐在前排軟席位置,鄧樸方坐在後排硬席位置。當時劉源任國防大學政委,中將軍銜,而鄧樸方卻是政協副主席。

有文章表示,從這個位置安排上看,「習家、鄧家、薄家、劉家的親疏關係一目瞭然」。當時薄熙來與劉源走得很近,但18大後,劉源得知薄熙來的真實政變計畫後,轉變態度,成為習近平的支持者。

《新紀元》2013年12月出版了《中共太孫黨》,介紹了中共太子黨的後人、紅三代的情況,中共太子黨的後代從政的非常少,鄧小平的嫡孫、鄧質方的兒子鄧卓棣算是比較突出的一個,但他目前還只是一個縣團級。原本外界看好的薄熙來的兒子薄瓜瓜,卻因為父親貪腐、母親殺人而流落到海外。紅三代幾乎後繼無人。

在紅二代中,習近平是最年輕的一撥,隨著習近平日益牢固地掌握政權,他需要誰來幫助的時代已經過去。此刻葉選寧的離去,標誌著中共太子黨開始淡出中共政壇,今後的中共官場上,習近平的「之江新軍」恐怕將取代太子黨而發揮更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