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耗資2000億元的長江三峽大壩世紀水利工程,防洪功能如同虛設,王維洛揭三峽上馬內幕:在江澤民力推下,強行上馬,以此作為政治交易。(AFP)

2016年初夏,長江中下游地區多省出現洪澇,備受爭議的三峽大壩的防洪能力再被聚焦。

水利專家王維洛指出,三峽大壩對此類洪水根本不起作用。

當年江澤民將此工程作為政治交易硬推上馬,宣傳部門百般吹噓,欺騙了國民,禍害了國家。

文 _ 駱亞

近期,長江中下游地區多省洪澇成災,耗資2000億元的長江三峽大壩工程防洪功能如同虛設。水利專家王維洛近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建三峽工程是當時江澤民上臺後,他與李鵬之間的一筆政治交易,他說:「89年『六四』之前,三峽是什麼東西也許江澤民還不清楚,但是89年『六四』一過以後,江第一個在國內視察的就是三峽工程,他到那裡去表態支援三峽工程。」

「六四」時,趙紫陽是總書記,李鵬是總理。鎮壓「六四」的時候李鵬最積極,衝在前面。因此李鵬在「六四」之後得了三峽工程。江澤民當上總書記時,他知道當時鄧小平就已經把三峽工程做為代價分給了李鵬。

他強調:「建三峽工程是江澤民和李鵬兩人之間一筆政治交易。如果沒有江澤民的支援,三峽工程是上不去的,李鵬再動它也上不去。(他)要能動上去,三峽工程1985年就能建了。他們兩人所承擔的東西是不一樣的。」

當年三峽工程上馬前遭到很多人反對,反對聲最大的要數著名水利專家、清華大學已故教授黃萬里,他在臨死前都還在念叨不該上馬三峽。7月8日大陸「財新網」刊文〈速寫:黃萬里先生〉,文章提到三峽工程上馬前,他三次上書中央領導,陳述工程不可上馬的原因。三峽工程上馬後,他也曾三次上書中央領導,但都泥牛入海無消息。

江澤民用黨紀力保三峽工程上馬

由於誰也不想擔當這個歷史責任,三峽工程的上馬是經過所謂人大投票表決的。1992年4月3日,七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通過《關於興建三峽工程的決議》,不過這個得票是中共歷史上贊成票最低的一個決議。

王維洛披露了當時江澤民是如何強迫黨員必須投贊成票的。他說:「在全國人大投票之前,中央政治局開會的時候,都還害怕有過半數的代表不支援三峽工程決策。然後江澤民就去全國人大召開黨員代表大會,就用黨的紀律要求黨員人大代表都投票支持。所以最後投票比例和黨員在人大代表當中的比例基本上是一致的。」

江大力宣傳 抗洪年數一再縮減

水利專家王維洛表示:「要講到這次長江中下游的洪澇跟三峽工程的關係,那就要看當初在三峽工程決策之前,中國共產黨是怎麼樣來宣傳這個三峽工程防洪效益的。」

他說:「三峽工程上馬之前,就是1991年的時候開始,江澤民就說要給三峽工程下點毛毛雨,當時整個宣傳部門就開始狂風暴雨般地宣傳三峽工程怎麼好,這麼好、那麼好。」

當時的宣傳部門還採用了一個辦法:「它就是用歷史的資料來說明長江洪水有多麼可怕。意思就是說有了三峽工程以後,洪水就會被控制住了。因為毛澤東說了建三峽就是要把洪水在三峽卡住,下游就沒有洪水了。」

上馬初期,大陸官方宣稱三峽工程是中國的百年夢想,有防洪、發電、航運、南水北調和地區發展五大目標,其中防洪是第一位也是不可替代的。但身為水利專家的王維洛指出,這些目標是互相矛盾的,三峽工程實現的只有一個發電目標,但為此付出的代價遠遠超出其發電收益。

另外,從官方對三峽大壩防洪作用這些年宣傳的變化,也能看出中共自己的理虧和心虛。

2003年6月,官方宣稱,「三峽大壩固若金湯,可以抵擋萬年一遇洪水」;在2007年5月官方則宣稱「三峽大壩今年起可防千年一遇洪水」;到2008年10月,官方改口稱「三峽大壩可抵禦百年一遇特大洪水」;2010年7月,官方再降級稱「三峽大考,20年一遇洪水驚動長江全流域」;到了今年6月,官媒開始改調引用清華教授觀點:防洪能力沒那麼強。

中共求共鬥 對自然不尊重

王維洛還披露:「1998年發生了一場洪水,洪水量並不大,但是它的蓄水位很高,最主要就是中共中央違反長江防洪的預案,不動用荊江防洪工程,擁高了水位,這是中央決策錯誤。」

王維洛在專訪中詳細談了長江流域的洪水分為三類,三峽工程只對其中的一種全流域的洪水起一點作用,但因為其本身的庫容小、攔截時間長等因素,這個效果並不是很大,而對發生在三峽大壩中下游的這類洪水,三峽工程基本不起作用,而對上游的洪水,三峽建壩只是有害。

他認為:「最關鍵問題是中共對自然根本不尊重,它強調用科技或什麼東西就能戰勝自然,但這是不可能的。作為人類我們必須去理解自然,我們和洪水、自然是求共生,而不是求共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