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日,「戴立忍事件」在共青團中央的「討伐」之下鬧得沸沸揚揚。(新唐人合成圖)

大陸電影《沒有別的愛》引起「共青團中央」組織動員討伐導演趙薇,並指男主角、臺灣演員戴立忍是臺獨分子,引起了軒然大波。

兩天後事件翻轉,滋事者道歉,黨媒降調。

分析指,正值南海仲裁敏感時,這是中宣部挑起事端給習近平添亂。

文 _ 王華

6月27日,大陸明星「小燕子」趙薇完成了她導演的第二部電影《沒有別的愛》的拍攝工作後,在微博上貼出了幾張演員合影,其中包括男主角、臺灣演員戴立忍。沒想到這幾張照片反而引起了軒然大波。

共青團圍剿趙薇劇組

7月7日,「共青團中央」在其官方微博發表長文,題為〈趙薇、戴立忍及電影《沒有別的愛》遭網友普遍譴責抵制〉,文章批評電影起用了主張臺獨的戴立忍,趙薇甚至被說成是「資本操縱輿論」陰謀的代表,人們的「愛國」情緒再一次被點燃為狹隘民族主義、民粹主義,網路上罵聲不斷。

戴立忍1966年7月27日出生在臺灣,父親來自大陸、母親是臺灣人,20多年來他從事電影、劇場、電視以及現代文學創作,擅長導演、編劇、剪輯和表演,曾兩度榮獲臺北電影節首獎,多次榮獲金馬獎各類獎項。2009年製作、編導的電影《不能沒有你》在全世界多個影展屢獲大獎。這位以儒雅風格著稱的男星,沒想到在自己50歲生日的前10天,收到的卻是一份難以釋懷的「禮物」。

共青團中央稱趙薇啟用戴立忍「遭網友普遍譴責抵制」,有網友爆料說,那些抵制的基本都是共青團事先自己安排的人,「這次趙薇–戴立忍–臺獨事件是共青團搞的,是組織化行為的結果。全國1000多高校,團委學生會每所算100個網評員,每天十分之一值班也有1萬人,每人刷100條就有100萬條評轉,再加上帶動的外圍自幹粉紅,有目標的灌進熱帖及大V的微博就是這個狀況,語言風格和共青團一樣。這是個組織動員和工作量的事情。」

中宣部用許可壓人

若光是共青團的起哄、圍攻、討伐,並不能把事態鬧大。7月15日,趙薇和她在阿里巴巴的投資團隊等片方突然宣布撤換戴立忍,這意味著很多拍攝鏡頭都白費了,得從來,在此之前,劇組還力挺戴立忍,說他不是臺獨分子,還表示將訴諸法律。但後來有消息說,若片方不屈服,「趙薇執導的電影《沒有別的愛》,許可證號重新審查」。也就是說,假如片方堅持不換人,這部電影就得不到反映許可,一切投資就打水漂了。

讓人奇怪的是,這些年戴立忍經常在大陸拍片,從來沒人說他臺獨,為何一夜間他就成了大陸愛國憤青的靶子了呢?共青團中央在討伐文章中包含了很多戴立忍參與各種活動的媒體報導圖片,大部分來自臺灣,有關戴立忍支持臺灣太陽花運動、香港占領運動,以及在臺灣觀看神韻演出、接受《新唐人》電視臺採訪等。

戴立忍道歉 支持換角決定

早在6月30日戴立忍就發表聲明,自己沒參與任何政黨,不是臺獨分子,但7月15日趙薇在微博上依舊說:「戴立忍先生直到昨晚表態依舊模糊」,最後片方決定:不惜重拍電影,也要換掉戴立忍。

遭換角後,戴立忍發出了3000多字的聲明,稱「很遺憾因我個人過往作為引起爭議影響眾人辛勤的投入,我對於投資方和全體工作人員深感抱歉,本人也支持片方做出的換角決定。」

「過去我參與公民運動是社會參與,並非起於政治行動,更無關於特定政黨的支援,那是對於弱勢或不公不義事件的發聲,也是透過社會參與的公民責任。」他還說:「生在臺灣多元社會裡,我始終在學習尊重與包容,對於他人的信仰信念即使與我不盡相同,我也要求自己必須尊重,倘若因此造成不必要的誤解,我都必須深刻檢討。」

李佳佳:逼人屈服 大國就崛起了?

大陸很多知識分子對戴立忍的聲明表示支持,萬達集團少主王思聰轉發戴立忍微博,評論說他是:「謙謙君子」。同時也有很多網絡大V集體力挺戴立忍。

前《佳訪》製片人、主持人,自媒體人李佳佳Audrey在評論中說,戴立忍參與的是公民運動,「何謂公民?權利和義務、索取和付出是對等的。Freedom is never free.作為公民要關心自己和其他公民的權利。大陸人只有政治意識而沒有公民意識,臺港兩地人的訴求多為公民意識使然而非政治意識,大陸人用意識形態堅定的政治眼光去審視臺港人的權利意識,是造成兩案三地人價值觀割裂的根本原因。」

「文革時想迫害一個人,只需要指責對方是地主、資本家就可以了,證據都不用提,就可以上門抄家,如果在街上喊一聲打死勞改犯就可以隨意把人打死吊在樹上。現在想迫害一個人,只需指責對方是臺獨、港獨就可以了,同樣不必提證據,就可以讓對方把生意和工作都丟掉。」一位學者好友的擔心溢於言表:「這分明已經法西斯化了啊……」文章在最後寫道:「記得《十年》裡面那句臺詞嗎?『這些年,我們唯一學會的,是陰謀論』。」

李靖宇:戴立忍,你不需道歉

也有評論說,戴立忍沒做錯任何事,無需道歉。

時事評論員李靖宇認為,一個人不需為了堅持自己的理念而道歉。真正該道歉的是壓迫思想與言論自由的強權,而不是受害者!民主社會奉行容忍、合作和妥協的價值理念,以達到社會共識。


2010年10月22日,臺灣導演戴立忍先生在巴黎接受《新唐人》電視臺及《大紀元》時報聯合專訪。(王泓/大紀元)

印度聖雄甘地這麼說:「不寬容本身就是一種暴力,是妨礙真正民主精神發展的障礙。」《伏爾泰與他的朋友們》一書中的名言也廣受歡迎:「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然而這樣開明的理念是專制統治的敵人。共產黨與相信它的人,面對異議,容忍空間是零。」「面對如此的壓迫,自由世界的沉默,就是對集權罪惡的縱容。支持自由還是專制、支持正義還是罪惡,無法模糊,是我們當代每個人都必須做出的選擇。

事件翻轉:滋事者道歉 黨媒降調

7月15日,片方宣布撤換戴立忍,但兩天後的17日,不但網上有滋事者發表博文對趙薇和戴立忍表示道歉,同時官方媒體也發表支持戴立忍的文章。

滋事者的道歉文章表示,在閱讀大量網路線索後,發現自己文中「確實有待證明以及斟酌的地方」,「如果我的文章讓趙薇女士和電影《沒有別的愛》蒙受不白之冤的話,我在此鄭重表示道歉。也請廣大網友不要被網路上藉此炒作自己的機構利用,真就是真,假就是假……」

17日,《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公眾號「俠客島」發表署名司徒格子的評論文章,為此事降調說:「尼斯的血洗,土耳其的政變,南方的洪水,南中國海的島,在我的價值觀裡,都比趙薇重要萬倍有餘。不需諱言,製造這起輿論公案的,賦予了她更為重要的角色,方法是挑動了那根長存的民族主義神經。」

共青團擁兵自重 毀了習好機會

18日,香港《東方日報》發表署名傅桓的評論文章指,在南海仲裁一事上,中央政府及習近平都在第一時間表示要談判協商處理。這種快速表達,壓縮了愛國情緒發酵的空間,但是共青團抓住趙薇電影這個題材,變相地混合並拉升了南海仲裁輿論的強度。這兩下貌合神離的輿論取態與立場,反映了大陸文宣的複雜面。目前共青團中央在微博、微信上正在積極地厲兵秣馬,竭力地將小粉紅與愛國青年收歸麾下,究其實質,這就是輿論權力上的擁兵自重。


共青團抓住趙薇電影這個題材,變相地混合並拉升了南海仲裁輿論的強度。劉雲山掌管下的共青團養賊自重,與北京當局貌合神離。(大紀元合成圖)

美國媒體人、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在水一方」也表示,南海仲裁事件,是中共拉近與臺灣關係的一個有利時機。仲裁結果既不承認中國的南海九段線,也不認可臺灣對南海諸島包括太平島的主權。這一結果讓兩岸民眾都很憤怒,這是習近平的好機會。但這一切都讓劉雲山執掌的文宣部給毀了,通過「戴立忍被迫退出大陸電影劇組」這件事,很有可能將臺灣中間派推向「臺獨」。

折射出共青團中央的窮途末路

《大紀元》評論員方林達評論說,趙薇事件折射出了共青團中央在窮途末路中的瘋狂。他說,一年多來,中共共青團的身影頻頻出現,其中包括「網路約架」事件、共產主義討論攻擊任志強事件、支持小粉紅翻牆攻擊蔡英文事件等等。這傳遞了兩個信息。

一,共青團走向窮途末路:2015年7月,習近平在「中央黨的群團工作會議」發表講話時,嚴厲指責共青團處於「高位截癱」的狀況。2016年2月初,中紀委列出其存在的四大問題:誤讀誤解群團工作會議精神;機關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等。

很顯然,此次共青團中央再次高調批評趙薇和戴立忍,就是對習近平稱其「高位截癱」和中紀委批評其「娛樂化」話的回應和諷刺。

趙薇的新片是一部純粹的文藝片,共青團的炒作,是因為其在政治權力中被邊緣化,在前途岌岌可危走向窮途末路的背景下,只有不斷製造網路事件,利用中共體制極左的意識形態,發動五毛,煽動民眾的民族情緒和仇恨,只能用這種方式來顯示自己的存在。

二,共青團在為「神韻」做廣告:神韻晚會是海外華人創辦的巨型舞臺歌舞演出,2016年享有「世界第一秀」美譽的美國神韻藝術團,第十度次到臺灣巡演,在7大城市上演了34場,場場爆滿,獲得政界、企業界、學界及藝術界知名人士的一致推崇。

戴立忍在2010年4月6日觀看了神韻晚會,他接受新唐人電視臺採訪說:「在臺灣能演一個月,噢,這個是很厲害,非常少見,因為在臺灣的演出,通常舞臺劇是五場到六場,這個其實是蠻不得了的,這個觀眾群太大了。非常正統的想要將以前我們的演出、中國的演出形式再保留下來,我覺得那種努力特別讓我印象深刻的。我希望能夠場場爆滿,觀眾從這樣的演出當中得到屬於自己的感動,然後找到自己跟演出的一種關係,這樣的話特別好。」


共青團攻擊金馬獎最佳導演戴立忍觀看了神韻。反幫「神韻」做廣告。(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提供)

神韻的宗旨是恢復中華傳統文化,沒有經歷「文革」浩劫的臺灣民眾,部分保留中華傳統,從大陸憤青、小粉紅的攻擊,與戴立忍的謙謙回覆的差別中,人們也能看出,大陸人是多麼需要神韻,然而神韻因為支持人權而被中共禁止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