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的政變隱憂最大,此前習近平、王岐山、李克強、彭麗媛等多次遭到暗殺襲擊,習近平多次面對來自內部政變反對勢力的攻擊。(Getty Images)

儘管土耳其當地時間7月15日晚軍人政變很快就宣告失敗,但它帶給中南海的恐慌卻是巨大的,因為此前習近平、王岐山、李克強、彭麗媛等,多次遭到暗殺襲擊,習近平多次面對來自內部的政變反對勢力攻擊。

據消息人士透露,習近平獲悉土耳其政變發生後,緊急召開在京的黨、政、軍高層會議,共商應變之策。

文 _ 王東東

土耳其總統藉新媒體挫敗政變

7月15日晚,土耳其發生政變,約3000名不滿總統埃爾多安(Tayyip Erdogan)的土耳其伊斯蘭化的部分官兵深夜發動軍事政變,在首都安卡拉與第一大城伊斯坦堡同步展開攻擊,他們以戰機轟炸國會大廈和總統府,還對平民開槍,拘禁參謀總長。這場未遂政變造成至少265人死亡和數千名群眾受傷。

很快政變軍人宣稱,他們已控制首都和全國第一大城市,國家電視臺也被他們接管。他們強迫主播宣讀他們的聲明,稱他們已掌控國家政權,將組建「和平委員會」,並可能推出新的憲法,確保土耳其的民主與世俗原則不被伊斯蘭教的政教合一體制的政府所破壞。

政變發生時,埃爾多安總統正在國外度假,曾有數小時行蹤不明。

這場外界未能預見的政變,讓世界各國政要都極其震驚。美國華府多位專家指,白宮與國務院對土耳其情勢完全無法掌握,軍方發動政變,出乎美國意料之外。


土耳其當地時間7月15日晚發生一場未遂的軍事政變,世界各國政要都極其震驚。圖為土耳其民眾阻擋政變軍人坦克。(Getty Images)

然而12小時後,埃爾多安總統利用支持他的部隊開始反撲,最後宣布政變以失敗告終。

土耳其軍人發動的這次政變,是典型的傳統政變方式:控制住電視臺、向全國發聲,同時令原有統治者失去發聲的機會,在信息單向傳播時代,政變也就差不多成功了。政變軍人以為不知所蹤的埃爾多安將束手就擒。

哪知埃爾多安卻透過iPhone的視頻電話,聯通了美國CNN的土耳其分部,利用新媒體的方式,實現了一種擺脫時間與空間約束的政治動員,挫敗了這次政變。

報導說,埃爾多安在不明地點透過蘋果即時視訊FaceTime接受CNN採訪,號召民眾走上街頭,反對政變。埃爾多安還透過推特推文,呼籲民眾前往機場和廣場,捍衛民主和國家前途。

於是,民眾紛紛走上街頭示威,衝進機場,爬上坦克車,對政變者抗議示威。不足12小時政變即宣告失敗,近3000名政變的士兵被捕。

不過重新掌權的埃爾多安總統開始嚴厲懲罰政變者。2839名軍人被捕,2745名法官被解除職務,近8000名警察被停職,30名省長被解職。7月19日,土耳其教育部宣布開除1萬5200名員工,又要求全國所有高等教育院校的1500多名院長全部辭職,並吊銷了2萬1000名私營教育機構教師的教師執照,官方甚至想恢復死刑,來懲罰不同政見者。

習近平召開緊急會議應變

據中南海消息人士透露,政變剛發生時,是北京時間16日凌晨,在第一時間得知政變消息後,習近平短暫聽取了外交部及核心幕僚的簡報,即指示「大內總管」栗戰書當天召集在京的黨、政、軍高層齊集中南海,共商應變之策。


習近平短暫聽取了外交部及核心幕僚的土耳其政變簡報,即指示「大內總管」栗戰書當天召集在京的黨、政、軍高層齊集中南海,共商應變之策。(Getty Images)

會上,習近平親自調整和布署了最新預案,以防任何不測。

中部戰區,特別是北京衛戍區、北京市公安局,要嚴密監視首都地區的異常情況,確保首都地區絕對安全;尤其確保黨和國家領導人離京期間,首都萬無一失。

首都地區安保級別應根據緊急情況,迅速提升至「戰備」甚至「戰時」級別;其他級別的安保方案,也應常年化和常態化。

海陸空三軍和衛戍部隊以及武警公安消防等,加強應對包括政變在內的突發事件快速響應和模擬演練。

鑒於土耳其政變的經驗教訓,要重新審核與加強對《人民日報》、新華社和中央電視臺的等重要媒體的保衛工作。同時要加強對網際網路的監管,保證重大事件發生時,網際網路能有效控制。

中國的政變隱憂最甚令北京緊張

為何北京當局這麼緊張呢?因為此前習近平、王岐山、李克強、彭麗媛等,多次遭到暗殺襲擊,習近平多次面對來自內部的政變反對勢力攻擊。

香港《東網》7月20日發表資深時評人士楊彼得的評論文章〈中國的政變隱憂〉稱,土耳其一場政變使很多國家領導人心驚肉跳,並提高對軍事政變的警惕。如果說習近平無動於衷肯定是假的,因為政變陰影在中國一直揮之不去。

文章在列舉了林彪欲除掉毛澤東的《「571工程」紀要》,以及鄧小平等中共元老用政變的方式推倒趙紫陽之後,談到江澤民集團針對習近平上臺的政變。中共軍報曾公開評論:「郭伯雄、徐才厚貪腐問題駭人聽聞,但這還不是他們問題的要害,要害是他們觸犯了政治底線。」言外之意是他們曾經醞釀政變。薄熙來2012年倒臺時,也使周、薄政變陰謀曝光。習近平則以反腐為名,先後逮捕了薄熙來、周永康,使政變提前破產。

江派欲趕習下臺 四次政變未遂

《新紀元》曾追蹤報導了2012年以來,圍繞習近平的執政,江澤民集團至少發動了4次大的政變,欲把習趕下臺。


《新紀元》曾追蹤報導了自2012年以來,圍繞習近平的執政,江澤民集團至少發動了4次大的政變,欲把習趕下臺。(大紀元合成圖)

第一次是2012年,王立軍出逃成都美領館事件發生後曝光的薄、周政變。美國媒體《華盛頓自由燈塔》曾援引美國官員指,王立軍移交美領館的材料中,涉及薄熙來和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聯手圖謀發動政變、最終廢掉習近平的計畫。有報導指,政變幕後人物包括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

周永康曾經在重慶與薄熙來私下締結「政治同盟」,要「大幹一場」。中共最高法院去年3月發布的年度報告中,曾首次提及周永康「搞非組織政治活動」,側面印證了薄、周政變。

一個同樣被視為可印證政變的傳聞細節是,多家海外媒體曾報,在2012年8月的北戴河會議前後,周永康至少兩次試圖暗殺習近平未遂。一次是在北戴河會議室放置計時炸彈;另外一次是趁習在301醫院做體檢時打毒針。危急之下,習近平一度需移居西山軍事指揮中心,以防不測。

第二次是與2015年7月,周永康餘黨、原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落馬有關。周本順在被查處的前半年,祕密起草了一份《河北政情通報》,由張越直接呈送給曾慶紅,並進而轉呈江澤民。這份絕密報告內容攻擊習、王反腐「已經走上邪路」,被江曾認為可在北戴河會議上作為對習、王發難的「政治核彈」。不過最終這份報告被提前外泄,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被抓。

香港《鳳凰周刊》援引中共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觀點佐證稱,拿下周本順涉及北戴河會議安全。

第三次是江澤民、曾慶紅親自出手。江澤民、曾慶紅2015年初私下在退休高官中走動,策劃3月採用中共當初廢黜胡耀邦的模式,在政治局生活會上罷免習近平。不過就因為胡錦濤拒絕而使這一政變「胎死腹中」。

第四次是2016年3月4日晚,正當中共兩會召開前夕,《無界新聞》突然轉載一篇匿名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北京當局認定這公開信「有可能幕後是一個巨大陰謀」,可能意味在中共19大前針對習近平的一場「逼宮」政變實際上已經在醞釀之中。

中南海在探討土耳其政變對中國的啟示錄中,沒有談到土耳其總統利用新媒體扭轉局勢的關鍵要素,因為習近平早在2014年就建立的自己的新媒體隊伍,這些新媒體早已發揮作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