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中國,如何應對南海仲裁是極為重大的決策。習近平直接作出以軍演應對此次仲裁的決定,被視為習欲廢除常委制、實行總統制的例證。(AFP)

中共政治體制改革的信號在官媒上頻現、專家學者紛紛公開談論總統制之際, 網上傳出中共海軍鷹派少將楊毅撰文透露,以軍演應對此次南海仲裁, 是習近平做了決定之後才通知政治局成員。

此做法被認為是習欲廢除常委制、實行總統制的例證。

文 _ 齊先予

2016年7月下旬以來,隨著北戴河會期的臨近,有關中共政治體制改革的信號在官媒上頻頻出現,再加上習近平在長春、寧夏、北京召開的司法會議、推行問責制等,以及習李王與各省書記省長的當面座談,讓很多人預感到中共政壇會很快出現巨大變化。

中共體制陷入內外交困的絕境

7月16日,法國廣播電臺發表一篇題為〈中共:比經濟更大的危機是人心喪盡〉的文章。文中稱,7月初習近平在北京搞了一場「最高級別」的經濟形勢專家座談會,希望中國經濟能保持在7%的水準,但媒體人陳小平分析說,中國正滑入「中等收入陷阱」,別說7%,6%都保不住。另外,中國百姓正在覺醒,除了希望有飯吃,還希望有更多的公民權。

文章舉例說,前不久上海退休工人群體罕見地到北京上訪,抗議上海當局以退休金雙軌制並軌為名,繼續拉大公務員與退休工人的退休金差距。據說這次人們要求的不是麵包,而是人不被歧視的尊嚴。

另外,加速逃離中共體制的中國經濟精英越來越多,僅2015年這一年,等候美國投資移民簽證的中國人就暴增三倍。這是一個信號:中國富豪們雖然不敢公開批評共產黨,但他們在用腳投票,加速逃離共產黨中國。文章指出,中國目前比經濟危局更可怕的是人心盡失,國際國內都到了「逢共必反」的地步。


加速逃離中共體制的大陸經濟精英越來越多,僅2015年,等候美國投資移民簽證的中國人就暴增三倍。圖為美國房地產專家聽取中國地產大亨田明演講。(AFP)

7月1日,習近平在中共建黨95周年也承認,中共面臨嚴重的執政危機:中共官員精神怠懈的危險,能力不足的危險,貪污腐敗的危險和脫離群眾的危險等,習的用詞都比較重,讓人感受到事態的嚴重。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人們看到官方在為尋找新出路而頻頻造勢。

汪玉凱再談總統制的實施途徑

7月11日,大陸人能看到的《鳳凰博報》刊發訪談文章〈防止有一股反改革力量再次危害中國〉,中共體制內專家、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在專訪中,再次談到在中國推行總統制的可行性和實施路徑。


中共體制內專家、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7月11日第二次公開提總統制。(新紀元合成圖)

汪玉凱說,當局要應對現在出現的種種風險、危險,就必須在政治改革上端有所突破。過去改革更多的是政治體制下端的改革,下端主要是行政改革,而政治體制上端還有三個更關鍵的要素,那就是憲法權威、民主、法治。中國這麼多年的政改主要集中在下端改革,而上端改革明顯有不足,這樣就導致執政風險上升。

汪玉凱認為,中國也可以借鑑西方總統制的一些制度形式,總統制也是可以考慮的選項之一。如果在中國實行總統制,不只是變動一個崗位,即把國家主席變成總統這麼簡單,而應該是一個系統性改革,要從國家元首、政府首腦的職責權限、政治體制、司法體制、行政體制等多個方面,都需要進行系統化設計。現在中共的國家主席屬於虛位首,如果總統成為擁有國家實權的元首,隨之必將帶來一系列其他政治體系內部的調整,比如所涉及到的黨的體系、行政體系、立法體系,司法體系等與元首變更關係都比較大。

汪玉凱還表示,搞總統制首先要考慮中共常委制和書記處的去留問題,是都要還是保留一個?這是第一個有必要進行認真思考的改革問題。從歷史上看,從1934年到1956年中共是沒有常委職位的,只有政治局委員,後來有了書記處以後,書記處從職能上就替代了政治局常委的某些職能。目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和書記處這兩個部門並行,有職能重合之嫌。

海外媒體曾報導,習近平早對常委制不滿。雖然擁有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這些職務,習仍然擔任包括深改組在內的約10個小組的組長,這就是他對常委體制極端不滿的信號,也是他對現今中共整個機構體制極為不滿的例子。

關於行政機構,國家行政機關的總理職位也需要進行相應的調整,總統權力和總理權力如何設定也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

在立法方面,現在人大是國家立法機關和權力機關,如果改革的話應該加強立法機關的權威性和穩定性。從司法體系來看,關鍵要建立起司法相對獨立的架構,保障司法體系的獨立。

至於總統這個職位的產生,汪玉凱認為,從國際社會看,可以是直接選舉,也可以是間接選舉。從中國的實際情況看,如果當下不能直接選舉,可以通過人大間接選舉產生也是可以的。

這是汪玉凱第二次公開提總統制。今年4月2日,汪玉凱接受了聯合早報網的專訪。他在訪問中說,中國正走在「歷史大變革的前沿」。如何找出能夠真正被人民認可、被國際社會大體認同的制度設計和有效的制度架構,這才是中南海高層必須要做的。他認為,如果中國的政治體制變為總統制,從目前中國的政治生態看,必須是「系統性改革」。

大陸學者熱議總統制話題

在大陸,不光汪玉凱一人在公開談論總統制,孫立平、俞可平等都變相觸及到這個敏感話題,更多學者則是私下議論紛紛。

《亞洲周刊》曾報導,中共中央黨校、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的一些專家學者已就廢除常委制等開展探討。據悉,中共中央擁有中央政策研究室和中央黨校兩個重要智庫,國務院則倚重國研中心和國家行政學院。

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孫立平曾發表題為「從集體領導到雙首長制」的博文稱,中共的「集體領導制」導致內鬥不止;並提出最有效的體制就是首長負責制,美國的總統制就是首長制的典型。

港媒評論稱,中共目前現行體制非常混亂,政治局常委、政治局、中央書記處、各種小組等最高層權力機構可謂五花八門,中共最高層疊床架屋、機構臃腫、人浮於事的現象相當突出,不僅導致權力分散內耗,決策低效,而且容易形成山頭派系,加劇政治鬥爭。外界普遍認為,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實施的「九常委治國、各管一攤」是形成「周永康現象」、「團團伙伙」現象的原因,實質是江澤民通過其心腹常委架空胡錦濤、成為胡錦濤的「太上皇」。目前,中共七常委中,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也是江澤民安插到中共最高層的心腹。中共最高層仍然是兩個「司令部」,一個是習近平為首的改革派,一個是江為首的江派。

俞可平敏感政治言論結集出版

中央編譯局原副局長,現任北京大學政治學研究中心主任,政府管理學院院長的俞可平的新書《偏愛學問》日前在大陸出版。全書分五個部分:看中國;說政治;談民主;論治理;品學問。書中收錄俞可平此前發表的關於民主政治的系列文章,包括「中國的治理改革」、「中國公共管理的新變化」、「權力制約的五條途徑」、「民主是個好東西」、「民主的共識」、「協商民主與代議民主」、「增量民主與治理改革」、「兩岸『民主試驗區』」、「使民主運轉起來」、「從統治走向治理」、「追求善治」、「誰來制定善治的評價標準」、「應該如何看待資本主義」等。


俞可平頻頻發表民主政治等敏感言論,相關系列文章日前結集出版,在大陸公開發行。(大紀元資料室)

俞可平主要觀點包括:一種良好的政治制度,可以使政府享有足夠的權威,同時公民也享有充分的自由;治理的理想目標是善治,即公共利益最大化的管理活動和管理過程;善治意味著官民對社會事務的合作共治,是國家與社會關係的最佳狀態;要充分吸取人類政治文明的一切優秀成果,包括民主政治方面的優秀成果;知識分子應當立足當今中國的現實,充分吸取其他文明的優秀成果,創造性地傳承和發揚中華文化,推動中國政治生活、經濟生活和文化生活的全面進步。

人們常把俞可平視為胡錦濤智囊,然而由於江澤民的阻撓,這些民主理念在胡溫時期根本沒有實踐的機會。很多人認為,俞可平從官位上退下來搞學問,就如同這本書的標題一樣,《偏愛學問》,但實際談的都是政治,也許習陣營就是要借他的口,傳遞一些官方不太適合直接說的敏感話題。

新任教育部長陳寶生關注政改

7月2日,陳寶生被任命為中共教育部部長,7月12日,中青報微信公號、盤點了陳履新十天來做的三件事,重點提及陳寶生「關注政治體制改革」。

文章稱,陳寶生此前曾多次撰文談起政治體制改革的問題。2015年11月,陳寶生在中央對外聯絡部主辦的雜誌《當代世界》發文〈中國行政管理體制改革〉,認為中國改革的突破始於農村,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首先在行政管理體制方面取得突破。

陳寶生曾是習近平的舊部,今年3月,陳寶生擔任國家行政學院副院長期間,在《求是》雜誌發表文章〈政治體制改革在深化〉,他主張,積極穩妥推進政治體制改革,要以保證人民當家作主為根本等。也許因為官位在身,他談得很含蓄。


新任中共教育部部長陳寶生是習近平的舊部,曾多次撰文談起政治體制改革的問題。(新紀元合成圖)

習陣營釋放廢除常委制信號

要說比較能放開談的,當然要屬習近平培養的新媒體了。

7月7日,微博帳號「反腐動態A」在文章〈「鐵帽子王」政變與「九龍治水」亂局〉中稱,中國居然出現了為權貴御用刀筆吏所謳歌的「九總統制」,其本質上也就是權貴蠶食權力,廢棄法度,各執一攤,保全家族與集團利益最大化的方式。這種局面造成整個國家官僚貪腐氾濫,權貴強取豪奪,社會兩極分化,環境資源枯竭,法制正義無存,矛盾衝突日熾。

文章還稱,中共18大前一批御用文人極力鼓吹「九總統制」超越世界一切制度的優越,實質就是要維護權貴操控政局、左右國策的模式,這本質上與雍正時期「鐵帽子王」要通過政變來推行「八王議政」一脈相承。文章強調,中國要想根本扭轉局勢,一場與權貴集團的「壓倒性勝利」的決戰勢所難免,否則新政將無從談起,「九龍治水」亂局也無法從根本上消除。

6月23日,中共黨校機關報《學習時報》選載《習近平時代》一書的內容,並以「決定中國命運的大改革」為標題予以突顯,並稱「這是一場決定中國命運的大改革」。文章說,習近平當局此輪「改革的決心之大、規模之宏偉可能在人類歷史上都是罕見的」,涉及60個方面任務、336項具體改革措施。

外界認為,「這是一場決定中國命運的大改革」很可能就包括取消常委制、建立總統制等政改內容。

此外5月港媒報導引述消息人士透露,只要在兩個多月後的北戴河會議上,習近平如果能頂住來自各方的角力干擾,強勢主導人事布局,那今秋的六中全會,乃至一年後的19大,中共體制會有外人難以想像的變革,取消政治局常委制,破除「七上八下」年齡劃線規則等都會循序推進。

廢常委制?少將披露南海決策內情

2016年7月,網上流傳一篇中共海軍少將楊毅的文章,披露了此次習近平為應對南海仲裁作出決策的一些內情。在中國,南海問題不光是軍事問題,更是政治問題,中國採取何種方式應對南海仲裁是極為重大的決策,按照過去中共黨內慣例,需要經由政治局討論決定。

據港媒消息,被外界視為中共海軍鷹派少將楊毅在文章中透露,就在此次南海仲裁臨近公布之前,習近平先以軍委主席身分召集軍委會議,會上作出了以軍演應對此次仲裁的決定,然後才把決定通知了政治局成員。文章稱,這樣的做法「減少了決策的阻力」,但也引起中共黨內一些猜測,因為這就是習欲廢除常委制、實行總統制的例證。


中共海軍少將透露,南海仲裁公布之前,習近平召集軍委會議決定以軍演應對此次仲裁,然後才通知政治局成員。圖為7月14日中國在海南省海域舉行海上救難演練。(AFP)

7月9日,中共央視曾播出了一段海軍南海艦隊、北海艦隊和東海艦隊在南海軍演的畫面,其中引人關注的是海軍司令吳勝利、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王冠中、海軍政治委員苗華、南部戰區司令王教成四名上將同時參加軍演並現場指導,被指中共軍史首次。有媒體分析四名上將之所以同時現身演習現場,也體現了習近平的軍事改革思路。

以毒攻毒 最後必定導致中共滅亡

7月18日,香港《開放》雜誌刊發題為〈習近平之謀,共產黨之死〉的文章,引述旅美政論家陳破空和旅日評論家石平觀點,認為習近平的這種治黨方式有可能是他的一種深謀遠慮,目的就是讓中國改朝換代,步入國際社會通行的民主法治國家。

文章指出,習近平上臺,反腐、打虎、集權,使無數中共高官落馬、入獄、受審。表面上看,習近平的主觀意圖似乎是為了保黨、救黨、維持中共政權,但實際上,已經重創共產黨。從中共黨內針對習近平的暗殺、政變、兵變等傳言觀察,習近平與中共,已經陷入無可脫身、無可退場的纏鬥、惡鬥、決鬥,目前已成你死我活之勢。

文章認為,「習王二人選擇了反腐,而且是真刀真槍在反,已經對中共判了死刑,只不過二人心照不宣而已。」

《看中國》2015年11月25日署名李曉的文章曾解讀中國的預言《推背圖》五十七象:物極必反,以毒制毒。作者認為,預言所指的正是江派人馬作惡多端,最後出現物極必反,習近平以毒攻毒,以獨裁的方式對付獨裁的江派人馬,最後成功了。也有其他評論說,習近平是想通過從嚴治黨來打擊阻礙他進行改革的江派,不過中共的體制是一個邪惡體制,已經病入膏肓了,從嚴治黨就是以毒攻毒,最後必定導致中共的滅亡。◇


中華預言第一奇書《推背圖》五十七象:物極必反,以毒制毒。預言所指江派人馬作惡多端,最後出現物極必反,習近平以毒攻毒成功了,最後導致中共的滅亡。(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