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北戴河會議正在進行。這個每年夏季舉行的黨內高層祕密會議,一般都會討論黨內的重大問題,因此,每年的中共北戴河會議,外界都會對會議內容作出種種的猜測,今年也不例外。

此前比較多的傳聞,是說在今年的北戴河會議可能商討涉及打破中共政治傳統,改變中共高層現有權力結構,甚至取消政治局常委制度等事項。

但是,隨後又有消息稱,北戴河已經成為中共高官純粹休假的地點,除了日常的政務處理,北戴河沒有會議。其實,從對北戴河會議內容種種傳聞,無論北戴河會議有何懸念,都可以透射出中共政局的內情。

中共的體制不是一個正常政權的統治運行體制,其最高領導權力的交接,無法按照正常政治體制的選舉等方式來完成。在中共歷史上,權力的交接大都伴隨著殘酷的黨內鬥爭和政治清洗來完成。

江澤民作為「六四」事件的最大受益者上臺,其實並沒有得到鄧小平的完全認同,因此鄧隔代指定胡錦濤作為接班人。習近平成為接替胡錦濤的中共最高領導人,是當時中共內部各方政治勢力談判妥協的結果。江澤民為了維持迫害法輪功的政策得以延續,其培養的接班人選陳良宇意外落馬,在暫時沒有合適人選的情況下,只有選中習近平作為過渡人選。江派也就此制定了詳盡的用薄熙來代替習近平的政變計畫,但因為王立軍事件而夭折。

習近平上任之後的三年多時間,中共的政局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在表面上,習近平用在黨內懲治貪腐的方式,來不斷抓捕和清除江澤民集團的各級官員,江派高官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人落馬,習近平在黨政軍的權力不斷穩固,反腐逼近了江澤民。

這種變化的實質,其實就是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17年,所造成的毀滅性效應正在中國社會全面發酵。習近平當局與江澤民集團之間因此進行著激烈博弈,雙方的矛盾和分歧也造成了中共的巨大分裂。江澤民集團利用中共政權這部機器對法輪功犯下的活摘器官的滔天大罪,也使得中共已經失去任何改良的機會和可能,中共的解體成為歷史的必然。因此,中共已經不可能再按照過去的運行軌跡發展下去了。

在這樣的背景下,傳出了習近平不設立接班人以及取消常委制的消息。在中共權力爭奪的層面,取消常委制度等措施,是習近平改變中共權力架構,削弱江派此前利用常委分權機制架空總書記的安排。但是,從更大層面來看,包括習近平當局上任之後的多種舉措,比如懲治腐敗、取消勞教制度、舉行習馬會等等,都在不同程度走出了中共的框架。這些種種跡象,預示著為迎接未來中國社會的巨大變局,各方都在做著不同的準備。中國正在迎來一個沒有中共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