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唐人第七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8月1日在臺北舉行,新唐人亞太臺董事長張瑞蘭( 右四)、評審主席張鐵鈞(右三)、評委李維娜(左二)、王學軍(左一)與入圍選手於比 賽後合影。(攝影/陳柏州)

由新唐人電視臺主辦,第七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區初賽,8月1日在臺灣臺北青少年發展處臺北演藝廳圓滿閉幕。共有45位選手參賽,經過6個多小時的賽程,4位選手入圍,他們將於10月前往紐約參加複賽。大賽評委主席張鐵鈞表示:「宣揚傳統文化,人人都有責。」

文 _ 戴德蔓

由新唐人電視臺主辦,第七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區初賽,因中共與港府干擾香港比賽場館,比賽由香港移師臺灣臺北青少年發展處的臺北演藝廳8月1日如期盛大舉行。來自亞太地區的45位中國舞選手早上9時30分完成報到手續,將近400位的觀眾席座無虛席,在新唐人亞太電視臺董事長張瑞蘭的敲鑼聲中10時如期開賽。

張瑞蘭致詞時表示,本次亞太區初賽原本是在香港舉行,由於受到香港青關會、中共外圍組織的干擾,還有香港政府縱容與不作為,以及原來申請的場地片面毀約取消租用,在比賽的前4天,臨時決定轉到臺灣臺北如期舉行。

張瑞蘭表示,從及時找到場地到各項籌備工作的快速就緒,方方面面體現了新唐人對正統文化推動的決心與魄力,也展現了新唐人國際媒體平臺的力量,同時也表現了新唐人對所有參賽選手及對社會負責任的態度,更突顯了兩岸三地的大不相同。

遠道從紐約來的中國舞大賽評委主席張鐵鈞說:「宣揚傳統文化,人人有責。我們是真正弘揚傳統文化,而中共用這種方式來干擾,就說明他們在破壞傳統文化。」

這次中國舞亞太區初賽共有45位選手參賽,經過6個多小時的賽程,少年女子組范徽怡、沈毓憪,少年男子組翁梓恆、鄭登富等4位選手入圍,他們將於10月前往紐約參加複賽。


新唐人電視臺主辦的第七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區初賽,8月1日在臺灣臺北青少 年發展處臺北演藝廳圓滿閉幕。圖為參賽選手比賽風采。(新紀元合成圖)

「複賽名額有限,沒入圍不表示水準不好。」張鐵鈞鼓勵所有選手,「不要氣餒,大家都還年輕,還有機會再參加每兩年舉辦一次的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

張瑞蘭說,中國古典舞是五千年中華神傳文化的傳承和延續的方式之一,是建立在傳統的深厚的藝術基礎的舞蹈。為了推動和弘揚中國古典舞,並為青年專業的舞蹈人才提供走向成功的舞臺,新唐人電視臺從2007年開始就舉辦「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這幾年也吸引了全世界超過千位的參賽選手,相信未來回顧這段珍貴歷史,將見證這個賽事代表的非凡的意義。

到場觀賽的國立臺灣戲曲學院京劇學系主任萬裕民,給予所有參賽選手相當高的評價:「很為舞蹈界高興,有那麼多後續傳承的舞者,太振奮人心了!」她特別稱讚男子組的潛力非常好,技巧基礎非常紮實,舞臺上的臺風很有自信,非常有爆發力。

她說,只要是學舞來看這樣的比賽,就能互相切磋、彼此鼓舞,這是讓自己藝術與技術能力提升最好的方法,這個舞蹈大賽有非常正向的能量,希望能繼續傳承,可以讓全世界看到中國舞的美好。

翁梓恆:中國舞已深植我心


少年男子組參賽選手翁梓恆表演。(攝影/陳柏州)

少年男子組入圍者翁梓恆此次的參賽劇目是《赤壁懷古》,仍是青澀少年之齡,在舞臺上演繹蘇東坡遭遇貶官後,在赤壁感慨古今之懷卻入木三分。他表示自己藉由閱讀,去了解與揣摩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去看蘇東坡的故事,去了解為什麼他會遭遇這樣的處境與原因。」

在蒐集資料的過程中,蘇東坡的人生際遇觸動著翁梓恆,他笑著說,感受到了人生無常,產生「原來人生就是要我們看淡、看開,不用太執著得失,不用太執著名利,就是做好自己該做的。」

中國古典舞具有豐富的表現力,透過肢體舞蹈與表情,將中國古代的歷史人物與神話傳說,表現得淋漓盡致。學習中國舞4年,翁梓恆跳過一些歷史人物,過程中被這些歷史角色所感動,其中影響最深的是越王句踐,「我被句踐那種為了復國而忍辱偷生,感動很大、很深。」

學舞前翁梓恆個性較為內向,為了達到中國舞獨特表現力的要求,「有很多內心的東西要放開來跳,要試著把自己的表情、身體、動作全部都表現出來。」他說要做到這點,必須抱持的心態就是,「內心想著要將(角色與情節)感染給大家吧,把舞蹈快樂的感覺傳導給大家。」

舞臺下仍些許害羞的翁梓恆說,中國古典舞對他言而是一種興趣,但已融入在自己的生命裡,「它是植入在我的心裡面,日常一舉一動,有時候只要一天沒有舞蹈就會覺得怪怪的,(舞蹈)就是自己的一部分吧。」

因此翁梓恆在遭遇挫折與瓶頸,仍然會尋求突破,「會有挫折啊,會堅持下來就是喜愛,對舞蹈的熱愛。」對翁梓恆來說,最苦的並非身體上的酸痛,拉筋的苦痛,「最苦的是一直反覆跳,可是卻跳不出什麼感覺來。」不過一旦有所突破,那也是他最開心的一刻了。

鄭登富:用心跳舞才能感動觀眾


少年男子組選手上場表演。鄭登富初賽風采。(攝影/白川)

「如果不參賽,就對不起自己。」曾拿下2015年臺灣飛舞獎高中職組第二名的鄭登富,順利入圍將於10月前往紐約參加複賽。這次,他透過中國古典舞將莊子的《逍遙遊》,展現出自在光明而大氣無垠的演繹。

就讀於臺灣雲林縣立蔦松國中飛天藝術實驗班高三的鄭登富表示,「中國舞注重內涵,著重內心的刻劃,舞蹈的呈現,就是人物在舞臺上講述故事。五千年的文化、內涵,故事,都可以藉由古典舞呈現。」鄭登富說出自己幾度參加舞蹈比賽的初衷:「希望藉由比賽的方式,透過古典舞,把中國傳統的文化呈現給大家。」

「在熟讀中國古代史書、熟悉人物傳奇故事的過程中,都能讓自己變得更有內涵。」2014年到紐約參加「全世界中國古典舞」進入複賽的鄭登富強調,古典舞的比賽過程,為自己帶來非常大的收穫。曾把楊六郎演得相當傳神的他舉例說:「只有深入了解其中的故事背景,例如古人忠、孝的觀念,才能展現出那種悲壯的心情,自己不自覺就會想效仿古人的那種精神、事蹟。」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氣之辯,以遊無窮者,彼且惡乎待哉!」為了能夠演繹好莊子的逍遙心境與無垠境界,鄭登富在練舞時,心中同時也建構著一個完美世界,「我想像自己就身處在一個美好的世界中:光明、藍天、綠茵、花草,然後儘量把真實的自我呈現出來。」

范徽怡:從考不上舞蹈班 到前往紐約參加複賽


少年女子組參賽選手范徽怡表演。(攝影/陳柏州)

今年要升高一的范徽怡是這次亞太區初賽中,從45位選手脫穎而出的4位入圍者之一,可是有誰想到,從小學四年級就開始學舞的她,3年前要升國中時,卻因為舞技太差,考不上所在學區的舞蹈班,由於熱愛舞蹈,差點要到大陸學舞蹈。後來在臉書上詢問學習中國舞的學校,看到雲林縣立蔦松國中飛天藝術實驗機構教導純正中國舞,就這樣進入蔦松,因而開啟她在跳舞方面的潛能。

這次是她第二次參加「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她說:「這次心境與上次心境有很大的不同,上次求名的心較強,這次抱持提高的心情。」

為了揣摩扮演的人物角色,范徽怡不得不大量閱讀朗誦相關的書籍史蹟。她說,就在這個過程,這些歷史人物的個性也在潛移默化中影響了自己,並從中學習到如何做人。

范徽怡舉曾表演過的俠女為例,她說自己的個性較害羞靦腆,也比較依賴別人,揣摩不出俠女的孤獨感,後來常依賴的一位好朋友畢業了,她頓時覺得好孤單,這時她不得不學習堅強,整個情境剛好與俠女情境完全一樣,也因此,她除了變得獨立外,也學習俠女那種遇到挫折也不容易被打倒的韌性。


少年女子組沈毓憪初賽風采。(攝影/白川)

少年女子組入圍沈毓憪表示,非常開心能夠參加中國古典舞大賽,可以透過比賽跟別的選手互相切磋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