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據知北京高層已在7月31日舉行中共黨內一年一次的高層祕密會議,大局已定,今年北戴河會議變成習的信息內部發布會和通氣會。(新紀元合成圖)

據知北京高層已經在7月31日舉行中共黨內一年一次的高層祕密會議, 今年由於大局已定,北戴河會議更多地變成了習的信息內部發布會和通氣會了。

北戴河會議之前和期間,習近平連續晉升68名將領, 將官大換血,9位江澤民派系貪官落馬。

而江澤民政治老巢上海幫則進行反撲,宗教研究所公開談邪教, 明顯違背了習近平提出的新宗教政策;

中共江派勢力《環球時報》也藉「巴鐵1號」攻擊官媒。

評論認為,這是江派死黨的最後掙扎。

文 _ 王淨文

2016年7月29日,距中直大院五里遠的地方都被大批警察戒嚴,通往北戴河的各路都被全面封鎖,到處都是公安和武警。據說中央警衛局和公安武警等特勤人員已經提前數日到達,並與中部戰區和河北警方、尤其是北戴河武警支隊的人,對沿途和沿線進行了嚴格布控和密切踩點。

不過第二天早上9時,中直大院門口的戒嚴取消了。知情人判斷,北京高層已經在7月29日晚到達北戴河,習近平已經入住固若金湯的「0號別墅」。外界發現,從7月30日開始,習近平、李克強多日未見公開活動,7月31晚在北京舉行的「八一」招待會上,習近平及其中共常委們全部缺席,而由國防部長代替;8月1日東盟教育交流周在貴陽開幕,李克強只是致信祝賀。於是人們判定:北戴河會議召開了。

習掌控大局 事無須反覆討論

中共政治的不透明和故意神祕化,令很多百姓和西方學者深感困惑。國外流傳一個段子說:「北戴河不是河,秦皇島不是島,中南海也不是海。中國的社會主義不是社會主義,中國共產黨也不是中國的政黨。」

的確,北戴河會議也不是正規會議。早在毛澤東掌權時,是沒有北戴河會議的,凡事毛一人做主,不需要和任何人商量,那時的北戴河只是純粹的夏日避暑。有消息說,有一年江青也去了北戴河,看見劉少奇之妻王光美皮膚保養的那麼好,游泳技術又那麼高,不會游泳的江青只能在岸上嗑瓜子,於是江青妒忌心大發,好幾年都沒去北戴河。

鄧小平從華國鋒手裡奪權成功後,鄧雖然掌控了主要兵權,但那時中共的政治局勢是所謂「八大元老」主政,檯面上的胡耀邦、趙紫陽被架空。這八方都有各自的小算盤,都想扶持自己的人,於是幹什麼都需要商量,從而才有了北戴河會議。

等到了2016年,與2015年的北戴河會議類似,總體比較平靜,這從此前媒體的各方放料就能看出一點端倪:前幾年由於江派勢力還比較強,各方都在放料,企圖左右輿論,於是你來我往,真真假假,非常熱鬧,而今年由於大局已定,比如令計劃、郭伯雄等在北戴河會前就審判完了,沒有討價還價的空間了,於是媒體顯得很冷清,各方都沒有什麼好說的,說多了可能就變成「妄議中央」了,於是,北戴河會議由討價還價更多地變成了習的信息內部發布會和通氣會了。


今年的北戴河會議由於大局已定,比如令計劃、郭伯雄等早已審判完了,各方都沒有什麼好說的,北戴河會議成了習的信息內部發布會和通氣會。(AFP)

4000訪民聚集北京

目前在中共黨內,總體上說,習近平已經基本掌控權力,至少他成立的那十幾個「領導小組」在各自領域都在起到最終拍板的作用,於是在人事安排上基本上沒有懸念:習家軍將全面上位,習近平將繼續強勢主導很多大事,不過在民間,百姓對中共暴政的怒火卻沒有冷清下來。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八一」那天有4000訪民聚集北京,在北京國家信訪局、中紀委信訪局及中央軍委信訪局,再度要求當局解決問題,但信訪局的官員和以往一樣,將訪民的上訪材料推給地方政府,令他們感到失望。

六四天網當天報導,河北唐山訪民何亞珍和林秀榮到永定門西的國家信訪局和中紀委投訴,現場有3000多訪民,而截訪者也達800多人,另有10多輛警車和公交車待命。

據山西省長治市官方下發的「維穩」通知顯示,中共已把部分傷殘退伍軍人和參加戰役、參加核試驗退役人員作為了「維穩」對象,中共已嚴防退伍軍人進京上訪。

民眾很多上訪問題,都是江澤民執政或干政時期遺留下來的老問題,習近平上臺後,雖然廢除了勞教制、推行了司法改革,不過地方公安武警政法委很多還在江派勢力的控制中,習對舊制度的改革還在初期起步中。比如在軍隊改革上。


據報導,百姓對中共暴政的怒火尚未冷清下來,民眾很多上訪的問題,都是江澤民執政或干政時期遺留下來的老問題。圖為今年3月聚集北京的訪民。(AFP)

北京衛戍區司令員再換人

北戴河會議之前和期間,中共軍隊的變化非常引人注目,僅在7月29日至31日的3天中,習近平連續晉升68名將領,在海陸空各軍種和各戰區都提拔了很多年輕大校,還授予了很多少將、中將和上將,這些人無論在年輕化和知識結構、以及向習核心的看齊意識、忠誠態度上,都遠遠超過了江胡時代留下來的那些憑藉向徐才厚、郭伯雄「買官賣官」而晉升的老人。

最值得一提的個案是,在北戴河會議敏感時期,陸媒披露了北京衛戍部隊的人事變動。

據澎湃新聞8月5日消息,從陸軍政治工作部出版的《人民陸軍》報獲悉,原北京衛戍區司令員潘良時已轉任陸軍副司令員一職。

現年近60歲的潘良時曾任中共第40集團軍參謀長,第39集團軍參謀長、軍長等職。2013年12月接替鄭傳福擔任北京衛戍區司令員,隨後於2015年2月出任北京市委「戎裝常委」,同年「八一」前夕晉升中將軍銜(副大軍區職待遇)。

北京衛戍區也被稱為「御林軍」,擔負京畿安全重任,平時守護中南海等重要部門,戰時掩護中共高層撤退。有說法稱,控制了北京衛戍區,相當於將半個北京置於手中。衛戍區司令歷來由中共軍委主席指定,使用其最信任的人。

北京衛戍區名義上隸屬於北京軍區,實際上由中央軍事委員會直接指揮,同時受到中共北京市委員會的軍事部門和北京市政府的兵役工作機構的雙重領導,是一個特別的正軍級單位,目前總兵力約3萬人,其下屬機構包括:陸海空三軍儀仗大隊;直屬警衛第17團;解放軍警衛第1師、第3師,以及預備役高炮師。在武器裝備上,有重裝部隊、還有精銳輕裝快速反應部隊,以及高炮導彈和防化部隊等。

潘良時的調走並不是個例,相反,人們注意到,北京衛戍區高層從2014年以來變動頻繁。比如2014年9月,原內蒙古軍區副司令員李智國調任北京衛戍區副司令員。在2014年底的中共軍頭密集調整中,曾任原南京軍區31集團軍政委的姜勇調任北京衛戍區政委。駐紮在福建的31集團軍被視為習近平的嫡系部隊;2015年3月,北京衛戍區警衛三師師長吳愛民大校升任該衛戍區副司令員;

2016年4月,原北京衛戍區參謀長李建波轉任衛戍區副司令員;2016年5月下旬,原北京衛戍區參謀長張宏大校已轉任衛戍區副司令員,這是張宏近三個月兩次履新。之前2月下旬的官媒信息顯示,張巨集接替李建波任北京衛戍區參謀長;8月5日《北京日報》有關北京市2016年夏秋季徵兵工作動員大會的報導顯示,原北京衛戍區副參謀長劉士胥大校已接替張宏任衛戍區參謀長。

這一連串令人眼花繚亂的換位提拔中,人們看到了一個大趨勢,那就是習不斷從外面尋找新人,逐級替代掉原來的江派勢力,以便為深化軍改做好人事布局。


在北戴河會議敏感時期,陸媒披露了北京衛戍部隊的人事變動。人們看到了一個趨勢,習不斷從外面尋找新人,以便為其後面的深化軍改做好人事布局。(AFP)

宋平都去了北戴河 獨缺江澤民

據多家香港媒體報導,在習近平及胡錦濤、「中共最老元老」宋平、朱鎔基、溫家寶等齊聚北戴河之際,江澤民卻缺席北戴河會議,令外界猜測。
也許是為了排除人們認為江澤民是因為太老了而沒有去北戴河,官方有意請出了99歲的宋平。連宋平都去了北戴河,90歲的江澤民不是一向注重保養嗎,為何沒去呢?


在中共的潛規則裡,一個人是否出席一個會議代表其政治上是否平安。在習近平及胡錦濤、99歲的宋平(圖)等齊聚北戴河之際,獨缺江澤民,令外界猜測。(新紀元合成圖)

2016年,多名中共官員、專家去世,習近平、胡錦濤等均送了花圈,但江澤民均缺席贈送花圈名單,無論是7月29日王丹一的遺體告別儀式,還是7月20日最早搞出農村改革的安徽省原省長王郁昭的去世。

在中共的潛規則裡,一個人是否出席一個會議、或是否因為某件事而出現在新聞中,這件事的本身並不重要,而這個人是否還在位,是否被當成內部敵人被清算,政治上是否平安,那才是關鍵信息。

自2015年9月3日習近平大閱兵後,江澤民一直沒有在公開場合露面。有消息稱,江澤民此前長期「退而不休」的干政行為引發中共高層不滿,在去年北戴河會議上,江澤民遭到中共高層的抨擊,稱其使中共黨軍上層腐敗、黨內危機四伏、高官帶病晉升等。而在閱兵期間,電視鏡頭顯示,江身體虛弱,要人攙扶行走。

還有消息稱,江澤民父子已被軟禁,只是當局沒有對外宣布,據說,江澤民、曾慶紅等聯合策劃了針對習近平發動政變,幸虧胡錦濤堅決反對,那場類似罷免胡耀邦的「宮廷政變」才沒有得逞,於是習近平陣營以此為理由,抓捕軟禁了江家父子。據說江綿恆目前被軟禁在上海郊外一個祕密地點,可以外出放風,主要是要他交代本人及其家族的所有財務情況,習當局已掌握江家族巨額貪腐情況。

據上海紀檢部門人士透露,從已經掌握的江家族涉貪和不明財產金額來看,足夠全中國人民吃喝好幾年,數量之大令人瞠目!歷年來無數的國企、外企都必須要給這個家族送大禮,每筆數量至少上億。

頭四天9官員被查處 楊衛澤受審

北戴河會議7月31日召開,就在7月31日到8月3日的頭四天裡,習近平至少處理了9名官員,其中被免職的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是江澤民派系的大跟班。


北戴河會議頭四天裡,習近平至少處理了9名官員,其中被免職的南京市委書記、江澤民派系的大跟班楊衛澤於8月3日審理。(網路圖片)

這9人是:8月3日,南京前市委書記楊衛澤受賄1643萬多元(人民幣,下同)案開庭審理,他當庭表示「認罪悔罪」;河南省政府原副祕書長景照輝(正廳級)受賄近2000萬元8月2日開庭審理;四川省成都市原市委副書記李昆學(正廳級)因涉嫌貪污、受賄罪於8月3日被逮捕;山東省文物局黨組書記、局長謝治秀因涉嫌「違紀」於8月3日被調查;廣西玉林市委常委、統戰部部長麥承標8月3日被調查;河南商丘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許大剛8月2日被調查;河南省平頂山市政協副主席丁少青8月2日被調查;寧夏自治區衛生和計畫生育委員會黨組成員王煒8月1日被調查;山東省淄博市政協副主席王修德8月1日被調查。

中國人歷來把9當成最大的數,中紀委湊足了9位貪官的落馬,可能是藉此來給「北戴河獻禮」,突顯習陣營的反腐高壓事態,以及對江派的絕對優勢。

其中,楊衛澤是江派大員周永康的心腹,他在主政周永康的老家無錫市時,專門為周永康家修建了「永康大道」和「周家故居」。據報,楊衛澤給周永康的兒子周濱送的工程項目超過5億元,還曾向周永康輸送美女主播。而他自己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達20億。

除了楊衛澤是江派人馬,李昆學也是。李昆學曾任成都市委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局長、成都市委副書記。時任政法委書記周永康2012年10月視察成都時,李昆學當場表態「感謝周書記」。李昆學也與周永康的心腹、原成都市委書記李春城關係密切,他們一個任市委書記,一個任市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局長,聯手追隨江澤民、周永康,殘酷迫害法輪功。

本次密集處理的9人中,其中3人是河南官員,而河南是江澤民的大祕賈延安的老家,而且江派大員李長春也曾長期主政河南。據報,賈延安在河南的勢力強大,他是「河南幫幫主」。李長春升任中共常委據悉也是通過賈延安搭上了江澤民。多個外媒報導,賈延安已被習近平當局調查。

楊衛澤提為官不易 被習公開批駁


早在2013年乃至更早,南京民間就傳聞楊衛澤即將接受調查。2013年12月江蘇省副省長繆瑞林,就任中共南京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很明顯是要來取代楊衛澤的。楊衛澤對此亦知情,楊希望能夠通過圓滿舉辦青奧會,展現自己的能力以獲得保護或認可。楊衛澤全力投入到青奧會的籌備當中,被稱為「可謂殫精竭慮。」

2014年7月29日,周永康被立案審查,公開場合楊衛澤堅定地擁護中共中央對周永康的處理決定,一再告誡各級官員要不被腐敗擊倒。不過2014年9月17日,楊衛澤在江西省井岡山幹部學院學習時撰文,題目是「當官不易是當幹部的應有之義」。楊引用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提出的「好幹部標準」,即:「信念堅定、為民服務、勤政務實、敢於擔當、清正廉潔」時表示:「達到這樣的要求很難,可以說,為官不易,當好官更加不易,需要我們一生追求與奮鬥。」原本被楊衛澤指定在《南京日報》、南報網等南京官方媒體刊發這篇文章,不知何故未予刊登。

等到了2014年10月8日,習近平在中共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總結大會上發表講話,明確回應「為官不易」的說法,表示「如果組織上管得嚴一點、群眾監督多一點就感到受不了,就要『為官不易』,那是境界不高、不負責任的表現。」10月12日,新華網刊發據信有官方背景的「國平」署名文章,標題為〈嘆「當官不易」者不宜為官〉。南京多位官員評論,楊衛澤的「為官思想」與中共中央倡導的精神不一致。


南京楊衛澤不僅與周永康交往深,而且與江澤民家族關係也緊密。習近平曾公開批駁楊衛澤唱反調的「為官不易」是境界不高、不負責任的表現。(新紀元合成圖)

南京青奧會結束後,楊衛澤沒有如願接到上級的調令,同時,南京青奧會的表彰大會也遲遲沒有召開,這令楊衛澤焦慮不安,「經常發無名火」,一反常態。2014年12月13日至14日,習近平參加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儀式,並去了鎮江。但是作為南京市委書記的楊衛澤並未參與陪同,也未彙報和獲得接見。在2015年1月1日的由南京市政府組織的長跑活動上,有市民指楊衛澤顯得「心事重重」、「面色沉重」、「少與人交流」。這是他落馬前面對公眾的最後一次亮相。

2015年1月4日下午,正在主持中共南京市委常委民主生活會的楊衛澤會中接到電話,被通知去中共江蘇省委辦公處,會議中途休會,楊衛澤趕往江蘇省委。一進門發現中紀委的工作人員後,楊衛澤立刻做出向窗戶跑欲跳樓的舉動,被人摁住。隨後楊被中央紀委辦案人員帶走。傍晚,新浪微博上流傳出楊衛澤被帶往北京的照片,照片背景是南京高鐵站,楊著深色衣服,戴白色口罩,雙手疑被銬住,周遭一圈人相圍。

有消息說,楊衛澤不僅與周永康交往深,而且與江澤民家族關係也比較緊密。他那篇「為官不易」的文章背後,就有江派故意安排來跟習唱反調的,就跟後來周本順搞出的那個河北政情調查報告一樣,都是為了推翻習。更多詳情,請看暢銷書《習近平南京公開宣戰江澤民》。

統戰部講尊重宗教 夏勇被撤職


7月31日,大陸網站轉載了統戰部部長孫春蘭在《求是》雜誌上發表的文章〈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 紮實做好新形勢下宗教工作〉,文章談到,對宗教要堅持「導」,必須做到「導」之有方、「導」之有力、「導」之有效。「不審勢即寬嚴皆誤。」「要尊重信教群眾的基本信仰,滿足其正常需求,而絕不能企圖人為取締宗教,這不僅做不到,反而可能適得其反。」

此前在7月28日中共政協會議上,夏勇的全國政協委員資格被撤銷,數日前他剛剛卸任國務院法制辦副主任職務。根據「追查國際」調查報告顯示,夏勇曾是中共社科院協助江澤民踐踏人權的重要打手。


剛卸任國務院法制辦副主任的夏勇,7月28日被撤銷全國政協委員資格。夏勇曾是中共社科院協助江澤民踐踏人權的重要打手。(大紀元資料室)

夏勇現年55歲,曾任社科院法學所所長,還兼任了人大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委員、中國法學會副會長等。2005年夏勇從社科院調往中辦,其頂頭上司就是中辦主任令計劃。他先後擔任中央辦公廳調研室副主任,中央保密委員會辦公室主任、國家保密局局長。2013年3月,夏勇任國務院法制辦副主任。

另據「追查迫害法輪功的國際組織」(追查國際)的調查,夏勇在社科院任職時,即大力支持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成立了所謂「法輪功現象綜合研究課題組」,副院長李慎明擔任組長。該院在1999年江澤民7月20日宣布發起這場迫害運動後,8月這個課題組就召開學術報告會,夏勇是其中6名攻擊法輪功的所謂專家之一。此後夏勇還曾擔任「中共反邪教協會」的常務理事。

「追查國際」發言人汪志遠表示,這些人打著專家、學者的名義,實際做著極其邪惡的工作。他說:「他們一個方面為中共迫害,提供怎樣去對法輪功學員洗腦,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另一方面,他研究怎樣去對整個全社會民眾洗腦,讓全社會認同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理論。」很多百姓說,夏勇落馬是他遭惡報的結果。

上海宗教研究所談邪教 違習政策

8月5日,就在官方媒體轉載孫春蘭有關放鬆宗教政策的文章時,江澤民控制的上海卻發出了不同聲音。

據東方網轉載《新民晚報》的文章:「日前上海市宗教學會、上海市社科院宗教研究所與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問題研究院共同舉辦『多元社會框架下應對宗教極端思想』研討會。」會上再誣衊法輪功,散布了很多謊言。

有消息稱,這個宗教所是在吳志明控制的上海政協的掌控範圍內,而新加坡不少機構曾得到薄熙來的大力扶持。吳志明是江澤民的侄子,江澤寬之子。江澤民上臺後,江家人雞犬升天,把吳志明從一個鐵路扳道工提拔成了上海政法委書記,武警上海總隊第一政委,2013年被安置在上海政協。

評論認為,上海這個宗教會議的召開,明顯違背了習近平提出的新宗教政策,是江派死黨的最後掙扎。


近日,在習近平提出的新宗教政策後,江澤民控制的上海卻發出了不同聲音。江的侄子吳志明所掌控的上海宗教所再次誣衊法輪功,評論認為,這是江派的最後掙扎。(Getty Images)

環球時報藉「巴鐵1號」攻擊官媒

就在中共高層在北戴河開討論會時,會場外卻傳出了中共媒體之間的互罵聲。

8月1日和2日,號稱「治堵神器」的空中立體巴士「巴鐵1號」開上了秦皇島北戴河區交通幹線,進行了首次測試,引發媒體包括新華社、央視連日來的大幅報導。

空中巴士「巴鐵1號」是大陸一位民間科學家宋友洲最先提出來、由今創集團修建的,利用現有的公路在其兩邊修建一個隆起的構架,上層鋪設空中軌道跑巴鐵,下層鏤空部分可以依舊正常行駛高度2米以下的車輛,從而實現主城與其衛星城市之間的大量人流的運輸。巴鐵1號試驗車為一節車廂,車長22米,寬7.8米,高4.8米,額定載客數為300人。

然而8月3日,《環球時報》卻在官方社交媒體帳號上發文,直指「巴鐵1號」就是下一個「e租寶」──非法集資近600億的P2P詐騙案。8月4日,《環球時報》又以題為〈緊急擴散!今天在再大的媒體上看到這條大新聞,也不要信!〉一文,再度狠批巴鐵項目。其所謂「再大的媒體」,是意指前幾天對巴鐵熱烈報導的新華社和央視。


有中共江派勢力背景的《環球時報》藉狠批「巴鐵1號」以攻擊新華社及央視。人們分析這個指桑罵槐的行動,隱含的內鬥不言而喻。(網頁截圖)

令人奇怪的是,《環球時報》此前一直讚美這個巴鐵1號,對這個新項目說了很多好話,為何一下突然變調了呢?

環時背景是中共江派勢力,人們分析這個指桑罵槐的行動,其中隱含的內鬥不言而喻。2015年的北戴河會議之後,江派在習近平的回程路上搞出了個「天津大爆炸」,震驚全球,危害甚烈。2016年北戴河還會發生什麼呢?人們都在靜靜地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