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禮教、宗族看古代女權 (第493期2016/08/18)

文 _ 宋紫鳳

無標題文件 有關古代女權問題,自民國始就是一個熱議話題。尤為一些以反傳統為先進的學者所批判,甚至著書論說古代女子之生活如何水深火熱。而其所依據者蓋有兩端,一為儒家禮教,一為宗族制度。

儒家學說建立於春秋時期,孔聖先師在兩千五百年前就奔走呼告,克己復禮。不過儒家中禮的部分被充分實踐,主要是在宋朝。彼時,宋朝理學家們將禮教從一個趨於凌遲的狀態重新強化,僅使社會從五代以來的混亂狀況重歸正軌,且對後世產生深遠之影響,而元明清世之禮教思想與有宋大儒一脈相承。所以,等到近現代的反傳統思潮出現時,宋代理學就成了他們抨擊儒家時的眾矢之的。

然而須當注意的是,理學家們所強調的禮教,不惟針對女子,亦針對男子,教人各守其位,順應天道地德。於女子而言,當應坤德,諸如上善若水,厚德載物,雅量容人等等,都是坤德之表現。並且,禮教所以給人以刻板之印象,其實很大程度是由於現代派觀念流於敗壞,所以反倒覺得古人迂腐。

總之儒家禮教也好,或使禮教深入人心的宋代理學也好,並不似反傳統的現代派思潮所抨擊的,專為對女權之壓迫等等。

再看宗族制度。中國人傳統的家庭模式是同宗同族世代同居,家族越大越是興旺,家族不睦才有分家之說。不過,在反傳統學者的理論體系中,如果說禮教被視為精神束縛,而宗族則成為物質牢籠。

要檢視這一觀點,就需要從宗族制之形成說起。我們所熟悉的中國人傳統的家族宗族仍是興於宋代,繼之以元明清世。而宗族制所以會在宋代形成,亦與理學有關。理學家非是理論家,而是真正的實踐家,他們所要實踐的正是儒家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故而齊家在理學家的實踐中就成為與修身、治國一以貫之的重要環節。通俗一點說,就是「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

為了實踐這個「齊家」,宗族制度由是而生,所以宗族制之意義也必然重大,而宗族中女子之作用也自然不可小視。當一個個家庭以義莊、祠堂為中心,結成大的宗族,在他們的土地上,累世義居,幾代不分家時,女子做為主內者,可謂舉足輕重。她們擁有更高的權威,亦有更多之義務;她們肩承更大之擔當,亦負有更多之責任。這如同一枚硬幣的正反面,不能只見其一,不論其二,只論責任或義務,而無視女子在宗族中所受到尊崇與重視。

此外,道家思想講究「弱之勝強,柔之勝剛」,講的是退一步海闊天空,講的是「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所以古代女子的謙順忍讓,其實是一種德行與高儀,而非是現代人所以為的受壓迫。並且這些智慧的信條,不惟適用女子,亦適用於男子,能做到者,實在是一種境界。
1   2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