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師爺如紹興師爺和美國的幕僚長,作為管理架構中的一環,可有一比。圖為浙江紹興的一處園林。(網路圖片)
無標題文件 七月間讀到一篇有趣的報導,說加州硅谷的高科技公司開始學白宮,紛紛為其總裁或總執行長聘用幕僚長。報導說,硅谷是新創企業文化的代表,科技新貴一般不屑傳統的企業文化,更別說政府官僚文化了。但現在許多新貴卻開始招聘官僚文化的代表性職務「幕僚長(Chief of Staff)」來增加公司運作的效率。高科技公司放下身段,向低科技、效率低下的政府部門學「提高效率」的辦法,本身就是蠻有趣的。

設置了高層主管幕僚長的高科技公司,包括臉書(營運長桑德伯格)、雅虎(執行長瑪麗莎梅耶)、特斯拉汽車(執行長馬斯克)、惠普及領英(執行長維納)等公司。這些幕僚長雖然沒有總裁、總執行長那些顯赫的頭銜,但他們在硅谷的影響力,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是位置給了他們獨特的權力。

報導說,按照智慧產權公司(Intellectual Ventures)執行長Nathan Myhrvold的幕僚長史奎納(Brian Screnar)的說法,這個現象是因為硅谷從最初的凌亂走了過來;而且,隨著科技的成熟,硅谷開始尋找更成熟穩定的結構。初創公司成熟穩定後,尋找成熟的管理人員,借鑒成熟的經驗,自然而然,有成功和不成功的許多先例。

蘋果以前就是這樣。蘋果董事會聘請了原來「賣蘇打水」(喬布斯語)的百事可樂前總裁斯卡利(John Sculley),趕走了喬布斯。但後來,斯卡利不能帶蘋果走出困境,喬布斯就又被蘋果、這個他自己創立、又被掃地出門的公司,請了回來。當然,以後的事大家都知道,喬布斯主導了一系列超級產品,顛覆了個人電腦、音樂和通訊等許多行業。

所謂「幕僚長」,是一個龐大和複雜機構的最主要官員,因為主管所有的其他幕僚,算是高層官員,如總統或高級軍事長官。白宮幕僚長由總統任免,無需參院認可。總統甚至不需要任命幕僚長,但幾乎所有的總統都設有這個職位。許多當過幕僚長的人,後來都成為部長、國務卿、副總統。如果幕僚長是很強力的,而總統是撒手不管的,幕僚長就可能成為「總理」類的角色。

幕僚長(Chief of Staff )的職位在美國歷史悠久,但也不總是翻譯成中文的「幕僚長」。前總統艾森豪威爾是首位有幕僚長的總統,軍伍出身的他,對使用幕僚長運作政府,很得心應手。因為在美國陸軍中也有「幕僚長」,只不過美國陸軍的Chief of Staff of the Army(CSA)不叫「幕僚長」而叫「參謀長」,是由陸軍四星上將擔任的法定職位。美軍的最高指揮機構,參謀長聯席會議,其主席更是各軍兵種參謀長的參謀長,或參謀長的幕僚長。軍方的指揮和作戰系統用了這樣的架構,使軍令的傳遞和執行更加通達,效率更高。這樣的系統用在政府機構或民間,也會顯示出其奇效。

奧巴馬的前白宮幕僚Ryan Metcalf,據說已投身硅谷,成了一名創業家的幕僚長。他概括了幕僚長的職責:集競選經理、保安、顧問及發言人於一身!幕僚長扮演上司的守門員,其職責亦超出了一般的行政祕書。他們不光能決定誰能見到老闆,還替上司排憂解難,這是祕書不能做的。因為與上司關係親密,他們是上司睡前最後聯繫和睡醒首先聯繫的人,因此有人說,其角色類似古代宮廷的大內總管。大內總管離今天的生活遠了些,還讓人聯想起武俠小說。說幕僚長相當於中國的師爺,可能比較妥帖。

中國師爺,也叫幕客、幕友、幕賓,是古代官員聘請的私人顧問,幕府由師爺組成。秦漢時幕賓就出現了,秦朝的張耳、李斯,都曾是「舍人」、「幕友」。師爺制度大規模形成始於明朝,清朝達到鼎盛,但清末就沒落了。雍正皇帝曾說,「今之幕客,即古之參謀記室。」就是說,師爺、幕客、參謀,基本上是一個涵義。

清代上至總督、巡撫,下至知府、縣令,都聘有幕賓。清代幕友來自紹興府八縣的最多;紹興人大批外出謀生,他們精細嚴謹,善於謀劃,師爺就成為紹興人拿手的職業,尤其是精通律例的「刑名師爺」,非常吃香。久之,「紹興師爺」成了一個龐大的、地域性的「師爺幫」。中國幫派傳統太久,古有師爺的紹興幫,今有中共體制內的「祕書幫」、「團派」、「江派」、「太子黨」,後三者雖無「幫」名,也是幫派的一種。

據胡林翼說,《大清律》易遵,而例難盡悉。這是說大清的法律體系,跟英美法系類似,都以案例為重。在資訊不發達的古代,沒有電腦,沒有網路,更沒有雲計算,能找尋律例、諳熟例案的紹興師爺,所向披靡。曾國藩、李鴻章、左宗棠都大量的使用紹興師爺。

幕賓身居幕府,非官非吏,無品無位,也沒政府薪水,但在政府中角色重要,曾國藩的幕府多達八、九十人,李鴻章就是其中一個。這麼強大的幕府力量,在今天的任何社會,都很難想像。師爺非常重要,對主官來說,史學家們比喻,猶如「飢渴之於食飲,寒暑之於裘葛,而不可離矣。」

幕僚長作為公司組織架構之一,也有其艱難的一面。硅谷的幕僚長和中國的師爺,都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工作,從事其工作的人必須精力旺盛、頭腦發達、遇事不驚、應變有方。他們的上司,往往是精力充沛、充滿抱負、野心勃勃的,甚至是狂人、怪人。在這些人手下工作,不免戰戰兢兢、伴君如伴虎。清代的劣幕很多,最後竟然形成了難以控制的社會勢力。乾隆年間按察使沈作朋,甚至與幕友徐掌絲暗通聲氣,作奸犯科。嘉慶、道光時期,都出現了幕友劣幕化的趨勢。在中國,習近平、王岐山目前的反腐、清理,也是一種清洗劣幕的努力。

從管理學的角度看,幕僚長這一層的管理人員有利有弊,看總執行長的需要和個人能力、管理範疇、管理職責而定。總統需不需要總理,要看總統個人的特質。初創公司股東不多,利益結構簡單,問題不大。如股權結構日益複雜,各方利益衝突加劇,董事會權力很大,幕僚長的結構可能就會受到詬病,甚至被迫取消,以「清君側」。所以,硅谷的幕僚長蜜月和增長趨勢能持續多久,還有待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