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慣例,每年7月底到8月初,中共最高層的領導人物,都會前往北戴河度假區休假,時間約三個星期。過去30年,中國不少和國政有關的大事,都在這個假期期間形成決定,因此被外界稱為北戴河會議,並加以高度重視。

今年北戴河度假,同樣引起了高度重視。外界一般估計,中共高層會在北戴河拿出一些重大事項決定。外界的猜測,包括習江權力鬥爭、黨內機構重建、財經問題等等。要知道北戴河會議會形成什麼內容的決定,還必須知道北戴河是一條什麼河?

北戴河實際上是北京市東面河北秦皇島市的一個區,區內有一條戴河由此進入渤海,河的北邊有一片風景秀麗的海灘。50年代此處被劃為中央領導的度假地,後來形成了所謂北戴河度假區。毛澤東1954年在此寫過一首詞,曰: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島外打漁船,一片汪洋都不見,知向誰邊?往事越千年,魏武揮鞭,東臨碣石有遺篇,蕭瑟秋風今又是,換了人間。

北戴河在毛時期並不重要,它的重要性是從鄧小平時期開始突顯的。北戴河度假期間,實際上並不是工作時間,領導人相互見面也不是正式約見。正因為如此,有許多正式會議和正式場合不太適合的談話,都可以在大家一起打牌、喝茶、聊天和游泳的過程中進行,有些成為隨後重要決定的核心基礎。因此實際上,北戴河在這個時間,是中共內部各派私下妥協談判協調的一個關鍵場合。所以,人們看不到北戴河會議決定和文件,它形成的各種妥協,會在其後的中全會反映出來。

正因為此,北戴河在毛時期不重要。因為毛具有絕對權威,他可以在任何時候和任何人談話,也可以在任何時候做出任何「最高指示」,不太需要一個非正式的場合討價還價。而鄧小平時期,是中共進入「集體領導」的關鍵時期。

各派別和各個利益集團,都需要在這個時候進行非正式的討價還價,很多臺底下的默契都在這裡形成。

江胡時代,這個傳統基本上延續了下來。每到夏天將近,各派勢力都會準備資料,研究情勢,探討政敵或政友的情況,然後通過各派的檯面人物,在這個「蕭瑟秋風」的時節,進行各種非正式的討價還價。

習近平上臺之後,這個傳統正在改變。過去兩年,每到夏尾,都會有反腐過頭的聲音,突顯各派希望習近平、王岐山強力反腐有所節制的意願,而習王卻往往在這個時間點前後推出大老虎以示決心。

如今,政治上的黨內異議似乎已經不再了,但實際上,這種意願會通過社會、經濟和國際壓力繼續表現出來。在今年,中國經濟和外交上的各種問題,必定成為北戴河私下試盤的主要內容。

北戴河會議不是會議,北戴河也不是一條河,就像秦皇島不是島,中南海不是海一樣。中國政治之所以詭異,正在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