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會議期間,陸媒稱,習近平當局的軍隊改革,目前「師從美軍」的改革才剛破題,下一步是軍隊規模結構和作戰力量體系的改革,觸及的利益更深,難度更大。

有消息說,中共願付退伍大校100萬元遣散費,安置其轉業。

文 _ 莊正明

軍改才剛破題 五大轉變三大難題

8月1日,《人民日報》刊文評論稱,軍隊改革(軍改)是一場對軍隊組織形態、指揮方式、管理模式等「上層建築」,進行一次全方位、立體式的重塑。

文章表示,如果說前一階段領導指揮體制改革是動「上頭」,接下來的軍隊規模結構和作戰力量體系改革則是動「大頭」;前一階段是動「棋盤」,接下來則是動「棋子」。涉及的部隊更多,影響的範圍更廣,觸及的利益更深。

中共軍改領導小組專家諮詢組組長、原總參謀長助理楊志琦也曾在3月25日表示,「今明兩年是軍隊改革的大頭」,這次軍改是中共建政以來最大、最重要的一次改革。

從2015年底開始,當局相繼成立陸軍領導機構、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軍委機關由4總部改為15個職能部門,七大軍區調整劃設為東部、南部、西部、北部、中部五大戰區,海軍、空軍、火箭軍、武警部隊機關完成整編工作。軍改後,將形成「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格局。

2016年8月1日香港《明報》評論稱,當局的軍改這篇大文章僅僅破題,剛開了個頭,實際操作還有走樣現象,由於深刻觸及各方面既得利益,軍改前路也阻力重重。

文章表示,當局當下的軍改,實際上就是從「師從蘇軍」改為「師從美軍」。中方的大軍區制度就是從前蘇軍嫁接過來的,只不過現在的俄軍已經先中方完成了學習美軍的軍事變革。軍改要達到美俄兩軍的水準,還要付出很大的努力。

文章還稱,本來按「戰區主戰」新體制,五大戰區應各是一個精幹的指揮班子,並不管部隊。但是,五大戰區司令似乎都不想當無兵之將,現在戰區好像變種為壓縮了的大軍區,似偏離軍改原意,說到底還是既得利益作祟。

今年中共兩會期間,中共中部戰區司令韓衛國向官媒談及軍區轉戰區的七大不同,十大觀念要轉變等,如他提到戰區領導機構要「轉變思想觀念、轉變指揮體系」等「五大轉變」,韓衛國還透露了軍隊改革面臨三大難題,即戰區觀念轉變、指揮領導協調、訓練打法轉型等問題。

習軍改神祕智囊團浮現 教育政治局

習近平在7月26日主持召開的政治局就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簡稱,軍改)第34次集體學習上稱,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是「一場整體性、革命性變革」。會上,中共軍改領導小組專家諮詢組副組長蔡紅碩就習近平提及的相關軍改問題進行講解,談意見和建議。

據《北京日報》微信公眾號「長安街知事」7月31日獲悉,中共軍改領導小組專家諮詢組由楊志琦任組長,蔡紅碩和劉繼賢任副組長。至此,中共軍改領導小組專家諮詢組、這一神祕軍中智囊機構三名高層身分都已揭曉。


神祕軍中智囊機構三名高層身分揭曉:中共軍改領導小組專家諮詢組由楊志琦(左)任組長,蔡紅碩(中)和劉繼賢(右)任副組長。(新紀元合成圖)

現年70歲的楊志琦曾任總參謀部軍務部部長、濟南軍區副司令員等職。2005年7月晉升為中將軍銜,2006年任總參謀長助理。退役後擔任中共退役士兵就業創業服務促進會理事長。

劉繼賢比楊志琦小2歲,也已經退役,原任軍事科學院副院長,曾為《實戰化的軍事改革》一書作序。

本次在政治局學習中露面的蔡紅碩,是唯一一名未退役的專家諮詢組副組長,現為少將軍銜。

專家諮詢組成員、長期任教於國防大學的章傳家,在今年初的《光明日報》刊文稱,本次軍改「觸及利益比觸動靈魂還難。」

中共願付退伍大校100萬元遣散費

中共的軍改,除結構大變外,還涉及30萬將士的裁軍問題,其中主要是軍官的辭退。知情人告訴彭博社,提早退伍的中共軍人將獲得慷慨的遣散補償,退役套餐包括價值數萬美元的遣散費,一些士兵還可以繼續領取原薪資80%的薪資。

彭博社報導說,買斷計畫是為了加快習近平裁軍30萬的行動。裁軍是中共軍隊自從冷戰時期以來最大換血行動的核心。慷慨的遣散費降低了轉業軍人不滿和上街抗議的風險。當局已經命令國企聘用退伍軍人,以確保「社會和諧穩定」。

習近平2015年11月說,當局必須「提供特別措施和有利政策主動幫助退伍軍人安置」。

中國經濟放緩惡化勞工動盪。據中國勞工通訊統計,今年上半年發生了1450起工人示威行動,比去年同期增加19%。

現在還不清楚軍隊遣散計畫一共將花多少錢,以及30萬被裁軍人裡面有多少比例的人有資格拿錢。

知情人告訴彭博社,一名大校如果同意自己找工作,將能一次性拿到100萬元,此外每個月還能繼續領取原先80%的薪資。據官媒報導說,中共軍官每月薪資為4000元到2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