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失明者瀕死時首開「眼界」 (第493期2016/08/18)

?"
一些天生失明的人在與死亡擦肩而過時感覺自己靈魂離體、看到了幻象。圖為倫敦一個體驗盲人之光的藝術展演。(Getty Images)

有研究表明,當天生失明者做夢時,他們是看不到東西的,然而在瀕死體驗中,他們卻經常獲得光明並視得其物。他們的視覺感知,為瀕死體驗又增加了一抹神祕。

文 _ Tara MacIsaac 譯 _ 張小清

很多人在瀕死體驗(NDE)中都感受過靈魂離體。1982年的蓋洛普相關民調中,曾經瀕臨死亡的美國人中有15%分享了他們的瀕死體驗。其中9%的人經歷了典型的靈魂離體,11%的人表示他們進入了另一境界,8%的人說他們遇到了另外空間的生命。

一些天生失明的人在與死亡擦肩而過時感覺自己靈魂離體、「看到」了幻象。對有些人來說,這似乎很自然,但對盲人來說,則不啻是令人困惑的震撼體驗。

瀕死者:體驗的境界才是真正的家

有人說瀕死體驗是幻覺,常將其歸結於缺氧,或者是在非睡眠狀態下出現了容易做夢的快速眼動(REM)。但許多研究者對這種解釋不表同意。研究瀕死體驗30年的羅伯特‧梅斯(Robert Mays)就是其中一位,他在國際瀕死研究協會2014年年會上作出解釋。

梅斯說:「瀕死體驗者總是述說他們有超級真實的體驗,遠遠蓋過我們日常的意識經驗,他們覺得瀕死體驗的境界才是他們真正的家,充滿無條件的慈愛,而他們再也不懼怕死亡。」這都無法用缺氧或快速眼動(REM)來解釋。而透過盲人的瀕死體驗,更能說明「缺氧或快速眼動」的不適切說法。

有研究表明,當盲人做夢時,他們是看不到東西的。然而在瀕死體驗中,盲人卻經常獲得光明。

盲人做夢無所視
瀕死卻能體驗光明


前者,由哥本哈根大學阿曼尼梅埃迪(Amani Meaidi)主持的關於盲人做夢的研究調查發現,天生失明者從未在夢中看到東西;對於後天失明的人來說,失明時間越長,夢中視物的機會就越小。這項研究刊載在2014年的《睡眠醫學》(Sleep Medicine)雜誌上。

後者,20世紀90年代由康涅狄格州大學肯尼斯‧林格(Kenneth Ring)主持的一項對經歷瀕死體驗的盲人的研究發現,21位受調者中有15位自述看到了東西,另有三人不太確定,其餘三人則什麼也沒看見。天生失明的人中,有一半看到了東西(不確定的人可能與其從未體驗過視覺以及瀕死體驗的不尋常有關係)。

一個天生失明的人告訴林格,他發現自己在一個有成千上億本藏書的圖書館裡,「書海望不到頭」。被問及是否真的看見了,他說:「是啊!」看得清楚嗎?「沒問題。」是否感到吃驚?「一點也不。我對自己說:『嘿,你看不到。』(然後)我說:『好吧,我當然可以看到。看看那些書。這充分證明我可以看到。』」

林格訪談過的薇琪‧烏米佩格(Vicki Umipeg)也曾多次和媒體分享自己愉快的瀕死經驗,她並未感到突然能看到東西有什麼「可怕」的。

當時,22歲的她在西雅圖一家夜總會當歌手。一天下班後打不到出租車,為此她讓喝醉的酒客們載她一程。結果發生了車禍,她受了重傷,顱骨骨折。

在港景醫院(Harborview Hospital),她感到自己向天花板飄去。她聽到醫生講,耳膜損傷有可能讓她失聰。她可以看到醫生俯身下去檢查什麼東西,她意識到那一定是她的身體,她從未見過自己的身體。

1   2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