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中共大校辛子陵披露,此次北戴河會議,高層一致達成共識將處理江澤民及曾慶紅,並可能在10月的六中全會予以落實。(新紀元合成圖)

曾慶紅依靠詭計和權杖,成為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陣營中的「頭號軍師」。

自2015年中紀委網站突發一奇文,以大清「裸官」慶親王來影射,曾慶紅不妙的情況實質已然半公開。

近期,中共最為神祕的北戴河會議結束後,中共體制內專家放風,處理江澤民、曾慶紅,高層已達共識,習近平或在六中全會斷然出手。

文 _ 文仲卿

辛子陵:處理江、曾 北戴河達共識

今年北戴河會議後,前中共大校辛子陵在接受《希望之聲》專訪時披露:此次會上通過一個非常重要的議程,高層一致達成共識將處理中共前軍委主席江澤民及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並可能在10月的六中全會予以落實。

辛子陵說:「北戴河會議,大家好像有點不過癮,很平淡就過來,其實也不平淡,北戴河最大的成功在哪裡,通過正式非正式的形式在高層(通過),斷然出手將來解決江澤民和曾慶紅的問題達成共識,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辛子陵認為,目前處理江、曾有兩個有利條件。一是通過這幾年反貪打虎,習近平建立了威望;二是8月15日前後,中共各大軍區正式向五大戰區移交軍權,兩百萬軍隊完全掌握在習近平認為可靠的人手裡。他認為,軍隊貪腐嚴重,是習近平處理江澤民要慎重的一個主要原因。

辛子陵推斷,處理江澤民及曾慶紅的最好時機還是今年10月召開的六中全會比較合適,因為這是一個有決定權的、能決定事情的會議。但具體步驟,還需看中央的布署,可能是在黨內先公開,然後走法律程式。

辛子陵:「(假如說處理江澤民,曾慶紅達成共識,步驟,是在六中全會附近,處理,還是在19大2017年來處理)咱們現在只能看到六中全會,當然一個可能性是把江澤民和曾慶紅的問題先在黨給公開,一直傳達職務,實際上傳達到全黨,也就是傳達到全國,但是因為下一步就是進入法律程式,要給20萬法輪功受害者作主,給他們平反,恢復名譽,樹立訴狀,涉及到檢查院要起訴,法院要審理,要走這個程式,具體怎麼走,看情況,看中央的布署。」

他認為,軍隊貪腐嚴重,是習近平處理江澤民要慎重的一個主要原因。

辛子陵:「因為原本的腐敗治國,腐敗治軍,軍隊老實講,現在實際來講,是一種重建,腐敗太厲害。據劉亞州講,大區一級的將軍,沒向郭伯雄和徐才厚送過錢,就兩個人,一個是劉源,一個是劉亞州,所以你就可以想像,完全的七大軍區都有他們的人,這個很危險,所以為什麼習近平解決江澤民這麼慎重,他就是有這些問題,你貿然解決不成熟,某一個軍區發表聲明,搞點什麼事,就很被動很難看,關於這個事情不做則已,要做一定得萬無一失。」

辛子陵最後強調,雖然江派勢力還有一些攪局的表現,但都成不了氣候,但習近平當局若不盡早處理江澤民及曾慶紅,總會對政局及施政造成不必要的滋擾,也可能令一些江派勢力產生幻想。

習近平向曾慶紅勢力下最後通牒

如今總部設立在北京的海外媒體多維新聞網8月7日刊登題為〈北京涉港機構亟待整肅重組〉的報導,力數香港中聯辦逾越職能範圍、自以為是「中央治港化身」等多宗罪狀。並指北京正在醞釀「大動作」,將涉港官員中的害群之馬清除出去。對此,辛子陵表示,當局的動作旨在向中聯辦的江曾勢力下最後通牒。


駐京外媒8月7日刊文力數香港中聯辦多宗罪狀,專家認為是習當局在向中聯辦的江曾勢力下最後通牒。圖為今年5月29日香港支聯會發起「六四」27周年的遊行至中聯辦後集會。(潘在殊/大紀元)

文章在開始及最後均提到國家主席習近平有關治港政策的言論,指今天香港的泛政治化,中聯辦同樣需要追究責任。如果中聯辦有足夠的政治意識和覺悟,應該能從習近平「全面、準確」的指示中聽出弦外之音,回歸自己的職能本位,同時也是最高要求,畢竟中聯辦已「越位」太久、走得太遠。

文章指出,中紀委已進駐中聯辦,從當前形勢來判斷,最為有效的對策,北京也正不遺餘力做的便是對涉港機構的重組與整肅。

中紀委巡視組這個抓手的最大作用,只是將涉港官員中的害群之馬清除出去。

辛子陵對海外媒體表示,文章暗示習近平一方是正在警告中聯辦的江派勢力,在下最後通牒:「他們有些人是屬於江的勢力,先給他們警告,整頓他們。例如雨傘運動時,他們要把香港搞成死港,最後逼習近平出兵那一招棋,(當時)很多人都在配合,這裡頭要分清責任,主要責任是張德江、劉雲山。」

他表示,在中共18大之前,無論是政界、文化界、商界、宣傳輿論方面,香港中聯辦基本上掌控在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的手上,曾慶紅當時在香港扎根很深,18大以後,他又利用手上的一些影響力,布局了一些勢力,並做出各種各樣的動作來攪局,但大陸有關部門難以直接處理。

中紀委目前已經進駐香港中聯辦,他相信正在做摸底動作:「現在中紀委、紀檢組也進入香港,進入中聯辦,主要是搞清楚那些『幹部』的政治面目,政治傾向,到底是江的人,還是習的人,還是兩邊站隊的人。有些事情,如果當時站錯隊,現在站過來就完了,他有個過程,所以,現在中聯辦這些單位,這些『幹部』的面目,他沒有完全搞清楚。」

他認為,習近平當局不會針對香港人,只會針對中共的駐港「幹部」,那些打著「共產黨」旗號,鼓動反對習近平、反對改革開放的人會被清理。

曾慶紅炒作王寶強案 轉移視線

在巴西奧運會期間,大陸著名影星王寶強離婚案突然奪走了所有視線,大陸各大媒體瘋狂炒作,辛子陵對《大紀元》披露:這是曾慶紅炒作王寶強離婚案轉移北戴河對他們不利的消息,「現在你看見沒有,各種怪事,一個王寶強離婚案點擊量是十幾億人次,據說是曾慶紅下令『狠給我操作』,他還有影響力,還有人聽他的。結果各個主流媒體都炒作王寶強離婚案。把大夥的注意力都轉到哪兒去了。」


曾慶紅炒作王寶強離婚案,是為了轉移北戴河對其不利的消息。圖為大陸演員王寶強。(大紀元資料室)

他強調:「現在就是中央什麼時候抓捕江澤民嘛,這個事情不能讓外面知道,因為現在的人,下面的幹部,縣以下的好多地方還不知道現在上面發生的這些變化。不讓大家知道,增加安全係數,這只是暫時起點作用,解絕不了什麼問題,這東西能瞞的住嗎。」

最後他說:「現在必須承認一個事實,就說習近平緊緊掌握了軍權,他的地位是不可動搖了。另一方面江的勢力,還掌握著政權相當大的一部分,從中央到地方各個領域。你可以想像,現在法輪功的問題發展的這一步,馬上要解決江的問題了。那個王治文到廣州,護照被剪掉了,就是曾慶紅下令幹的。」

「下面那些警察,他敢幹剪護照這個事,他覺得他是嚴格執行國家政策,他才敢這麼做。下面好多人不了解這個情況。他們封鎖情況,轉移視線,這都是政治鬥爭的手段。」「現在他們辯解都很乏力的。」

傳王岐山北戴河會議前約談曾慶紅

據香港《動向》雜誌8月號報導,今年7月26日,中共政治局舉行會議,決定於10月在京舉行18屆六中全會,而制定政治生活準則與修訂黨內監督條例將成為主要議題。會後,政治局常委會作出決定,由王岐山出面分別約談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曾慶紅、李長春以及賀國強。


有港媒稱,北戴河會議前夕,王岐山出面約談曾慶紅等前常委。(Getty Images)

報導說,王岐山在約談時指出,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及已退休的常委、政治局委員必須執行當局的決策、遵守規矩,不能以各種所謂理由、藉口、託詞再拖延、婉拒有關個人、配偶及子女財產、經濟來源,在境外、國外的狀況的申報及公開、公示,接受各界監督、質詢。

王岐山強調,要在10月召開的六中全會前後落實、執行,最遲在明年七中全會前。沒有再延遲的退路等。

2015年2月25日,中紀委網站發表文章〈大清「裸官」慶親王的作風問題〉。這篇借古諷今的文章立即引起網路輿論的震盪和熱議,外界普遍認為「慶親王」只與中共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相符合,同時曾慶紅家族及其本人的醜聞也不斷湧現網路。

2015年6月11日,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被判處無期徒刑,中共黨媒《人民日報》第一時間發評論文章,提及此前多次提到的「鐵帽子王」。文章稱「無論權力大小、職務高低,沒人能當『鐵帽子王』」,並強調,「一定能打贏這場攻堅戰、持久戰」。

周永康被判決的次日,大陸媒體高調報導傳記《慶親王》出版,該書封面下方寫著「你懂的」三個字。曾慶紅及其家族的貪腐醜聞隨之再次被海外媒體大量曝光;與曾慶紅家族關係密切的戴相龍女婿車峰也被抓。

多方資料披露,曾慶紅家族財產遍及北京、天津、山東、上海、江蘇、福建、廣東及香港、澳大利亞、新西蘭、新加坡等地。其兄弟、兒子、兒媳、侄子至少有12名家屬在境外、外國定居,開辦7家公司和大陸商貿公司往來。僅在國內資產有430億至470億元人民幣。

曾慶紅遭遇周永康落馬前相同待遇

2015年6月23日消息人士披露,中共國家電網公司董事長兼黨組書記劉振亞被中紀委立案調查。劉被視為是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家臣,曾為曾家族歛財,將價值700億的山東魯能以37億超低價賣給曾慶紅公子曾偉,事件在胡溫時代曾轟動一時但無法追究,此次王岐山拍板納入中紀委的調查範圍。據悉,中紀委對劉本人審查的問題,包括當年鬧得沸沸揚揚的魯能事件。

消息指,國家電網是繼鐵道部、中石油之後又一個被嚴查的國企。劉振亞手下的國家電網腐敗程度,與蔣潔敏治下的中石油如出一轍,內幕驚人,而蔣潔敏當年則是王岐山拿下周永康的一步最重要的棋。

2007年,大陸知名女媒體人胡舒立任主編的《財經》雜誌發表調查報導〈誰的魯能〉一文,揭露山東第一大企業魯能集團被廉價收購成為私企,資產達738億的魯能,收購價僅得37.3億元。在這筆資產轉換中,700億的國家資產被吃掉,整個收購的過程非常隱祕和複雜。報導暗示實際收購人是一個姓曾的神祕人物,後來海外消息曝光,此曾即曾慶紅的兒子曾偉。

中紀委監察部網站2015年6月26日發布通告,西藏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樂大克被拘查,成為西藏落馬的「首虎」。樂曾長期任職中共國家安全系統,2004年出掌西藏國家安全廳,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曾慶紅一手提拔安排。

樂大克被抓被外界看作是習近平清洗江派勢力盤踞的中共國家安全系統的又一重大案件,更重要的是,樂在江西任職時,獲得時任中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器重,從江西安全廳一個處長升為副廳長,後又奉調西藏,出掌西藏國安廳。

在此之前的反腐中,中共國安系統成為重災區。2015年1月,中共國安部副部長馬建落馬,據稱習近平王岐山突然拿下此人,意在其背後的靠山曾慶紅。


2015年1月,中共國安部副部長馬建落馬。馬建背景複雜,幕後除了令計劃、周永康,真正後臺是江派大佬曾慶紅(幕後人)。(新紀元合成圖)

2014年初,北京國安局局長梁克被中紀委帶走,路透報導披露梁克涉嫌把來自國安局間諜網、電話監聽、以及首都北京的告密者的信息非法轉交給周永康為其提供幫助,甚至跟蹤高層行蹤。

曾慶紅之子震驚澳洲 曾家富可敵國

公開信息顯示,曾偉2008年以3240萬澳幣(當時折合2.5億人民幣)購入豪華名宅Craig-y-Mor,據稱是當時澳洲房產交易史上第三昂貴的豪宅,百年大宅被拆期間再成各大媒體的頭條新聞。曾偉兩年後申請推翻兩層樓磚石結構的老宅,重建五層高有巨型落地窗的摩登樓房。曾先後三次向市政府提出重建大宅,市政府最初拒絕申請,尤其是新宅施工涉及挖掘砂岩深至基岩。曾後來上訴州法院,該申請2010年獲得通過。

曾偉夫婦2008年買下超過百年歷史的豪華別墅Craig-y-Mor,豪宅有一個游泳池、四間睡房、五個浴室及六個停車位的車庫,成交價創下當時豪宅天價紀錄。他兩年後申請推翻兩層樓磚石結構的老宅,花約3000萬元重建五層高有巨型落地窗的摩登樓房。曾先後三次向市政府提出重建大宅,市政府最初拒絕申請,尤其是新宅施工涉及挖掘砂岩深至基岩。曾後來上訴州法院,該申請2010年獲得通過。拆除重建計畫震驚四鄰,有網民表示:「這是非常昂貴的民宅工程。當然,作為中共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兒子,這也就不難理解了。」

央視主持人《沈冰自述》中寫道,「曾偉後來私下裡跟我說過,他個人發跡之時正是曾慶紅擔任國家副主席一職期間,曾偉創業可謂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以『一筆項目的進項少於一個億,免談』作為商業格言的曾家大少,除了招來防火牆外接連不斷的颶風外,也不出意外的地招來了體制內人員的意見反饋。其中就包括曾經擔任過新華社社長的田聰明。按照田的說法,曾慶紅兒子曾偉賺錢的事情很神祕,一般外界很少知道,我們新華社駐各地的記者偶爾有內參彙報,但我一般只給總書記看,不給任何人……曾偉暗中掌握的財富,那是中共任何家族都無法比擬的。其實,曾慶紅家族才是最大財富壟斷者,已經富可敵國。」


近年來曾慶紅家族貪腐醜聞不斷,新華社前社長田聰明稱曾家是最大財富壟斷者,已經富可敵國。(大紀元合成圖)

曾慶紅與習近平的真實關係

曾慶紅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時期的二號實權人物,被指是江的「軍師」「核心智囊」。他是中共毛時期曾山與鄧六金之子,1989年六四屠城後隨江澤民進京,任中共中央辦公廳副主任。

1992年在排除楊尚昆、楊白冰兄弟事件中為江澤民穩定地位起了決定性作用。後升為中共政治局常委;2003年至 2008年任中共國家副主席。曾主管黨內特工系統,被中共內部稱為「黑面殺手」,整人手段殘忍。

2003年以後幾年,曾還是中共港澳工作主管,至今香港發生的幾起重大犯罪案,都為此人幕後主使。有人這樣形容:曾慶紅狡詐陰險,江澤民集團的所有罪行,曾都是主謀之一。

此前,坊間一直有傳言習近平之所以被推為「王儲」,是江澤民和曾慶紅的計畫。但《法國國際廣播電臺》2015年4月5日引述消息人士踢爆曾慶紅讓習近平當上「王儲」的傳聞其實是曾慶紅大祕施芝鴻編造的。


坊間傳言習近平(左)被推為「王儲」,是江澤民和曾慶紅(右)的計畫。但法廣踢爆此一傳聞其實是曾慶紅大祕施芝鴻編造的。圖為2008年中共兩會資料照。(Getty Images)

消息人士透露,坊間所謂「曾慶紅犧牲自己、用到點退休為籌碼,將習近平推為『王儲』的說法,根本沒有這回事——『都是瞎編的』」!

北京消息人士說,曾慶紅一直夢想做太子黨裡的核心人物。曾搞了一個方案——既讓習近平當總書記,同時又扶持太子黨中的另外一位強人——薄熙來。他想在中共政治局委員框架內造成一個總書記被一個強勢常委牽制的局面。在這個基礎上,曾慶紅就可以扮演一個「協調者」和太上皇的角色,習近平和薄熙來都成了他的棋子。

2013年日本《朝日新聞》報導披露,2007年6月25日中共17大前夕,400多名中共高官在北京舉行了一次非公開的信任投票,目的是考察可能進入中共最高決策層、年齡在63歲以下的官員。投票結果至今未對外公布。

《朝日新聞》援引一名中共體制內人士的話透露,當時的投票引發了一場風波。江派看好的時任商務部部長薄熙來的得票情況非常差,特別是軍隊內的軍官對其評價甚低,而習近平得票則位於前列。

曾慶紅同意退下,也是想推薄熙來入常,但是終因薄名聲太臭,在黨內調查排名幾乎最末,由於江派手裡已沒有合適人選可以起到阻擊作用,而不得不讓各派都能接受的人選——習近平入常。

此後,江派在對外的放風中不斷鼓吹「曾慶紅主動退下,成全了習近平」。

據《真實的江澤民》一書分析,選擇讓習近平接班只是江、曾的權宜之計。江、曾的算盤是先在2007年阻止胡錦濤的接班人上臺,在2007年到2012年期間內,讓江、曾真正的接班人薄熙來鍛練成熟、取得威望和權勢,在2012年的中共18大上至少得到常委和中央政法委書記的位置。

薄熙來因為氣勢太囂張,被貶重慶後,掀起了「文革」式的「唱紅打黑」。據《南華早報》引述重慶商界人士的話披露,薄熙來所追求的僅僅是快速成功,所以他在重慶所做的事情都是為了能更快的回到北京爬到更高的位置上。「重慶就是他的跳板。」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王立軍的突然夜奔美國領事館,打破了江、曾和薄熙來的美夢。2012年2月14日,時任中共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訪美。

期間,美國媒體《華盛頓自由燈塔》曝光了王立軍移交美領館材料中的部分內容,其中包括薄熙來、周永康聯手圖謀發動政變、最終廢掉習近平的計畫。美國副總統拜登向習近平出示了薄、周政變密謀的鐵證。

習近平上臺後,由「清道夫」王岐山展開「打虎」運動,省部級紛紛高官落馬,其中大部分是周永康、江澤民的馬仔。

2014年3月1日中共「兩會」前夕,曾慶紅手下的特務曾在海外中文媒體發表了網文〈習近平是內奸——中國到了緊要關頭〉,以此煽動中共黨內的左派反對習近平,支持江澤民集團針對習近平的政變活動。

中共黨媒新華社曾經批判三個著名的朋黨集團「石油幫」、「祕書幫」和「山西幫」,間接提到令計劃是「山西幫」幫主。

據2015年5月號的《前哨》雜誌披露:中南海目前礙於政治環境和中共政治忌諱,沒有直接點明曾慶紅是「石油幫」和「祕書幫」的頭子,也沒有提到江西幫、上海幫的頭目也是曾慶紅。曾慶紅依靠朋黨操縱中共政治,他橫跨多個山頭,提拔了周永康,曾、周自然在政治上勾結。

《前哨》雜誌還爆料,周永康被抓後,第一個供出的人就是曾慶紅。據北京消息披露,江澤民於2011年春夏之交生病期間,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在北京跟已經退休的曾慶紅進行一次祕密會面。

周稱他當時找到曾慶紅,跟曾商量並討論江澤民死後,立即把薄熙來調回北京,來制約習近平。這樣曾慶紅在周永康的協助下,可以當「太上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