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陸傳統出租車市場正被互聯網取代。網約車興起擊破交通部門的巨大灰色利益,但也令出租車司機陷入兩難。圖為廣西桂林一出租車司機利用滴滴應用程序導航駕車。(AFP)

大陸傳統出租車市場正被互聯網取代。網約車的興起擊破了交通部門的巨大灰色利益,但同時也令廣大出租車司機陷入一個兩難的境地,若繼續開出租車,收入大減,或影響生計;若自己買車從事網約車,卻又可能導致市場過剩。

文 _ 蘇晨

出租車巨頭大筆投資智能平臺

隨著網約車的風行,大陸出租車巨頭也開始大手筆投資此塊業務。近日,滴滴出行獲得中國人壽6億美元左右的投資,並透露進軍互聯網金融的態度。

在此之前,滴滴出行已經獲得蘋果、阿里巴巴、螞蟻金服、騰訊等諸多科技公司的投資。業內人士認為,滴滴在完成本輪融資後,其估值至少超過300億美元。而智慧出行平臺另一大對手——優步也同樣完成了35億美元的投資,並宣布可動用資金超過100億美元。

面對網約車的威脅,廣大出租車司機尤其是中國最為龐大的滴滴專車、快車司機們紛紛開始擔憂自己的收入。此前在互聯網上一直流傳著滴滴司機月入萬元的說法。

2015年5月,一條滴滴專車司機月結收入短信在朋友圈熱傳。短信顯示,這位專車司機一月收入高達2萬4240.94元,除去車費,該司機還獲得了專車公司2萬4283.74元的補貼,全月收入達到4.8萬元。

這位滴滴專車司機的所在地是廣州,據了解,儘管4.8萬元的月收入對於滴滴專車司機相對少見,可是2至3萬元的月收入卻是普遍現象。當時不少經驗熟練的滴滴司機在運氣好時,每天工作5個小時就能月入萬元。

僅一年後,同樣是廣州、深圳、北京、上海一線城市的滴滴司機紛紛通過網路論壇感嘆補貼和獎勵下滑了不少。

今年6月初,滴滴出行總裁柳青曾表示,滴滴打車很可能會放緩補貼力度。對於為何要放緩補貼,主要是考慮到互聯網打車市場日益成熟,過去用來培育和開拓市場的補貼,今後必然會減少。

巨額份子錢下調 科技倒逼改革

繼《網路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出臺後,2016年8月1日中共交通部發布《網路預約出租汽車運營服務規範》(徵求意見稿),一方面肯定了網約車的合法地位,另一方面當服務過程中發生安全事故,經營者應承擔先行賠付責任。

在深圳開了多年出租車的張偉(化名)近日對陸媒表示,出租車的暴利時代該結束了。其曾月入過萬元,可隨著網約車政策的出臺,如今他不得不開始考慮是否應轉投網約車的行列。

與張偉一樣,還有很多出租車司機有著同樣的思慮。福建福清市的劉大龍(化名)是當地的一名出租車司機,最近其與幾位同事都沒有上班,都在商量該不該買車從事網約車。

在網約車的衝擊下,各地出租車公司開始降低承包費,也就是所謂的份子錢。張偉說,從去年開始,他所在的出租車公司給每輛出租車每月降低1000元費用,另外政府每月也降低了1000元費用。從今年8月開始,出租車公司再次對每輛車降低了1000元收費。

此外,多地都已對傳統出租車行業出臺優惠政策。從今年3月1日起,寧波開始試行《關於深化寧波市出租汽車行業改革的意見》,取消市區出租汽車每年1萬元的營運權有償使用費。而廣州、蘭州等地早已採取補貼等方式,開始降低出租車司機的份子錢。

分析認為,這是科技逼迫中共政府放棄權力尋租暴利的一個例子。出租車的巨額份子錢一直被行業詬病,但是一直解決不了,隨著網約車的興起,交通部門這一巨大灰色利益終被擊破。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王錫鋅表示,互聯網+的新經濟模式已經成為一種不可阻擋的潮流,這次網約車的改革是把網約車和傳統出租車放在一個系統中,進行系統改革。在此背景下,出租車份子錢下調其實是一個被倒逼的結果,在網約車放開的情況下,傳統出租車的模式是會被淘汰的。

出租車司機收入大降

如今,出租車司機開始萌生去意。僅寧波、南京及深圳這三地,就有成千上萬名出租車司機面臨新的選擇,或繼續開出租車,或自己買車從事網約車,又或者乾脆不在這個行業發展。

司機們認為,份子錢下降無法彌補他們因為網約車衝擊造成的收入下降。交通部調研發現,因為網約車的出現,導致出租車司機月收入下降了30%左右。

另有出租車司機認為,幹網約車風險也很大。因為上稅、審核、保險都要成本,此外,網約車平臺也要扣費用,這等於是交份子錢,幹得多當然也交得多。現在地方政策可能還要調整,也不敢盲目去開。

對於出租車司機來說,可謂陷入了一個兩難的境地。若堅持開出租車,收入大減,甚至影響生計;若大家一窩蜂都加入網約車行列,又會導致市場出現嚴重過剩。如此,網約車的出現不知是否真的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