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唐人中國舞舞蹈大賽原定於8月1日在香港旺角麥花臣場館舉行,中共青關會等團體自7月18日開始,就在場館外大肆滋擾吵鬧,有些成員還使用高音喇叭和擴音器謾罵組織者和法輪功團體。(大紀元)

中共鎖定文藝演出團體並不是最近的新現象,過去中共不僅利用文藝團體搞政治宣傳,強化中國人對黨文化的認同,同時,也將其作為一項誘餌,吸引想在擁有13億人口的市場發大財的藝術家。

藝術已經被中共政治化、納粹式的文化迫害。

編譯 _ 李清怡

寇謐將(J. Michael Cole) 是臺灣關鍵評論網的主編,諾丁漢大學中國政策研究所的高級訪問研究員,同時,也是現代中國研究法國中心的副研究員。他近日在臺灣關鍵評論網發文,題為〈繼臺灣藝人,中共瞄準新的發洩目標——韓國藝人〉。

中共有關單位正逐步建立起一個具有中共特色的納粹式文化機構。且不說中共的新式戰鬥機、遠程導彈和戰艦,中共在地區攪局的新式武器是文化,確切的說,是對文化的否定。

藝術已經被中共政治化

中共鎖定文藝演出團體並不是最近的新現象,過去中共不僅利用文藝團體搞政治宣傳,強化中國人對黨文化的認同,同時,也將其作為一項誘餌,吸引想在擁有13億人口的市場發大財的藝術家。

如臺灣的演藝人士經常被迫否認臺灣人身分,作為能在中國演出的條件。大部分情況下,他們被迫公開承認自己是中國人,而非臺灣人。那些拒絕這一要求的就只能被拒之門外了。這些方法不僅影響到歌手,也影響到演員、製片公司和作家。有時,臺灣與中國大陸或臺灣與香港聯合出品的製作,涉及到藝術自由或臺灣製作的影片能否參加電影節,也會產生寒蟬效應,或種種原因遭到中共的杯葛。

藝術已經被中共政治化,這種事情發生的頻率只增無減。最近的受害者包括臺灣出生的藝人周子瑜,今年早些時候她被迫發布道歉影片認錯,還有演員戴立忍和導演吳念真。

7月演藝圈已經開始有傳言稱,文藝界的人士將被要求簽署一份表格,發誓不會「分裂國家」的,才可以參與在中國境內的項目。周子瑜的案例只是一個伏筆,她因曾在韓國綜藝節目中手拿中華民國國旗揮舞,其韓國經紀公司在中共的壓力下,強迫這位16歲的女生當眾蒙羞,就是害怕被中共拒之門外,而失去獲得豐厚利潤的市場。

然而,現在有跡象表明,南韓藝人也遭此境遇,原因是:美國製造的戰區高空防禦飛彈(THAAD)系統在南韓部署。據新浪引述匿名消息來源,中共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口頭傳達文件,指示中國的電視製作人「延後凡涉及南韓影星或南韓電視劇版權的新節目計畫」。《南華早報》也報導稱,廣東省電視臺已經接到國家管理部門的通知:南韓影星的電視劇近期不會獲許播放。

寇謐將的另一篇文章評論:又一文化迫害,中國舞舞蹈大賽被迫取消香港初賽賽區,改在臺灣舉行。

新唐人第七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亞太初賽原定於8月1日在香港旺角麥花臣場館舉行,但是,據《大紀元》報導,中共青關會等團體自7月18日開始,就在場館外大肆滋擾吵鬧,有些成員還使用高音喇叭和擴音器謾罵組織者和法輪功團體。報導稱,至7月25日,已有6個中共團體在場館聚眾抗議。

儘管舞蹈大賽組織者請求警察出面,但是,執法機構卻對此視而不見,任由那些中共團體繼續滋擾吵鬧。

最後,比賽場址更改至臺灣,臺灣一些親北京團體也可能企圖干擾大賽,但是,臺北警方沒有像香港執法部門那樣縱容那些團體。

中共利用與之相關的團體,向香港和臺灣藝術團體施壓,這讓人不由得想起最近共青團在網上攻擊臺灣演員的事件,最後導致影片公司取消了臺灣演員戴立忍出演影片中的角色。

「被道歉」是中國經商的新規則

《福布斯》雜誌Ralph Jennings 報導,中國網民最近挖出了國際巨星水原希子的爆料,稱她是具有反華情緒的日本民族主義者。為此,水原希子上月通過網路視頻向中國人道歉。近幾年來,如此多的文藝界人士、媒體、大公司向中國道歉,甚至時尚達人都炮製出了一個諷刺意味的比賽:看誰請求寬恕的道歉更加成功。

中共政府可能通過取消演出、拒發簽證和拒簽商業合同的方式,對冒犯他的海外人士進行報復。可以說,道歉者發出悲哀可憐的聲音,因為人們想要保住通往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渠道。

由臺灣和香港團體發起的「向中國道歉」首屆大賽,已經引起4000多個跟帖,大賽組織者、31歲的臺灣人王奕凱表示:「這場比賽的主要原因是,越來越多的人向中國道歉,但是,看起來這些道歉非常具有諷刺意味,所以我們要調侃一下。」

的確是具足了諷刺意味。王說,中共官員們自己很少請求原諒,在中國境外,表達歉意沒什麼大不了的,因為其他地區的粉絲或客戶都明白保住中國方面生意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