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年在六四紀念日前後,坦克人都會以各種方式出現在公共視野中。圖為2008年一名男子站在國際特赦組織位於倫敦總部外的坦克前,重現當年天安門廣場示威者「坦克人」的形象。(Getty Images)
無標題文件

1989年6月4日後,我就成為坦克人的推崇者,曾寫作〈坦克人與天安門〉及〈坦克人與洋五毛〉等文加以推崇:感動世界的是一位在六四屠殺後,還勇於隻身抵擋坦克車隊的白衣青年,雖然他被中共喉舌誣衊為「螳臂擋車的歹徒」。這位被稱為王維林的英雄下落不明,生平不詳,但不影響他被命名為坦克人,成為六四精神的象徵,因為正是像他一樣的無名英雄烘托了八九民運的偉大和悲壯。每年在六四紀念日前後,坦克人都會以各種方式出現在公共視野中。

在我年過半百前,坦克人在我目之所及的地方都是無名英雄的形象,可是《89民運史》的作者陳小雅卻在研究各方資料近27年後,推斷出坦克人可能是中共的特工;即中共試圖用一列坦克忍讓一個共特的假象,來掩蓋此前開動坦克鎮壓無數和平抗暴者的血腥事實。

我有時願意相信陳小雅的研究成果,畢竟我深知共產黨的邪惡,只有我們想不到的,沒有它做不出的壞事。2006年活摘器官的滔天罪行被曝光時,有多少人不相信?可是《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殺》調查報告卻證實,這一罪行不僅在中共國存在,而且還在進行。美國國會與歐盟議會也在民意的壓力下,已相繼公開譴責中共活摘良心犯,尤其是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中共慣於殺人也善於宣傳,但它也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因為它的行為方式違背自由社會與正常人的價值觀,所以它很難達到預期目的。人們因為同情死難者,自然會推崇抗暴者,根本不可能理解中共的險惡用心。

就是說,坦克人起到了中共意想不到的反作用,當坦克人出現在世人面前時,無數觀眾受到鼓舞,奮起反抗,結果就是促使共產暴政在東歐及蘇聯逐一崩潰。

陳小雅的研究結果即使讓坦克人倒下也沒有關係,因為無名英雄多的是,比如被中共謀殺後才廣為人知的民運志士李旺陽(1950-2012)。這倒是又給世人提供了中共善於造假的實例。與中共偽造天安門自焚案來抹黑法輪功相比,坦克人在海外更廣為人知。以坦克人為題材的各種藝術品數不勝數。

在我居住的科隆市中心就有一樁三層樓的外牆,被當地「國際大赦」委託藝術家畫上了坦克人。畫面上一個白衣黑褲的黑頭髮人,一手提一個購物袋與一輛五彩繽紛的坦克,面對面地立在血紅的馬路上,據說坦克的造型象徵中共對西方的利誘。

在北美,舞臺劇《中美國》(Chimerica)的主線就是尋找坦克人,並展現中美兩國在六四屠殺後發生的變化,以及劇中人物在此背景下的經歷。《中美國》在多倫多首演時,盛雪被邀請去與觀眾互動。

盛雪於1989年8月離開北京來到加拿大。在過去27年裡,她一直在為六四屠殺做見證。
2008年,盛雪還參與創作舞臺劇《計程車》(TAXI),她創作的角色小紅就是人生經歷的藝術再現。小紅在北京目睹學生被坦克壓死壓傷,其中一名學生雙腿被壓斷。逃到加拿大後,無論生活如何,她都無法忘記自己在1989年6月4日前後的經歷,於是,她寫下來,告訴世人。當小紅手持加拿大護照和中國簽證,回國探望病重的母親時,在入境處被攔截,共警指責她在海外寫文見證六四屠殺,要求她寫悔改書並保證以後不再繼續見證,否則,就不能入境。小紅經過內心的掙扎後拒絕妥協。於是,她被遣返加拿大。盛雪當時接受《大紀元》記者的採訪時,表示自己是見證人,是倖存者,她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要把這些故事傳下去。

可是27年後居然有與她熟識並合作多年的人聲稱她是「共特」,是「假見證人」……對她全方位的指控讓我目不暇接。而他們中至少有兩位還曾撰文讚美過盛雪及其作品。我曾批評盛雪一再為中共做偽證的「小毛澤東」(出自劉賓雁語),除此之外對她了解不多,但在過去的一年,無數針對她的郵件促使我一有空就查閱相關資料。我還給她打了兩次電話,最後確認盛雪值得我力挺。

我們都已是所在國的公民,我們在享有自由的同時,沒有忘記為大陸同胞爭取自由,這是她與我的出發點。因為我們不願忘記六四英烈,樂於參與以終結中共暴政為目的的民運,認同中華民國,支持流亡藏人,流亡維人以及法輪功學員反迫害。為此我們被中共剝奪了回國權,失去了海外華人在大陸的特權,同時還招來五毛與謾罵,但我們不怕,為被中共害死的億萬同胞以及沉默的大多數人代言是我們的選擇。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