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國遭遇逆向文化震盪,哭笑不得 (第494期2016/08/25)

?"
在海外多年,每次回國,遇到的所謂「逆向文化震盪」,給人以實實在在的精神刺激。圖為北京街上穿著美國國旗衣服的女士。(Getty Images)

文 _ 山哥

無標題文件 在海外多年,每次回國,都有許多的特殊感受。當年西方那些國際教育專家們告誡的所謂「逆向文化震盪」,真的並非虛言,給人以實實在在的精神刺激。

先說那些令人驚喜的。最好的莫過於與親友的相聚,那種濃濃的關愛和情誼,濃的像蜜,化也化不開。我們帶回去的孩子,每次都被親人們寵愛得不行,送衣裙,送鞋子等等,簡直無法拒絕。孩子在海外哪見識過這個,常常是無所適從,不知所措。

至於我們自己被車接車送,酒宴招待,就更加應接不暇了。

山哥有位高中同學在北方某軍方科研部門高就,畢業後27年未曾謀面,那次回國前接上了聯繫,執意要驅車數百公里去北京機場接機。為了不打擾,便只好悄悄登陸,瞞過了老同學。到了長沙與其他同學相聚,才撥了他的手機,告知已經到家。老同學顧不上埋怨,說他正好完成了在北方海軍基地的實驗,馬上飛回來見面。我們還當是客氣話,沒想到一天後真的在故鄉的酒樓裡,同學們的接風酒宴上握手擁抱了。

離別時的少年,都已是兩鬢微霜的中年漢子了。可是不變的是豪爽:老同學,向你鄭重通報一下,我們的試驗導彈1000海浬內打航母,已經過關了!山哥借著酒勁也很high:多謝你沒把我當外人。只是你還是不要再多說了,免得違法亂紀。

話鋒一轉,這位大校導彈專家又問,回來有什麼打算?聽說你留洋學的是生物科技,有沒有回來創業的打算?如果需要啟動資金,我手裡區區3、5百萬人民幣現金,還是隨時可以拿出來的。千萬不要再講客氣啊!多麼質樸感人的學友,與近30年前那個剛從鄉下考到城裡來的少年相比,除了自信和成熟,其他都似乎一點沒變!

另有一位哲學教授朋友,當年在國內時我們倆常常一瓶邵陽大麴或者瀏陽河小曲平分,天南海北侃完,酒也跟著下肚,無需任何下酒菜。12年後重逢,人家已是院長加博導。一瓶五糧液開封,面對一桌佳餚,長嘆好久沒有暢飲了。其實在海外,山哥也極少喝這種烈酒了。及至酒杯見底,老友道:自半年前作了胸臟手術,還一直沒有端過酒杯呢,今天是見到你,真高興!一句話把山哥驚嚇得出了一身冷汗:你不要命了?你如果出了意外,叫我如何心安?如何面見你妻子孩子?

還有一次聚餐也令人尷尬。一位做了區教育局副局長的老同學,在他的辦公樓對面酒家為我們接風。山哥席間回首文革期間父母下放老家改造的歲月,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你這個副局長可是個大人物啊!這位當年最老實的大學學友擺手道:跟你們比,我是最沒有出息的了。另一位學友調侃道:哪裡的話,你這管人事的曾局長在手下數千教師眼中還是很威風的大人物吧。
1   2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