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篇報告〈五臺生死相扣的手術〉恰好曝光了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陽與副主任朱志軍活摘器官的黑幕。(新紀元合成圖)

同一時間,同一醫院,同一手術室,同上五臺手術。

號稱做過最多肝移植手術的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陽, 2009年與副主任朱志軍帶領一干團隊「創建中國移植外科史典範案例」的同時, 恰好曝光了中共活摘器官的黑幕。

文 _ 文華

2016年8月中旬香港國際器官移植大會的召開,讓中共變相承認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因為中國醫生一再強調他們現在不用死刑犯了,那在2015年之前用的幾乎全部都是違背國際公約的死刑犯器官。不過,由於中共器官移植數量大大超過法院判處的死刑犯人數,黃傑夫等人所說的「死刑犯」,就是那些被中共「隨意處死而又不被外界發覺的人」,其中當然最多的就是被祕密關押在集中營、勞教所的上百萬法輪功學員。

黃潔夫在新疆的演示課
調來兩活人

中共一直否認活摘器官,但「紙包不住火」,《新紀元》周刊在第318期(2013年3月21日出刊)就報導過〈黃潔夫灑淚退位 難洗罪惡〉。據《烏魯木齊在線》、新浪網和《中國護士》雜誌報導,2005年9月28日下午,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隨同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干參加新疆自治區成立50周年活動時,順便在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演示了一場自體肝移植手術。黃潔夫一個電話,重慶和廣州就能馬上提供符合組織匹配幾率的合適器官,並能馬上把這兩個備用器官運到新疆,其實,那兩個供體就是兩個大活人,否則,等黃潔夫自體肝移植失敗後,這兩個備用器官就超過其15小時的冷缺血時間而無法實現其備用功能了。


黃潔夫被任命為中國衛生部副部長的12年間,正是江澤民集團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最猖獗的12年。(新紀元合成圖)

同樣的罪行洩露也發生在號稱做過最多肝移植手術的沈中陽身上。一篇報告〈五臺生死相扣的手術〉恰好曝光了中共活摘器官的黑幕。

2009年3月7日,《天津日報》發表了記者李雅民對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的副主任朱志軍、主任沈中陽的採訪紀實報告〈五臺生死相扣的手術〉,並將此文上報「中國新聞獎」報紙副刊作品參選。如今在新華網還能看見這篇文章:http://news.xinhuanet.com/zgjx/2010-06/11/c_13345462_3.htm。

文章開篇就總結說:「同一時間,同一醫院,同一手術室,同上五臺手術。肝源奇缺逼迫外科高手劍走偏鋒,劈、切、拼、挪,施盡肝移植所有術式,僅用一個屍肝和0.27的活體供肝,從死神手裡一舉奪回三位肝病患者的生命。此事就發生在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時間在今年1月14日。」

讀完全文人們會發現,那天5臺手術,其中三臺是給三位移植病人的,他們一位是35歲的男性患者王宵,另一位是8歲的女孩婷婷,第三個是瘦小女病人,第四臺手術是捐出0.27個活肝的王霄的弟弟王義,而那個第五臺手術就是官方所稱的「屍肝」,即來自屍體的肝臟。然而從整個事件的過程記錄中人們能發現,那分明是一個活人,一個被送到醫院手術室的活人,而不是在法院執行死刑的死刑犯。

人們印象中的死刑犯器官移植,都是針對那些經過法院審判、被判處死刑的人,他們被帶到刑場,被警察槍斃或注射死亡的犯人。很多時候醫生還沒等犯人死亡就衝上去,把其心臟、肝臟、腎臟等器官迅速割下來,馬上放進零下幾十度的營養液中,並在24小時內移植到另一個病人身上。

然而2009年1月14日在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進行的第五臺手術,卻是另外一番景象,更加血腥,更加邪惡。


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隱藏著驚人的移植黑幕。(大紀元)

僅三天就找到
可匹配兩病患的全肝

文章說,王霄得了肝硬化晚期,只有肝移植這一條路了。他的弟弟王義願意捐出一部分肝來救哥哥。人體肝臟分為左肝和右肝。右肝比左肝大些,占全肝的60%以上。朱志軍原計畫把王義的右肝切下來移植到王霄體內,哪知王義的右肝很大,左肝很小,切除右肝後,剩下的左肝不能夠保證王義的正常生活,於是這個計畫行不通。

朱志軍當時還有個病人:8歲的婷婷,因為肝臟不能產生一種特異性的酶,導致血草酸濃度升高,產生出過多的草酸鈣,草酸鈣大量沉積在腎內形成很多的結石,最終導致腎衰。也就是說,婷婷的病根兒是在肝上,也需要換肝。

這兩人都需要換肝,否則只能回家等死。

文章在「學術交流引來靈感」一節中繼續講述說:2009年1月10日,朱志軍在成都出席一個學術會議。會議研究的主題是雙肝移植,即在供肝極其緊缺的狀況下,可考慮將兩塊來自不同供者的小體積供肝,同時植入同一受體。這術式韓國人做過100多例,國內也曾做過幾例,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從未做過,是因從未遇到過這樣的病例。

會場上,聽著大家的發言,朱志軍腦海裡突然冒出一個想法兒——改把王義的左半肝捐給他哥哥王宵,再加上女童婷婷的一部分肝臟,給王宵做一個雙肝移植的手術。這樣的手術國際上已有數十例,稱之為「多米諾」肝移植。最後婷婷的問題,只需趕快找到一個體型小到剛好能夠和她分用一個供肝的患者就行了。

這想法兒讓朱志軍越想越激動,他走出會場,在樓道裡打電話給他病區的醫生,讓對方趕緊去測量、估算,又從患者群中選中了身材瘦小的范林芳。

1月11日,朱志軍就飛回天津。「朱志軍即去請示本院院長、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陽。

聽過朱志軍的彙報,沈中陽認為這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醫療方案……它需要五臺手術同時進行,相互間息息相關,生死相扣,術中壞掉任一環節,整根鏈條就會中斷。為此,當日下午,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專門召開術前病理研討會,沈中陽主持會議,各科室80餘名醫生為這場特殊的會戰獻計獻策。

1月14日下午4時,一具標準的屍肝送進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手術室手術臺,患者王宵、婷婷、范林芳,供者王義早已靜候在旁邊手術室的四張手術臺上,以沈中陽、朱志軍為首的30多名醫生、護士各就各位。……下午6時,沈中陽一聲令下,五臺手術全線啟動,醫生們操刀上陣。」

在一些手術過程描述後,作者寫道:「婷婷的病肝摘除後,經修整,作為第二個供肝送到沈中陽面前。這時,沈中陽剛好給王宵植入第一個供肝;劈裂屍肝的醫生淮明生剛好把修好的左半肝和右半肝分別送到婷婷和范林芳的手術臺;范林芳那裡,醫生張建軍剛好切除她的病肝……五臺手術配合默契,像齒輪咬合的機器一樣同步進行,把供肝缺血的時間和患者失離肝臟的時間控制到最短。

五臺手術,從1月14日下午6時起,直至隔天中午11時全部結束。18小時裡,完成雙供肝移植、多米諾肝移植、活體肝移植、屍肝移植、劈裂式肝移植、減體積肝移植……」

記者在誇耀這些的同時,卻忘了一個最基本的常識:器官移植手術一定要講明器官的來源。1月11日下午才確定方案,三天後所謂的「屍體肝臟」就運到了,這個供體肝臟從何而來?怎麼能這麼迅速?而且這個屍體肝臟要足夠大,以至於能供給一個成年小個的女子,和一個8歲的孩子,而且這一個屍體肝臟,要能匹配這兩人的細胞組織結構,排斥反應能達標,哪有這麼巧的事呢,剛好就能找到這樣一個「死刑犯」呢?

記者的說法前後矛盾,一會說是「屍肝」,一會又稱為手術,「劈裂屍肝的醫生淮明生」會很清楚,他負責的手術是從一個活人身上摘取肝臟。

溫家寶2007年下的禁令
沒管用多久

受訪的朱志軍早在2007年就因為一篇採訪報導而「出名」了。2007年12月18日,《南方周末》發表了「中國叫停器官移植旅遊」,採訪了東方移植中心的副主任朱志軍。

「在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二樓辦公室裡,朱志軍顯得有些憂心忡忡。從春節後到現在,近半年過去,這家號稱亞洲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總共才做了15例肝移植手術。而在2006年,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創造出了一年完成600多例肝移植手術的紀錄。

『主要是沒有供體。』朱志軍無奈地看著手術數量直線下降。即使已經完成的15例移植手術,供體也都是活體移植,也就是說肝源供體來自於親屬。朱志軍認為,目前的困境源於最近關於器官移植一系列法律法規的頒布。

從2007年5月1日起,中共國務院《人體器官移植條例》正式實施。條例規定,將未經許可摘取人體器官的行為視作違法。同時,該規定還禁止以盈利為目的的人體器官買賣,不得摘取未滿18周歲公民的活體器官。」

2006年3月,《大紀元》率先曝光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之後,溫家寶對江澤民、周永康、徐才厚等人在中共軍隊和武警控制的祕密集中營和勞教所、監獄當法輪功學員還活著時就摘取他們的器官,販賣給做移植手術的醫院,對於這一罪行,溫家寶很憤慨,於是在胡錦濤的支持下,在其負責的國務院通過了這個《人體器官移植條例》。

揭開活摘器官黑幕 直搗江派死穴

至於為何2007年大陸器官嚴重緊缺,比如東方移植醫院從2006年的600多個「死刑犯」供體下降到零個,然而在2009年又能隨意快速地拿到屍體供肝了,這期間中共內部經歷了怎樣的變化,外界不得而知。

在中國發行的《鳳凰周刊》2013年11月刊文〈中國人體器官買賣的黑幕〉,針對中國政府2005年後稱「95%器官來自死囚」,報導中指稱「器官比死囚多,官方六次改口」,並稱在中國無法獲得法律保護的法輪功學員、中國勞教所囚犯、社會流民、被拐賣的婦女兒童等,「都可能是被盜賣器官的目標」;而且過去十年器官移植旅遊在中國興盛,器官幾乎隨叫隨到「換腎跟買豬腰子一樣容易」,無須等候、快速配對的奇蹟,國際醫學專家認為「中國存在龐大的地下人體器官庫,甚至活摘器官庫」。

報導還引用了中國《三聯生活周刊》2006年4月〈器官移植立法之難〉一文「中國98%器官移植源控制在非衛生部系統。」指該文「言外之意,是在司法和軍事系統」。即使在習近平上臺後的前三年,江澤民派系一直控制著政法委和軍隊武警,哪怕胡錦濤溫家寶想停止活摘罪行,也是無能為力。

據中共退休大校軍官、前中國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專訪透露,溫家寶曾與周永康曾在2011年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問題在政治局激烈爭執,溫家寶斥責周「你活摘人體器官連麻藥都不打,這是人幹的事情嗎?我們到現在這個問題還不能面對、還不能解決,你對人民怎麼交代?」2012年11月溫家寶退休時,含淚鞠躬三次。

從醫學角度看,之所以不打麻藥,因為這樣摘取的器官活性最高,最有利於受體的存活,但從人倫角度看,那就是在活剖同類,在人活著的時候,就活生生地把人殺死。

如今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個驚天罪行即將大白於天下,江派血債幫罪責難逃。◇


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一驚天罪行即將大白於天下,江派血債幫罪責難逃。圖為2006年4月19日法輪功學員在美國華府記者會上演示中共活摘器官。(A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