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高望重、一生奉獻給祖國科技事業的老專家、老教授于長新、高春滿、熊輝豐等人,晚年卻遭中共非人對待。(大紀元合成圖)

于長新、高春滿、熊輝豐、劉元杰……這些都是中共空軍、原子彈氫彈核技術、飛彈導彈領域的國家功臣人物,但是他們受到了中共的非人虐待,有的被趕出家門、投入獄中、長期關押,有的已含冤離世。

文 _ 李辰

中國科技人才不足有多方面原因,如教育投入占比太低,體制問題造成無法吸引人才、留不住人才等。此外,一些科技精英、國家級功臣,卻因修真向善而遭殘酷迫害,由此一側面也反映中共對待人才的態度。

空軍元老遭重判17年家門被貼封條

于長新是大陸空軍第一代試飛員、國家二等功臣、空軍指揮學院高級教官、副軍級、著名教授。因修煉法輪功遭重判17年,非法關押至今。于長新的名字被列入美國國務院年度宗教自由報告,作為美國重點關注的受迫害對象。

一位接近于長新家庭的知情人向《大紀元》透露,于長新「算是中共空軍元老級人物,他在飛行技術上,空軍的訓練、指揮上,都是一位出色的人物。在法輪功被鎮壓之前,中國空軍飛行手冊、規則技術手冊都是由他撰寫的。」

于長新很早開始修煉法輪功,「剛剛開始的時候,于長新幫忙抄錄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講課班的內容,整理和校對《轉法輪》的初稿。」「就是因為這個,所以江澤民特別生氣,他覺得中共 軍隊裡面這樣的高級將領,在法輪功裡面影響力大。(江澤民)讓他上電視,讓他講不要煉,但是于長新都拒絕,結果就被判刑,判了17年。」

在1999年「4.25」法輪功學員大上訪之後,江澤民點了于長新的名,他就被空軍指揮學院的領導們給軟禁起來了,專門為他辦了兩個月的洗腦班。期間,于長新教授告訴對方:「我一位74歲的老人,祖國第一代試飛員、二等功臣、空軍學院的高級教官、著名教授,就連空軍指揮學院現在使用的教科書都是由我主編定稿的。論資歷,我比你們在座的誰都高,試問像我這樣的人能輕易相信什麼嗎?能是非好壞都不分嗎?我修煉的親身體會告訴我,我煉法輪功沒有錯,法輪大法是真正的科學。」

兩個多月過去了,他們一看于長新教授如此地堅定,沒了辦法。最後在江澤民的淫威逼迫下,祕密審判,處以17年徒刑。很多退休的軍隊領導對此判決都表示不滿。

于長新的老伴姜昌風也被趕出空軍指揮學院,家門上被打上封條。接著姜昌風也被祕密判刑十年。于長新被祕密關押在北京朝陽區「空軍小紅門看守所」裡,與世隔絕。

空軍「610」辦公室的官員們都曾是于教授的下級,對于長新教授的無端受迫害終於挺不下去了。空軍「610」上報中央「610」辦公室,希望讓于長新自由。但中央「610」辦公室在江澤民的控制下回絕了空軍「610」的請示。

核領域功臣被綁架回國折磨離世

清華大學化學工程系資深教授高春滿,早年留學蘇聯,是中共為了學習蘇聯核技術而派往蘇聯的留學生之一。

回國後,高春滿在200號(當時被編號的祕密單位)從事核燃料萃取技術研究,為中共原子彈和氫彈爆炸提供原料。後來,高春滿曾出版《說古道今話萃取》一書,並翻譯出版了《放射化工過程的自動控制》,《有色冶金企業廢水淨化與監測》等書。

1994年8月5日,高春滿參加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哈爾濱的學習班。後來,他被介紹到法輪功著作翻譯小組,將《中國法輪功》翻譯成俄文。

1996年8月,高春滿來到俄羅斯聖彼得堡建立了第一個法輪功煉功點。此後法輪大法的福音傳到了俄羅斯各地。

高春滿在俄羅斯法輪功學員中的影響較大,他是清華大學著名教授,同時因為參與2002年3月在英國劍橋大學召開的首屆世界未來科學與文化大會籌委會,並發表文章《未來的教育工程》,讓中共江氏集團視為眼中釘。

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高春滿被迫離開中國到俄羅斯避難,2003年向聯合國申請難民身分,當年獲批難民。

2007年,為了得到俄羅斯的配合,中共江澤民集團給出40億美元的誘人合同。俄羅斯受中共利益誘惑,把高春滿遣送到北京。

由於長期遭受精神折磨,高春滿於2011年3月14日去世,終年76歲。

年近八旬的航天部功臣遭判7年半

熊輝豐,退休前曾任航天部八三五八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中國宇航學會的理事,是享受國家特殊津貼的專家。

因航太科學研究工作的傑出成就,熊輝豐獲得1985年度「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三等獎,1993年度「光華科技基金獎」二等獎,以及若干航天部的二等功、三等功等殊榮,在航天部及研究所享有極高聲譽。

1995年底,熊輝豐開始修煉法輪功,不但身體更加健康,工作中更是開拓了思路、視角,使得科研工作更加順暢。此外,熊輝豐還向「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捐款,至少資助了22個貧困地區的孩子完成學業。

1999年7月,江氏集團開始瘋狂迫害修真向善的法輪功學員。熊輝豐曾於2001年被非法勞教2年6個月。2014年8月,時年76歲的熊輝豐再次被抄家、綁架,後被判重刑七年半,非法關押至今。

熊輝豐的老伴劉元杰女士,是八三五八研究所的高級工程師,多次獲得航天部的二等功、三等功,為中共的飛航導彈領域做出重要貢獻。

修煉法輪功後,劉元杰原來嚴重的心臟病、高度近視都痊癒了。然而多年來反覆的被迫害,加上惡警不斷地恐嚇威脅,特別是2014年對年近八旬的熊輝豐的再次綁架,對劉元杰的身心造成嚴重打擊。

她從此日漸消瘦,精神狀態越來越差,於2015年3月3日含冤離世,最終沒能等到熊輝豐回家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