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受國安脅迫的阿布里克慕(Abuliekemu Asiya)公開曝光該事件,表示拒絕合作。(世維會)

中共強迫留學生當特務,這不算新聞,幾十年來中共一直就是這樣做的,然而有人能公開站出來揭露此事,卻是難得的新聞。

很多留學和到海外工作的中國人都曾面臨中共類似的要求和脅迫。

文 _ 黃雲

據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世維會)發言人迪里夏提披露,中共國安脅迫留學瑞典的留學生阿布里克慕(Abuliekemu Asiya)為其工作,蒐集、監視、破壞世維會工作。很多留學和到海外工作的中國人都遭受類似的要求和脅迫。

被威脅蒐集世維會情報

自由亞洲電臺採訪了當事人,留學瑞典的維吾爾人阿布里克慕女士。對於她經歷的這個事件,阿布里克慕介紹說,「中國的安全部門脅迫我在境外收集維吾爾人的信息。由於我本人對於瑞典的環境比較熟悉,所以在上海的國安人員就誘導和脅迫我回瑞典收集、消化維吾爾人的信息,其中包括重點收集在瑞典的世維會發言人的綜合信息。」

她介紹說,「我自己在瑞典是留學生,回國後我在上海工作。上海的國安人員以黃浦區片警的身分在我回國後對我進行了詳細的登記和政審,脅迫我和他們合作,並且我的戶口遭到他們的扣留,條件是我必須繼續返回瑞典,服務於國家,在完成了特定工作後,才可以返回上海給我安置戶口。」

她說,「由於良心和道德,我根本無法接受這種事情,所以出國後我就斷絕了和他們的聯繫。但是我長期處於壓抑和恐懼之中,而且我的家人和我本人都不斷受到這種威脅和騷擾。所以我決定向國際社會曝光,中國脅迫維吾爾留學生充當『線人』,收集信息的這種情況。這當然不僅僅是為了我自己,也是為了更多的維吾爾留學生避免再遭受中國政府的脅迫。」

阿布里克慕的遭遇,是中共國安系統將頻繁運用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的招數,擴大到了民間團體。很多留學和到海外工作的中國人都面臨類似的要求和脅迫。

在美留學生被綁架

2013年5月21日,在美國留學的法輪功學員李玥和未婚夫回中國大陸探親,準備辦理結婚手續。一下飛機,二人就被北京國安綁架。國安對他們進行非法審訊和恐嚇,目的是套取海外法輪功活動的情報,並威逼他們回美國後給中共做特務。


2013年5月21日,在美國留學的法輪功學員李玥和未婚夫回中國大陸探親,被北京國安綁架。(大紀元合成圖片

最初三天,李玥一直被迫坐在鐵椅子上,不讓睡覺。國安問李玥在美國什麼時間、什麼地點參加了法會,同去的法輪功學員又有誰?還問所在的城市和周邊城市學法小組的情況,包括什麼時候有學法、參加學法的法輪功學員的情況、什麼時候參與過跟大法有關的活動。

國安人員還脅迫他們回美國後,套取海外法輪功活動的情報,給中共做特務。

李玥從國安的威脅、審訊中得知,國安輸出的特務會以留學生、商人等等各樣的身分出現在法輪功學員的活動中,有些特務還會悄悄潛入法輪功學員家中,偷走跟法輪功有關的活動的文件,或者是數據。

海外情報是「大買賣」

前天津「610辦公室」官員郝鳳軍攜帶大量機密文件逃到澳洲,他談到,中共「610」組織把海外情報當「大買賣」。

他說,對於「610」而言,日常的獎金是小錢,而收集情報,特別是海外情報才是值得經營的「大買賣」。

郝鳳軍介紹,「610」的情報,可以分為本地情報、外地情報和海外情報。收集情報,不但可以申請到活動經費,一旦被採納,還可另外得到獎勵,而海外情報是最值錢的,獎金數額從3000元到幾十萬元都有。

在利誘之下,無論是什麼級別的「610」都對此非常「上心」,積極培植自己在海外的情報員,並實行一對一單線聯繫,以代號上報。郝鳳軍表示,他過去還在任職時,一年之內,僅天津一地向26局呈報的海外情報就達上千條。他經手處理過的情報來自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等國。

例如他曾收到過中共在澳特務收集的有關法輪功學員李迎在澳洲的生活起居及工作等情報,公安部一經採納,就給市局撥錢,這一份情報就值1萬塊錢。市局再撥到分局,分局負責和海外聯繫的人把錢以年終慰問金(紅包)的方式發給海外特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