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倫敦華人青年學子林廣源修煉法輪大法,分享身心獲益的心得。(新紀元)

過去我曾經把自己封閉起來不跟別人說話,就連親人也不理。

因為我以為自己是一個可憐的人,在英國沒有朋友又不懂英文,我家人又不理解我。

直到我修煉法輪大法時,我的心結和一切問題才都解決了。

我也主動跟他們說話,後來就沒事了。

文 _ 林廣源 (本文是2016年英國法輪大法學員心得交流會上的發言稿)

我明白了她是在救我 心中充滿感激

我是13歲來到倫敦的。當時我的英語很差,我喜歡讀報紙,我特別喜歡看《大紀元》時報,因為它裡面有許多中國傳統文化的故事,講的都是善惡有報。記得有一次,我和一位朋友去唐人街拿報紙,在《大紀元》報旁有一位老太太,她就問我從哪裡來的,我說中國,她又問我有沒有戴過紅領巾,我說有。她說你聽過三退保平安嗎?我說沒有。她說退出共產黨的黨、團、隊,就能保平安。我當時不是太了解,但看這位老太太也沒有什麼惡意,就說:「我退,我退。」現在我明白了她是在救我,我心中充滿感激。


英國部分法輪功學員利用週末時間到倫敦唐人街舉行講真相反迫害活動。(明慧網)

後來我還看過新唐人電視,我一直想知道法輪功是什麼,就想上網去找,當時我還沒有網路。有一天我去安裝網路,在路上有一個女人向我要錢,我見她可憐,就給了她錢,而且給她買了一些吃的。後來我發現她在騙我,我很難過。

當我安裝好網路時,我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去找法輪功。當我找到明慧網時,上面說要先看一遍《轉法輪》。我就去看了看《轉法輪》這本書。

當時我也沒認真看,只是大概的看了一遍。裡面的內容令我的世界觀有所改變,我當時覺得不敢相信,甚至對有些內容覺得是可笑的,比如要真正做一個好人,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要為他人著想,德與業是物質存在,神佛的存在和不同空間的存在等。我當時想:這不可能,人都是自私自利的,但我又覺得講的有些道理。


英國法輪功學員在倫敦市中心的鴿子廣場集會,希望更多的民眾關注這個信仰真善忍的人群在大陸被迫害的現狀。(李景行/大紀元)

於是我開始反思我以前做過的事,發現很多都是壞事。過了一段時間,我在見我的表弟時,我覺得對不起他,因為我以前欺負過他,為了一些小事打他罵他。我就送一些糖果給他吃,當他說「謝謝」的時候,我內心充滿喜悅。我想這是我第一次發自內心的,我想我怎麼會這樣做?過後想了想,原來我內心接受了一個理,就是在《轉法輪》中提到的德與業,做了好事就得到德,做壞事就得到業力,而我想償還我的業。從那個時候起,我心裡就想要修煉法輪大法了。於是我就去明慧網上下載了師父的講法錄音和五套功法。

因為當時家裡人對法輪功不了解,我自己又有怕心,所以我都是在早上很早煉第一到第四套功法,晚上煉第五套功法和聽師父講法錄音。我至今還記得我第一次煉功的感受,非常舒服。感覺一股熱的能量流衝到全身,從頭到腳。我悟到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到晚上我打坐時,我感覺靜不了,腿非常痛。我悟到是我執著心太多和在消業力。

當然,開始時堅持的時間很短,但慢慢就長了。在聽法中,我漸漸地被大法師父的慈悲和苦心救度所感動。我心中充滿對師父的敬意。同時,我也改變了自己的不好的觀念,像怕冷、怕苦、怕累和怕吃虧等。就像師父所講的,吃苦遭罪是在還業和提高心性,遇到的時候不但不能生氣還要感謝它。剛開始修煉的時候我很難做到。但我告訴自己,我至少不能生氣,不能像常人一樣。

我要按照真善忍做一名修煉者

我記得有一次我媽媽突然說了一些很難聽的話,我當時就想生氣。但我想我要按照「真善忍」去做一個修煉者,至少我要做到忍字。所以我沒生氣就走了。要是像過去我會瞪眼咬牙的大罵,就是想要爭個理。

過去我曾經把自己封閉起來不跟別人說話,就連親人也不理。因為我以為自己是一個可憐的人,在英國沒有朋友又不懂英文,我家人又不理解我,他們說我很沒用。有一段時間我完全不說話,還留著長長的頭髮氣氣他們。

當時我也想找找一些方法去強身健體,於是找到了一些像什麼太極拳、易經和一些養生的方法,但都沒有用。家人還以為我要去當道士,甚至說我有精神病。我很痛苦,直到我修煉法輪大法時,我的心結和一切問題才都解決了。我也主動跟他們說話,後來就沒事了。

在修煉一段時間以後,我發現自己很精神,身體很舒服,走路很快,身體發輕。跟過去比起來根本不是同一個人。在看到師父其他講法後明白了今天的人都是神下來的,都是來得法的,他們冒著危險下來是堅信大法和大法弟子能救度他們,所以一定要救他們。我被師父的慈悲所感動,眼淚都出來了。心裡想真是法輪大法好!我能得法真是太幸運了。師父真是太好了。我這一生就修法輪大法了。不管共產黨如何打壓法輪功,我豁出去這條命也要修法輪大法。

後來,我的大姨開餐館請人幫助,我就去了。我沒有因為她是我的親人而要什麼特別待遇,我也不跟別人講,有什麼重活我都樂意幹,甚至幫人家忙。

開始時人家以為我有什麼目的,後來看我人還不錯,記得有一次我去幫餐館買果汁,買完回來發現別人少收了一鎊錢,我就給人家送過去,回來我大姨看見了說我傻,我笑了笑沒說什麼。

還有一次,好不容易發工資100鎊,我放在口袋裡,結果就不見了,我找了一下也沒找到,就想算了,也許是欠別人的,可大姨說我太傻了,太沒用了。她為這事給我嘮叨了幾個月,還傳到中國去了。我想錢丟了還能掙回來,也可能是去我的利益心吧。

在餐館裡,我也給同事們勸三退,他們很多人都退團退隊了。到放暑假時,我的兩個妹妹要去中國玩。我媽媽也要我去,可我大姨一定要我留下幫她的忙,在餐館打工。那時我就在想做些什麼讓中國的親人們也了解真相。

有一天我去唐人街拿報紙,有位老太太又給我講真相,我很感激、也明白大法弟子救人的心,我說我早就退了,而且還讀過《轉法輪》。她很高興,我也很高興,說「謝謝你!」,她卻說「謝謝我們的師父吧!」我聽了點點頭就走了。我想這大法真好呀,這大法師父和弟子真好呀!做這一切完全都是出於慈悲心,完全是為他的。我乾脆把我所看到的、所知道的真相,用信寫下來給中國的親人看。於是就在妹妹回去中國的前兩天寫了一封信,信裡寫了大法洪傳,有100多個國家的人學法輪大法。寫了江澤民與其跟隨者被法輪功學員告上了國際法庭,寫了三退保平安和貴州的亡黨石、三退的人數等。列印了幾份給他們,希望親人們明白。還把一張真相光盤給他們看。

經過了一段時間後,我接到了一位親人的電話,我問她看了我的信了吧,她說看了。我就勸她三退,我問了三遍,她就說:「我退,我退。」我很高興,她也樂呵呵的笑。當然,有些親人不想理我了,我的爸爸也怕,寫信來說這事不要管。我想他是怕共產黨的迫害吧。

在個人修煉中,自己也遇見過很大的麻煩。像是政府分房子給我們住,一個是老人的房子,一個是政府分的房子,從法律上只能要一套,但我們得到了兩套。我該怎麼辦?我就用修煉人的標準去衡量,把新房子退了。我的親人都說我太傻了,房東都不理解,問我為什麼。我只是說我一個人住這三房一廳不符合法律,所以就退了。

再過一個月我就要去上大學了,我很高興有幸能得大法。下面我想用師父的一首詩做結尾:

〈法正人間預〉

正法行於世間,神佛大顯,亂世冤緣皆得善解。對大法行惡者下無生之門,餘者人心歸正,重德行善,萬物更新,眾生無不敬大法救度之恩,普天同慶,同祝,同頌。大法在世間全盛之時始於此時。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