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共前黨魁毛澤東在上個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以「超英趕美」為目標,發動了全國性的「大躍進」運動,最終爆發了大饑荒和數千萬民眾死亡。(資料圖片)

據陸媒披露,上世紀六十年代初的「大飢荒」,5萬江南棄兒被送往北方。十幾年來他們踏上漫漫尋親路……中共製造的「大飢荒」再度引發外界關注。

文 _ 楊一帆

大飢荒連富庶江南也未能倖免

據大陸媒體《新京報》7月31日報導,1959年到1961年的「大飢荒」,連一向富庶的長江下游平原也未能倖免,江南的受災程度比河南等北方省分更甚。

於是,有人把孩子送到當地福利院,或直接送到上海,但上海也沒飯吃了。1960年中共中央發文稱,京津滬的存糧是:北京為7天,天津為10天,上海無庫存。

相關登記顯示,僅1960年,江蘇無錫福利院就向北方送出2000名兒童。無錫福利院當年負責棄兒工作的專員余浩稱,那些孩子大多一歲上下,被遺棄在通運路的汽車站、火車站、輪船碼頭。當時福利院天天都有幾個孩子死掉,福利院每攢到七、八十個孩子,就包上一個車廂,把他們送往北方。


無錫孤兒院1960年的收容與領養登記簿。(資料圖片)

福利院登記簿上的「嬰兒健康損傷情況」一欄,剛開始還能看到一兩個標註的是「正常」,後面則九成都是「瘦弱不堪」。

《無錫縣誌》記載:1959年到1961年,農民口糧每月僅7.5到10公斤稻穀,棄嬰、外流和餓死人、畜現象時有發生。

1960年陰曆二月初一,江蘇宜興19歲的吳南生親手把兩歲的弟弟吳閏生丟棄在宜興百貨公司門口。這是母親的決定,目的是為了讓小閏生活下去。兩天後,吳南生42歲的母親就餓死了。

1960年至1963年,江南被福利院收養的棄兒,又被政府分送到北方家庭收養。期間內蒙共接收了3000餘名上海孤兒。

凡是鐵路線向北延伸的地區,內蒙古、山東、河南、陝西,河北,都留下了孩子們拋別家鄉的哭聲。

多年後人們估算,這些被送養的孩子至少有5萬人,被統稱為「江南棄兒」。

棄兒們真正能找到親人的僅千分之一

報導稱,5萬被父母遺棄的嬰幼兒被送到北方收養,被遺棄的陰影卻像釘子一樣釘著每個人。後半生,他們踏上了尋親路,在絕望中尋找希望。

六歲時,住在洛陽的王金虎知道了「我是養子」,是被從上海抱養的,之後他長成一個沉默的少年。1990年一個夏夜,王金虎夢見上海的親人叫他的名字。第二天,他就買了去上海的火車票。

在洛陽向北250公里的小城潼關,李萬成同樣經歷了充滿煎熬的少年時代。孩子們開玩笑,總要指著他說是抱養的,他就和人打架,打到鼻青臉腫,悶著一口氣回家。

2000年後,李萬成看到南方棄兒尋親的新聞,他從西安出發,第一次到江南尋親。

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得知身世的棄兒們開始尋親。最初是到福利院查詢,或在報紙刊登尋親啟事,但成功者寥寥無幾。

90年代,各地才掀起了一波波的尋親熱潮。沒有任何線索,不知目的地在何處,棄兒們沿著曾經北上的鐵軌,南下尋親。

而孤兒們南下時,江南宜興的吳南生正計畫北上,找他的弟弟吳閏生。75歲的吳南生總是夢到兩歲的弟弟有氣無力喊著「哥,我餓」,這個夢糾纏他56年。

呂順芳的母親在彌留之際,總提起1960年4月送走的妹妹呂雅芳。呂順芳在她耳邊承諾,一定把妹妹找回來,母親才閉了眼。因此她設立了一個尋親的網站……。

2000年5月,呂順芳在無錫組織了第一屆江南棄兒尋親會。此後年年的五一長假,她都在南京、無錫、常州、江陰等棄兒較多的城市辦尋親會。各省棄兒循例南下,舉著資料牌尋找親人的身影。

從2000年算起,尋親進入第16個年頭了,他們參加尋親會、網上發帖、DNA入庫,甚至算卦,求籤,該做的都做了。

但不管是南下十次的王金虎,還是南下七次的李萬成,都沒有找到親人。

「真正能找到親人的,只有千分之一。」這是呂順芳多年的經驗。

空前大飢荒數千萬人被餓死

中共從1958年開始的「大躍進」運動,導致了3年的空前大飢荒,數千萬民眾死於飢餓,甚至多地出現慘絕人寰的人吃人現象。

據中共1994年2月出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紀實》一書〈大飢荒〉一文中說,「1959年至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和減少出生人口數,大約在4000萬人左右。……中國人口減少4000萬,這可能是本世紀內世界最大的飢荒。」

曾長期擔任新華社記者的楊繼繩,經過多年的深入調查,寫出了《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飢荒紀實》一書。2008年5月,《墓碑》由香港天地圖書有限公司首次出版,現在已翻譯出版了英、法、德等多種外文。


中國知名媒體人、前《炎黃春秋》總編輯楊繼繩於2008年出版了一本叫《墓碑》的書,記錄了發生在中國60年代的大饑荒。(大紀元資料室)

《墓碑》一書被認為是有關大飢荒最詳實、最權威的記錄之一。楊繼繩的研究表明,從1958年到1962年,中國餓死3600萬人。書中披露,1959、1960、1961這三年其實是風調雨順,造成大飢荒的真正原因完全是人禍。中共大躍進的浮誇風,導致全國各地搞高指標、高估產、高徵購,結果農民的口糧被硬挖硬擠。農民上交的糧食不夠政府虛報的數目,政府就逼農民把自己的口糧、種子全搭上。農民自己一無所有,最終飢荒爆發,數百萬甚至上千萬人餓死。


大躍進期間的照片顯示,人坐在密植的稻子上。當時各地競相偽造糧食高產,種下大饑荒惡果。(美國之音)

楊繼繩曾表示,餓死是最痛苦的死亡方式,是對人體內部的「千刀萬剮」。自我消耗、自我分解到死亡大概一個月左右,這個過程非常殘酷、非常痛苦,相當於從人體內部「凌遲處死」。

但直至今日,中共仍用「三年自然災害」來欺騙民眾,掩蓋大飢荒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