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與江澤民之間的權力爭鬥應已接近攤牌階段。由於過去三年多來,習近平基本藉著反貪腐的名義整肅了大量江派文武官員,不但江派人馬人人自危,就連最高層的江澤民與曾慶紅二人亦深感威脅。

以目前的政治立場而言,習近平希望兩岸關係維持穩定,而他的政治對手卻希望兩岸關係出現動盪,從而作為攻擊習陣營的口實。最有效的方法莫過於激起臺灣獨立的聲浪,甚至是激起臺灣內部的統獨之爭。所以近幾個月來,兩岸關係的確出現了一些不尋常的現象。譬如原本十分親共的臺灣外省第二代洪素珠,竟然會不合常理的去攻擊年逾花甲的老榮民;臺灣演員戴立忍因曾參加太陽花運動而遭大陸封殺;在肯亞和柬埔寨的臺灣嫌疑犯被強制遣返大陸;以及蔡英文上任之後,兩岸交流出現萎縮等等。

次論港澳問題。倡言獨立的勢力在香港本屬極少數,但是近年來由於少數香港高層——尤其是梁振英本人——的大肆批評,反而無中生有的讓香港獨立的聲浪被不正常的放大。此外,我們甚至不能排除在未來一年內,香港或是澳門地區會被挑起大規模的政治、經濟或社會的動亂,而這些動亂又很可能轉而成為北京兩派鬥爭的議題,並被反習近平陣營大加利用。

當北京的兩派鬥爭進入割喉階段時,任何事件、任何議題都會被拿來作為權力鬥爭的戰場。所以在未來一年內,當臺灣問題、港澳問題、經濟下滑、社會動亂、外交失利等交相出現甚至同時爆發時,或許可以預見第三封、第四封甚至更多的要求習近平下臺負責的公開信會在海內外連續出現。如果此時與習近平陣營不甚咬弦的中共文宣系統全力猛攻,則習李王體制將受到動搖。

習陣營的反擊,恐怕也將從上述領域入手。很有可能的,國臺辦的幾位高層會去職或至少被冰凍,以從根源上穩定兩岸關係。其次,港澳事務系統的王光亞應該可以順利屆齡退休,其餘涉港事務機構的高層人員,除了個別人士外,應該多數會去職或被冰凍;而香港特首梁振英連任之機會十分渺茫,甚至會在19大之後遭到追責。

同時,習陣營應已經開始派人暗中與香港民主派接觸,藉著做出一定承諾的方式化解因為2017年未能普選而可能引發的社會衝突。而中宣部及其下屬單位會遭受較大規模的清洗,劉雲山雖然不太可能在任上即遭整肅,但可能在19大之後被問責。

總的說來,到明年北戴河會議的一年之內──如果明年還有北戴河會議的話,江澤民派系會在多個戰線上開展全面攻勢,而習近平派系則會相應地全面攻防。目前看來,習近平陣營雖然占優勢,但尚未全然勝券在握。另一方面,如果在未來一年內,習近平無法在上述各個戰線基本獲勝,則意味他自己的政治生涯將陷入空前的危機。屆時,人們或可見到更為暴烈的內鬥形式登臺出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