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年來,中共貪官及資金外逃日益嚴重,中紀委坦承外逃資金底數不清,令王岐山勃然大怒。分析認為,資金外逃伴隨第三波移民潮,折射中共末日臨近。(AFP)

近年來,中共貪官及資金外逃日益嚴重,資金龐大且內幕驚人。

而已被廣泛報導曝光的資金外逃管道有近十餘種。

中紀委坦承「海外追逃問題遭遇底數不清之困」,王岐山在中紀委常委會議上大發雷霆說:「幹部出逃前是有徵兆的,為什麼上級單位與監督機關都裝不知道?!」

文 _ 岳華

外逃資金底數不清 王岐山發怒

消息稱,7月初,中紀委內部的學習材料坦承「海外追逃問題遭遇底數不清之困」,其一,怎麼逃出去的,帶走了多少資金,底數不清;其二,帶走了多少國家機密、對國家政治安全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底數不清。王岐山在中紀委常委會議上大發雷霆說:「幹部出逃前是有徵兆的,為什麼上級單位與監督機關都裝不知道?!」

此前報導披露,2009年至2013年,中國資金外逃每年平均為6000億至7000億美元。在2014年,中國資金外逃的規模更是達到了8000億至9000億美元的規模。2015年中國有逾萬億美元資金流往境外。

英國研究機構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發表報告稱,新興市場2015年第4季走資2700億美元,超過2008年金融海嘯時規模,中國去年12月總走資破記錄達1590億美元,同月新興國走資亦達1130億美元的記錄,投資者擔心人民幣進一步下滑,瘋狂拋售大陸風險高的資產。

除大陸富人、公司擔心人民幣貶值等問題向海外轉移資金外,中共貪腐官員也不斷地通過各種管道向海外轉移資產。據大陸媒體2015年3月消息,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中共外逃官員人數高達1萬6000至1萬8000人,外逃攜帶款項達8000億元人民幣。

自去年8月11日以來,北京當局一直多管道嚴堵資金外逃,包括打擊地下錢莊,從今年1月1日起實施個人外匯業務監測系統,確保個人每年只能換5萬美元外匯,以及暫停部分外資行購匯業務,限制銀聯卡海外提款等。

不過,一位香港外資行經理對《大紀元》表示:「大陸有錢人有的是辦法將錢轉移出來。」他指,近期銀行生意大旺,有不少大陸人來港開設戶口,將資金轉移來港。此外,人民幣貶值亦刺激大陸人購買香港保險及到海外置業。

盤點九種資金外逃管道

1.地下錢莊成為貪官「洗錢工具」

據陸媒報導,今年以來截至8月,北京當局已打掉地下錢莊窩點192個,涉案交易金額近2000億元人民幣。大陸地下錢莊屢禁不止,早已成為貪官污吏的「洗錢工具」。其中,最近一起在深圳破獲的特大地下錢莊案,涉案金額高達300億元。該地下錢莊以正規的商貿業務為掩護,從事地下錢莊業務,橫跨廣州、深圳、汕頭、揭陽四個地市,形成龐大地下錢莊網路,至少有12個窩點。


大陸地下錢莊屢禁不止,違法犯罪活動仍然猖獗,早已成為貪官污吏的「洗錢工具」。(大紀元資料室)

報導稱,目前大陸地下錢莊違法犯罪活動仍然猖獗,各地地下錢莊相互勾連加劇,涉案地區蔓延擴散,隱蔽性越來越強。地下錢莊從過去的外匯買賣、匯兌,已經擴大到如今的提現、信貸、融資結算等多項業務,幾乎成了「地下銀行」。

今年1月11日,中共廣東省公安廳透露,2015年,廣東共破獲地下錢莊案件83起,清除窩點79個,抓獲嫌疑人231名,涉案金額高達2072億元。這80多起案件中,32件發生在深圳,涉案金額達1200餘億元。

去年大陸發生股災後,習近平當局開始徹查做空股市勢力和地下錢莊。

去年9月,李克強在中共國務院召開的打擊地下錢莊洗錢活動專項會上怒斥地下錢莊的「黑吃黑」行為,李克強說:「所謂『地下錢莊』實際上就是金融機構部門屬下的機構部門,是黑吃黑、黑打黑內外皆知奇聞,是金融系統和政府的腐敗墮落一頁。」

此前有報導說,中國大陸的地下錢莊運營已遍及120個城市。2008年至2012年,大陸有17個省(區)、直轄市存在洗錢活動,每年金額升至1200億至1500億美元。2014年至2015年,大陸因洗錢外流資金達2200億至3000億美元。

去年11月,陸媒披露首例通過NRA帳戶(非居民帳戶)實施資金非法跨境轉移的浙江金華市地下錢莊案件,其涉案金額高達4100餘億元人民幣。

中共官方內部分析總結了洗錢活動常年氾濫猖獗的原因,包括有部門官員、金融機構、證券機構、國企高層等將洗錢活動作為國際金融業「變通灰色」地帶運營;金融機構高層、國企、境外中資、中外合資企業等利用法律、監管漏洞參與洗錢;在國外定居的中共官二代、官三代參與洗錢活動。

有報導披露,曾慶紅家族涉地下錢莊大案。哈爾濱仁和房地產老闆戴永革和曾慶紅之子曾偉、兒媳蔣梅關係密切。2010年戴永革把澳門賭場作為巨大的洗錢機器。戴永革與蔣梅商量,在大陸成立地下錢莊,專門做高幹、大陸富豪向海外轉移資產,收取1%至5%的手續費。據說,他們利用大批政府官員發財心切的心理,在深圳、珠海、大連、北京、上海、長沙大搞非法集資洗錢活動,掠奪和轉移贓款超過千億人民幣之多。

2.赴港買保險避開資本管制

中共監管部門不斷出臺政策,阻擊資金外逃加劇的現象。但外媒披露,香港幾十或更多的保險代理商替大陸客戶不斷的刷卡買保險,可以避開當局對資本的管制。


大陸人赴港買保險以避開外匯管制管制,使得香港保險業近年來業績增長相當可觀。圖為在香港的友邦(AIA)保險公司。(余鋼/大紀元)

彭博社3月28日報導,800多次、價值2800萬港元(360萬美元),這是香港保險代理人Raymond Ng當月稍早給一名大陸客戶在香港購買保單時的刷信用卡的次數及保單價值。

彭博社對保誠、友邦(AIA)保險及另兩家較小的保險公司5名香港代理商進行採訪後得知,幾十個或者更多代理商,利用類似的手法幫助大陸客戶繞開大陸監管部門設的在境外投保限制新規。

4年前開始向大陸客戶銷售保險與投資產品、現年30歲的Ng表示,「總有辦法繞過新的限制」,「內地客戶正加快速度將資產轉移到境外,尤其是通過保險產品這個途徑。」

報導稱,在香港,反覆刷卡甚至刷上百次信用卡購買保險產品並不違法,但這樣做會使大陸客戶購買的保單金額超過當局控制資本外流而設置的上限。

其中大陸居民赴港投保是繞開外匯管制的便捷途徑,但隨著該行業日益火爆,中共監管機構自2月分開始出臺一系列限制規定,先是對每筆交易設置5000美元上限,接著又禁止境內居民通過跨境電子支付購買某些保險產品。

人民幣去年夏天急劇貶值,促使大陸個人和公司持有更多外匯儲蓄,造成中國資本外流創記錄。其中大陸人向香港購買新保單金額在2015年同比上升30%,達到316億港元(41億美元),占香港保險銷售總額的24.2%。這數字較5年前的44億元增長了7倍。

3.在離岸金融中心設立公司

今年5月,「國際調查記者聯盟」公布「巴拿馬文件」,與中國有關的境外公司有4188個;涉及3萬3000名中國人物,不少榜上有名者,與中共高級官員的拼音相同。

「國際調查記者聯盟」報導顯示,中共現任政治局常委張高麗、劉雲山以及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的親屬,均有涉及離岸公司活動。

2008年中國商務部研究院在《中國與離岸金融中心跨境資本流動問題研究》報告中稱,英屬維京群島、巴哈馬群島、開曼群島、百慕大群島等,早已成為中國資本外逃的四大中轉站。這些島國允許國際人士在其領土上成立一種國際業務公司, 稱為離岸公司,專門從事為中國人洗錢、侵吞國有資產和公眾財產等欺詐性業務,已經淪為洗錢等刑事犯罪的工具之一。


不少中共貪官在中國境外設離岸公司,專門從事為中國人洗錢、侵吞國有資產和公眾財產等欺詐性業務。圖為巴拿馬莫薩克.馮賽卡(Mossack Fonseca)總部。(AFP)

傳統基金會的史劍道:「大多數情況下是,你在香港和開曼群島這些離岸金融中心設立一個合法的公司,然後你把在大陸設立的公司的錢電匯到這家公司,然後這筆錢就不見了。你想怎麼用這筆錢就怎麼用。」

4.中企海外投資激增 目的是避險

過去到海外投資的中國企業大多數是國有企業,九成投資是虧損的。近年來,中國大陸的私有資本也一直在尋求其他國家的開發項目和高獲利的投資項目。2011年,大陸的民營企業占中國對外投資的比例只有11%,到了2015年,增長到41.2%。根據大陸民營企業的投資項目及國家來看,很明顯地私有企業的海外投資是為了避險。

中國企業去年對外投資總金額為1231億美元,今年截至4月中旬已高達1100億美元。經濟學家何清漣表示,中國資本外流背後真正的驅動力,是逃避或減少中國大陸經濟不景氣造成的重大損失,將資金轉移到海外安全的避風港。

根據中國海外投資市場報告,2015年中企在海外投資房地產的金額增長了41.5%,達到213億7000萬美元的歷史新高,其中馬來西亞吸引最多的土地開發投資金額,達25億2000萬美元,其次是香港、美國、澳洲。

今年4月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及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National Committee on U.S.-China Relations)共同發布報告說,截至2015年年底,在美國的中國企業數量超過1900家,直接僱用約9萬名全職員工,主要投資領域包括房地產、金融、科技、電影、娛樂和能源。

該報告沒有提到EB-5投資移民計畫的投資,根據美國移民局的數據,截至2015年第三季,美國已批准6498件EB-5申請案,絕大多數是中國投資者。


美國EB-5開發商做了大量的投資移民的中文招攬廣告,截至2015年第三季,EB-5申請案絕大多數是中國投資者。(大紀元資料室)

5.進出口報假帳

國際金融誠信組織的研究發現,無論是通過金融犯罪、腐敗還是逃稅的手段,80%以上非法轉移出中國的資金是通過出口低報和進口高報這種「進出口偽報」的方式流出的。


德意志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張智威說,為躲避中共嚴格的資本控制,大量資金通過虛報進出口數據而流出境外。(Getty Images)

國際金融誠信組織的首席經濟學家卡爾說:「例如,一個中國出口商向美國出口價值2000萬美元的服裝,他對北京說,這筆商品的價值是1500萬美元,他然後要求美國的進口商把他應該還要支付的另外500萬美元存到他在海外的銀行帳戶上。在進口方面,比方說他從美國進口拖拉機,這筆交易價值1500萬美元,他虛報,把他說成是1600萬美元,他向美國的出口商支付1600萬美元,然後說,請你把我多付給你的100萬美元存入我的瑞士銀行帳戶上。」

6.現金海外置產 中國排名第一

《瞭望東方周刊》曾報導,2012年,中國一系列統計數據、報告公布,顯示中國人掀起新一輪的海外置業浪潮。而且投資房產多用現金支付。

報導引述房地產諮詢公司高力國際報告顯示:多倫多、倫敦和新加坡等中國投資者海外置業熱門地區裡,境外買家的20%至40%來自中國。在英國倫敦著名的金融區金絲雀碼頭,約三分之一的新售房屋賣給了中國人。

全美房地產經紀人協會的調查發現,中國買家在美國的購房投資額在2011年超過70億美元,所占比率已在海外購房者中排名第一位,而且中國購屋者偏愛數百萬美元的高端豪宅,多傾向現金支付。


中國人成為美國房地產最大的外人直接投資來源,投資金額超過加拿大等其他國家。圖為美國加州一間待售的豪宅。(AFP)

7.歐洲「護照」成避險出路

另一項受惠的就是投資移民。今年初,香港利嘉閣投資移民及大中華營業董事郭兆輝表示,人民幣貶值之下,加上股市大跌,年初半個月內,移民查詢急增四成。尤其是可以購買海外資產移民的國家,如歐洲等國,特別火爆。

郭兆輝指,現今客戶不是單純移民,而是考慮為資金找出路。客戶群中七成是大陸客。大陸客戶熱中在香港找移民公司的原因,在於安全和穩妥,「他們可能對香港的司法制度或者香港的合約制度保障性比國內大。香港公司比較可靠。所以香港移民公司受特區法律規管,比較安心。」

至於近期大陸收緊資金管控,是否影響到移民業務,郭兆輝就稱,客戶資金沒有太大問題。「一般如果在香港有公司的,或者有朋友做生意,都不難解決。比如有的生意人在國內需要人民幣,他現在在香港可能需要港幣,大家兌換。通過朋友之間的管道,或找一些家人,湊成移民款不難。」

目前最熱的歐洲移民熱點,包括葡萄牙、西班牙、賽普勒斯和阿爾巴尼亞。


過去幾年,中國富豪熱衷移民到海外,而歐洲已成為他們轉移資產和回避風險的最佳目的地之一。(Getty Images)

亞洲銀行家俱樂部今年初在香港推出一項賽普勒斯移民計畫,優勢是沒有移民監,僅三個月就拿到護照,成為歐盟公民,連帶配偶和28歲以下的子女均可同時入籍,享有158個國家免簽,最低只需投資250萬歐元(約2112萬港元)物業。

根據賽普勒斯官方數據,近幾年約有800宗投資移民成功個案,亞洲人占約65至70%,當中大陸人占超過九成。

近年來,全球不少國家推出第二護照計畫,俗稱「小國移民」,讓申請者可以迅速擁有一本方便的護照。除了賽普勒斯之外,還有如聖盧西亞、安提瓜和巴布達、馬爾他、拉脫維亞、伯利茲以及太平洋島國,因為辦理護照迅速,資產審查較鬆,吸引不少大陸富人前往。

聯合國發布的國際移民報告顯示,2015年國際移民人數激增至2億4400萬人,比2000年增加了41%,其中近半數移民來自亞洲。目前國際移民居住最多的國家是美國。印度是最大的移民輸出國,中國列第四,有1000萬人居住在海外。

8.比特幣成為中國資金外逃的新手段

還有一個奇怪、卻非常流行的手段,那就是把虛擬貨幣「比特幣」(Bitcoin)匯出國,因為比特幣無法被當局追蹤,自然而然就很容易「逍遙法外」,且快速被採用。


比特幣成為中國資金外逃的新手段,把虛擬貨幣「比特幣」(Bitcoin)匯出國,因為比特幣無法被當局追蹤,很容易「逍遙法外」。(Getty Images)

比特幣交易平臺OKCoin國際部總裁劉傑克(Jack C. Liu)去年11月告訴《比特幣雜誌》(Bitcoin Magazine)說,去年8月人民幣貶值與7月股市崩盤後,一些中國投機商人紛紛尋找其他可以將資產外移的方法。

那些擔心房地產與股市投資以及銀行存款縮水的中國投資客,將現金帶到地下錢莊。地下錢莊便給這些人匿名的比特幣錢包,一組將比特幣擁有者和比特幣連結起來的IP地址,在虛擬私人網路(Virtual Private Networks,VPN)或是TOR網路可以被隱藏起來。

然後,擁有比特幣錢包的人就可以在全球任意一家比特幣交易點匯兌,甚至沒有人能知道擁有者的身分。唯一要注意的是,在海外想從比特幣錢包取出現金,必須要有當地的銀行帳號。

地下錢莊還可以從「比特幣礦工」(Bitcoin Miner)那裡購買比特幣,許多「比特幣礦工」都在中國,他們使用人民幣交易比特幣。

因為交易的匿名性,所以幾乎不可能正確計算出到底採用此方法將資金匯出中國的數字有多少。

2014年一整年,幾乎有3100萬比特幣透過中國最大的比特幣交易平臺——BTC China進行交易。若換算成美金現值,約150億美元,同期美國最大的比特幣交易平臺——BitStamp的交易金額只有14億美元。

BTC China在去年11月4日宣布,他將從當天開始接受中國公民直接存款,然後再兌換成比特幣。

9.直接走私黃金

8月17日,香港海關截查一輛經深圳灣管制站入境的私家車,檢查期間發現近車頭輪胎位置內藏有30塊黃金,共重約30公斤,約值1100萬元。

6月28日,深圳海關查獲近一年來最大一宗黃金走私案。12名出境旅客,其中5名香港人、7名大陸人,涉嫌藏匿走私黃金金條76公斤,價值2100萬元。據報導,其中一人承認,黃金是替人攜帶出境的,每公斤收取80元「帶工費」。

通過深圳海關向香港走私黃金案件已屢見不鮮。2015年3月20日,一名香港女子疑受走私集團利誘,在腰間藏金經羅湖口岸回港,海關人員發現其腰部僵硬,將其截查起出8條足金金條,總值逾250萬港元,一併扣留調查。

中國掀第三波移民潮 中共要垮臺

近期一份美國EB-5投資者來源地報告顯示,中國在過去十多年間有上萬個家庭獲得美國投資移民簽證I-526,占所有獲批人數的67.5%。這個數字讓外界再度關注中國正掀起的第三波移民潮。


過去十多年間,有上萬個中國家庭獲得美國投資移民簽證I-526,占所有獲批人數的67.5%。這個數字讓外界再度關注中國正掀起的第三波移民潮。(大紀元資料室)

與第一波1970年代末打開國門後有海外關係者紛紛出國團聚的勞工移民潮和第二波1990年代的技術移民潮不同的是,2010年左右出現的新一波移民潮以投資移民為主,富裕階層和知識精英成為新一輪移民的主力軍。

有人總結有六大原因才使得這個國家的精英們喪失了對這個國家的信心:一、缺乏安全感,包括教育、資產安全、仇富心理等;二、沒有司法獨立,私有產權難以有效得到保護,懼怕「黑打」;三、應試教育的弊端,缺乏對個體價值的尊重;四、高稅賦;五、食品安全;六、環境極度惡化。

時政評論員張志遠認為,以上六條實質上是結果而非根本的原因,根本的原因就是共產黨的極權統治,是它摧毀傳統文化,才導致社會戾氣橫行;黨治天下,才沒有司法獨立;宣揚社會達爾文主義,將人培養成工具,而不是把人當成最終目的;豢養黨、政兩個系統,才使得暴斂天下民膏,以奉一黨之私;宣揚假、惡、鬥,才使得不見溫良恭儉讓,人們易子而食;戰天鬥地的發展文化,才使得神州大地滿目瘡痍,不見青山秀水。

張志遠表示,中共的極權統治,使原本的神州故土成為人人急於逃離的罪惡「巴比倫」。「千夫所指,無疾而終」,浩盪的移民浪潮是人們唾棄中共、用腳投票的決絕遷徙,使中共鼓吹的「盛世」注定會成為歷史的笑談,那些所謂的「中國模式」、「中國崛起」如用無數民脂民膏做成的煙花,雖然璀璨一時,留下的只是一地紙屑,千古笑談。

港媒2012年曾引用中共官方內部權威機構所作的統計,調查結果竟發現九成中共中央委員親屬移民海外。為防止官員外逃,當局收護照行動從前年起在全國範圍都已出現。在2014年中組部出臺加強出國管理規定之後,北京市已收緊了對官員因私出國的管理,但主要是針對處級及以上官員。

中國大陸時政評論員何家維認為,貪官外逃現象顯示,中共官員對中共失去了信心,都在害怕,都要往外跑。中共「這個政權在從內部開始崩潰、在倒塌,馬上就要散了、垮了,所以才會出現這個現象。」

近年來,王岐山、習近平等北京高層已多次提到「亡黨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