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經參加過天安門絕食的湯志敏女士 在荷蘭出版了記敘她的經歷和變化的 自傳《流淚的天安門》。(網路圖 片)
無標題文件

自從列寧在末代德國皇帝的支持下篡奪俄國二月革命的果實,打造了第一個共產暴政後,共產難民就開始出現,先是從蘇俄(蘇聯)逃向世界,其中包括中華民國。上海作為當時的國際大都市像現在的紐約一樣接納了無數難民。1936年出版的攝影集《俄羅斯人在上海》透露:被蘇共逼得逃離家園的俄國人多是菁英,他們帶來了自己的宗教、文藝與體育活動,在上海活得既有尊嚴又有體面。這足以說明中華民國的包容與自由!

從第一夫人到偷渡之首


魯迅從1927年就與學生許廣平生活在上海,甚至光顧俄國難民經營的咖啡館,但這沒有阻止魯迅出賣靈魂,祕密充當蘇聯的宣傳員,淪為共產國際的刀筆吏,所以堪稱五毛鼻祖。而他1935年寫給胡風的信足以證明他像宋慶齡一樣算共產國際的臥底。

曾為多國難民提供庇護所的中華民國,在以魯迅及其推崇者比如毛澤東的滲透下被共產國際顛覆後,共產難民開始從中國大陸逃往臺灣、港澳以及世界各國。

1947年中華民國大選,民選出來的總統蔣中正及其夫人宋美齡(1897-2003)都被迫逃亡。第一夫人在紐約辭世時已有半個世紀無法給父母上墳。宋慶齡(1893-1981)去世後宋美齡曾表示:「二姐(宋慶齡)生性好強,一生每逢大事必糊塗,最終於國未盡忠,於民不稱仁,於父母未盡孝,於夫妻未盡節,於親朋未盡義,於大義未盡思,於天地無一敬,於暴君未進諫,於凶民未盡撫,可不悲哉!究其原因,皆因生性倔強,又得父母溺愛,自高而不學,見識淺短而好蘸大事,終至於眾叛親離,孤苦無依。上侮父母先祖,下愧多災黎民。」

來自中國大陸的難民潮持續至今,可惜很少被人關注。只有1993年,發生在紐約,導致十名偷渡者溺斃的「金色冒險號」慘案以及2000年在英國多佛發現的悶死在冷凍車的58名偷渡者疑案被廣泛報導。

而我從1989年「六四」屠殺後,就開始在德國接觸共產難民,先是「六四」難民,後是浙江、福建等各省難民。直到我學成卻海歸不成後的某一天我才意識到其實我也算共產難民,只不過我比別的難民如鄭翠萍(1949-2014)幸運而已。

生長在福建鄉下的鄭翠萍在1981年以保姆身分進入美國,因幫親友偷渡成功後開始以偷渡牟取暴利。「金色冒險號」慘案偵破後,她遭到美國通緝,於2000年在香港被捕,於2006年在美國被以人口走私、非法洗錢和綁架三項罪名判35年監禁。鄭翠萍在自己圓了美國夢後,還靠偷渡幫助3000多人歷盡艱險,逃離共產暴政,來到自由世界,成為享有人權的海外華人,即使他們剛開始只能打黑工。鄭翠萍們雖然可能認識不到導致他們偷渡的禍根在共產暴政,但他們敢於追求自由並為此不擇手段,在所不惜。對偷渡者的同情也促使我抨擊迫使他們不惜身家性命偷渡的暴政。

在柏林牆被推翻前,西德對偷渡來的東德人統統熱烈擁抱,無論他們因何故、以什麼方式抵達,即使他們中暗藏德共的間諜!而來自中國大陸的共產難民即使是反共義士,在蔣經國總統去世後,都不再被中華民國官方待見,因為中共靠利誘與威脅讓自由世界逐漸喪失捍衛普世價值的骨氣。共產難民包括反共義士即使來到自由世界也多會飽嘗磨難。

從《流淚的天安門》到《中國夢》


在「六四」27周年之際,我專程從德國去了一趟荷蘭,主要是去告知流亡藏人及其支援者不要被中共牽著鼻子走,中共的「反恐法」其實就是賊喊捉賊,因為共產黨就是最大的國際恐怖組織,它從被蘇共成立起就在像當今的伊斯蘭恐怖分子一樣實行恐怖主義。在荷蘭我得以與不同民族不同信仰的共產難民相會並交流,其中之一是《流淚的天安門》的女主人公湯志敏。

1989年胡耀邦辭世時,湯志敏還是中共北京語言學院的三年級學生……「六四」屠殺後,在人人被迫檢討時,湯志敏勇於拒絕指控他人,堅稱是自己去天安門廣場絕食抗議的,最後被勒令退學。在飽嘗跟蹤騷擾、污蔑陷害後,她於1995年在男友的幫助下到荷蘭留學。

1999年,她出版了自己的故事《流淚的天安門》,被荷蘭萊頓大學歷史博物館評為20世紀該大學99名優秀女學人之一。上述多佛慘案發生後,湯志敏為了幫助來自大陸的難民融入荷蘭社會,促使荷蘭當局頒布法規,讓荷蘭華裔享有少數民族的待遇。她因此在2001年被荷蘭第一大報《大眾日報》列為年度風雲人物之一。然而她卻從此受到中共駐荷蘭使領館的利誘與打壓。

2005年,湯志敏思鄉心切,踏上故國,被中共綁架。中共國安向湯志敏出示她孩子的照片,要她簽署「四不支持」(法輪功、中華民國、世維會、達賴喇嘛)與「一不反對」(共產黨)……在荷蘭丈夫與政府的營救下,湯志敏得以重獲自由。通過這次痛徹心扉的魔難,湯志敏才開始走上反共之路。在這以前,她追求的民主是包括共產黨在內的多黨制。

2010年復活節,湯志敏答覆一「六四」泡沫的詩篇引起我的注意,因為她也認定「我們不能再等,我們需要行動,……中國的社會正在潰敗腐爛,紅魔正在對人民進行猖狂的掠奪和殺戮。」

過去湯志敏一再到中共使領館前抗議「六四」屠殺,但27周年時,她換了一種方式發揚和平抗暴的「六四」精神。為此湯志敏用不同的視覺與聽覺形式創作了三個作品,比如她讓中共五星紅旗上的五顆黃星,在她的歌聲(中華民國的早期國歌《卿雲歌》)與鼓聲中變成代表中共的鐮刀錘子與象徵其受害者的黑色骷髏,最後演變成中華民國早期的五色旗,表達她的中國夢:解體中共,光復民國!

湯志敏用全身心創作與展示的《中國夢》震撼人心。無論是其新作,還是那些被荷蘭媒體報導過的行為藝術作品《自由女神挺西藏》、《中國的石頭會唱歌》、反映江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中國女商人》等,無一不是這位難民潮中的外嫁女在替億萬冤死的大陸同胞與共產難民吶喊。

我這次在荷蘭結識的難民中還有一位失業女工,十多年來她靠在異國打黑工來贍養留在故國的親人……在我的勸說下,她同意我代她匿名三退。無論是共產難民,還是共產冤民,如果都能意識到三退的意義,那麼,湯志敏的中國夢就一定會隨著持續高漲的三退大潮而實現。

——寫在「共產國際中國支部」成立95周年 於萊茵河畔

(本文謹代表作者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