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大師未竟傑作 向當代畫家傳達什麼 (第495期2016/09/01)

?"
(左起)藝術家埃德蒙.羅沙(Edmond Rochat)和雅各布.柯林斯(Jacob Collins)在觀賞揚.凡.艾克(Jan van Eyck)的〈聖芭芭拉〉(Saint Barbara)。(Milene Fernandez/Epoch Times)

雖無法親耳聆聽古代大師的訓誨,但透過寫實藝術家們聚焦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布勞耶新館的「未完成」畫展談他們對大師未竟作品的想法,以及對他們自身創作的影響,就如同古代大師與在世藝術家之間的一次跨時空對談。

文 _ Milene Fernandez(英文大紀元記者)
譯 _ 張小清

一位寫實主義畫家鼓勵我去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布勞耶新館(The Met Breuer)看一個展覽──「未完成:可見的思維」(Unfinished: Thoughts Left Visible)。「非同凡響!你一定得看。」他的話讓我很驚訝。

他特意叮囑我去看三樓,說是展覽必看的部分。四樓則有些糖果可吃——展廳一隅豐富多彩的一大堆,那是費利克斯.岡薩雷斯-托雷斯(Felix Gonzalez-Torres)的裝置作品。

布勞耶新館是大都會博物館展出現代和當代藝術的分館,位於麥迪遜大道,是惠特尼美術館的舊展場。對於我在追蹤採訪的那些接受古典大師寫實技法訓練的畫家們來說,它並不一定在「必看博物館」之列。

這些繼承古代畫室傳統的藝術家,無論是畫素描、油畫還是做雕塑,都採取寫生的方式。他們有非常敏銳的眼光,即便是19世紀後期的畫作,他們也能一下判斷出畫家是否對著相片來畫。

「未完成」(Unfinished)展覽展出從文藝復興時期至當代的作品,規模堪稱盛大。三樓的展品包括米開朗基羅、達芬奇、提香、魯本斯、倫勃朗、委拉斯開茲、凡.艾克、特納、門采爾和薩金特等眾多大師的畫作,多到一次都難以看完,也讓人不禁讚歎可以有機會這樣集中地汲取藝術創造力。四樓的展覽則從20世紀20年代的現代主義作品開始。

三樓對於寫實藝術家來說尤其吸引人,因為這裡展示了他們如此仰慕的古代大師的構思過程。整個展覽中的未竟之作分兩種:因畫家過世、資助中斷或其他不可期原因而沒能畫完的作品,以及特意未完成的作品。對四樓的作品來說,這種區別幾乎無關緊要,比如地上的一堆糖果。

由於有人向我推薦這個展覽,加之特別渴望對古代大師們有更多了解,我聆聽了美術館的講解。但導覽的專家僅僅花了15分鐘談三樓諸多畫作中三幅面貌較現代的作品,包括艾爾.格列柯(El Greco)和盧西安.弗洛伊德(Lucian Freud),剩下的時間都花在了四樓。

當我告訴她,希望能更多了解三樓的古代傑作時,她回說時間有限。我又問她,是時間問題,還是興趣問題?她說可能二者都是,她只有一個小時,所以不得不有選擇地介紹。這讓我確認了大都會布勞耶新館畢竟是一座當代藝術博物館。

意猶未盡的我,決定邀請寫實藝術家們來談談他們對大師未竟作品的想法,以及這些畫作對其創作會有怎樣的影響。我視之為古代大師與在世藝術家之間的一次對談。我們再也聽不到古代大師開口講話,但他們仍然可以和繼承他們不朽傳統的在世藝術家們進行深刻而直接的對話。

正如藝術評論家彼得.施傑爾達(Peter Schjeldahl)在《紐約客》雜誌刊文評價的,「未完成」是那種一定會激發你想像力的展覽,「你會想要『大聲』想出你遇到了什麼。」

而聽這些藝術家大聲談論「未完成」展是一種特殊的享受,比糖果更好。

中央車站工作室(Grand CentralAtelier)創始人、藝術家──雅各布.柯林斯(Jacob Collins)
談魯本斯和凡.艾克


看到很多畫在仔細畫完前的起稿階段的落筆有多麼隨意,我為之震驚。

1   2   3   4   5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