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青一個「養生駐容」的方法,就是「輸年輕人的血」。圖為1980年12月江青等四人幫受審。(AFP)

江青為了尋找養生駐容之道,找中央警衛團的年輕人輸血給自己使用。

她性格古怪、為人刻薄,常讓身邊的工作人員嘗盡苦頭,且生活極端奢侈,常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而犧牲人民的利益。

文 _ 吳明

毛澤東之妻江青十分關注自己的身體與容顏。在張戎、喬.哈利戴所著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中曾披露江青一個「養生駐容」的方法,就是「輸年輕人的血」。

書中寫道,江青總是在尋找養生駐容之道,林彪妻子葉群告訴她,有一個養生訣竅是輸年輕人的血。於是中央警衛團挑了幾十個警衛戰士,檢查身體後選了四個人,再從中挑了兩個人把血輸給江青。

輸完血後,江青請他們吃飯,對他們說:「你們為我輸了血,你們的血和我的血同時在我的體內流動,你們一定會感到很自豪的吧?」

接著便告誡他們:「為我輸血的事,你們不要到外邊去說了,你們要知道,中央領導人的身體情況是嚴格保密的,你們就當個無名英雄好了。甘當無名英雄也是光榮的。」

對生人恐懼 為人刻薄

江青性格古怪、為人刻薄,讓身邊的工作人員嘗盡苦頭。書中舉了幾個例子:

當江青的權力達到頂峰時,就像毛在征服中國的前夕見到生人會發抖一樣,她也產生了對生人的恐懼。她的祕書楊銀祿記錄了1967年上任時前任祕書對他說的話:江青「特別怕聲音,還怕見生人,一聽到聲音,見到生人,就精神緊張,出虛汗,發脾氣。」「你在短時間之內先別見她,盡量躲著她,如果實在躲不開,你也不能跑,一跑就壞了。」

楊銀祿初任職時在屋裡憋了整整24小時。當他小心翼翼地走出辦公室時,江青的護士走過來,輕聲要他馬上回去,解釋說江青快要起床了,「她特別怕見生人,如果你現在被她看見就麻煩了。」

楊銀祿在釣魚臺11號樓待了三個多月,成天躲在辦公室裡。前任走後(進了監獄),一天,江青打鈴叫祕書。楊寫道:我膽戰心驚地走進她的辦公室。一進門,我看到她仰坐在沙發上,兩腳和小腿搭在一個軟腳墊上,在那裡懶洋洋地看文件。她聽到我進入她的辦公室,臃腫的眼皮,都沒抬一下,就問道:「你就是楊銀祿同志吧?來了一段時間了吧?」

「是,我叫楊銀祿,已經來了三個多月了。」我的心情雖然緊張,但還是以在部隊時的習慣,乾脆俐落地回答了江青的提問。

幾句問答後,「這時,她抬起頭,睜大眼睛瞪了我幾眼,不高興、不滿意地說:『你不能站著跟我說話。你跟我說話的時候,你的頭不能高於我的頭。我坐著,你就應該蹲下來跟我說話。這點規矩他們沒有告訴你?』」

當祕書按照江青的規矩蹲在她的右前方一公尺處,和她說話時,江青又發了一頓無名火:「我今天原諒你,因為你剛來,還不了解我的習慣。以後,不允許你那樣跟我說話。你說話的聲音那樣高,速度那樣快,像放機關槍似的,使我感到頭疼,使得我出汗。如果由於你說話不注意音量和音頻,把我搞病了,你的責任可就大了。」說著,就指了指她的額頭,大聲說:「你看,你看呀,我都出汗了!」

這時,我有意壓低聲音說:「請你原諒,我今後一定會注意說話的聲音和速度。」江青皺著眉頭,拉著長音,大聲而不耐煩地問道:「你在說什麼?我怎麼沒聽清楚,你說話的聲音又太小了。如果我聽不清你說的是什麼,心情也會緊張,也會著急出汗,你懂嗎?」

她沒有等我再說什麼,就急忙說:「好好好。」擺手叫我趕快出去。

生活極度奢侈 以自我為中心

1969年「中央文革」解散後,江青沒有具體的行政職務,因此有了閒工夫。她打牌、騎馬、養寵物,甚至還養了隻猴子。北京市中心的北海公園自文革以來對老百姓關了門,是她遛馬的地方。她差不多每天晚上都要看外國影片,那也是幾個人的特權。

江青的生活方式極端奢侈。她愛好攝影,於是軍艦在海上遊弋,高射炮對空發射,博得她哈哈大笑地說:「真過癮,今天我可搶拍了好鏡頭。」廣州一個專為她修的游泳池,用的是幾十公里外運來的礦泉水。路為她新闢,使她得以舒適地遊山玩水。開路不那麼容易。有的離她住處不遠,工程兵不准用炸藥,怕響聲嚇著她,只好用火燒、水激等辦法來砸開石頭。

她一時心血來潮,可以叫專機把一件大衣從北京送到廣州,也可以叫空軍的大型運輸機把一張臥榻從青島運來北京。她的專列,像毛的一樣,隨時想走就走,想停就停,客貨列車都要讓路,運營計畫也要打亂。江青非但不感到慚愧,反而說:「為了我休息好,玩得愉快,犧牲一些別人的利益是值得的。」

江青的房間溫度冬天必須保持攝氏21點5度,夏天26度。她覺得溫度不對時,哪怕溫度表指到她要求的度數上也無濟於事,她會破口大罵:「你們在你們的後臺指示下,在溫度表上弄虛作假。」「你們合夥來對付我,有意傷害我!」有一次,她說她房子裡「有風」,護士無論如何找不到風源,她就抄起一把大剪刀狠狠地向護士扔去,護士躲閃得快才沒有受傷。

「為我服務就是為人民服務」——江青常常這樣告誡身邊工作人員,這也是今天很多中共貪官的邏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