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五十年不變 (第495期2016/09/01)

?"
香港的地方政治現在正陷入僵局和社會分裂狀態,2014年的雨傘運動中,港人走上街頭抗議。圖為2014年11月5日,抗議人士在香港中聯辦大樓前和平抗議。(Getty Images)

《路透社》駐香港亞洲編輯Peter Thal Larsen近日撰文,自1997年中共收回英國殖民地香港至今已經有19年了,當初中共承諾香港自主至2047年。雖然香港大體上還算是繁榮,但是,港人已經感覺到不安,而未來的不確定性令港人和在港公司更是憂慮。

編譯 _ 李清怡

每年都有幾百萬中國大陸遊客來港購物、享用美食和自拍。看看那些天價的地產和父母擠破頭也進不去的國際學校,就知道,無論是西方外籍人士還是中國的專業人士,都把香港作為青睞之地。

香港作為金融中心之所以成功,原因眾多。是離中國最近的貿易樞紐;資金資訊流動自由;英語廣泛普及;擁有世界級的基礎設施;空氣仍然比大部分中國城市乾淨。而其最珍貴的資產當屬其法制體系,公司和投資商都知道,在香港簽署的合同在必要時可依靠法庭強制執行,而在上海,還做不到這一點,因為上海的司法系統還隸屬於當政的共產黨。

50年過期日

但是,香港的特殊地位有到期的那一天。香港基本法規定,1997年後,「香港本身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保持50年不變」。幫助起草法規的官員可能認為,這50年足以使中國演變成為民主制度。

現在看來,對於共產黨體制而言這種想法過於樂觀。期望中國大陸實現言論自由、甚至是如同香港的自由,似乎都比以往更加渺茫了。倒是香港的自由已經遭到破壞。

這種現象已經在發生了。雖然共產黨在香港沒有參與官方角色,但是,他通過地方政客、會議場所、媒體和投資組建的機構等途徑施加影響。這使得關注香港長期地位的問題變得更加緊迫。不幸的是,幾乎沒有這方面的公眾討論,關於50年過度期結束後,將有可能發生什麼。

從某些方面來看,今日的香港有點像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1997年大限臨近時的狀態,當時,香港的投資大大受損,每年都有數以萬計的港人移民至加拿大、美國和其他國家。

雖然現在離2047年還早,但是,時間表很快就會輪到對長期決策的關注。比如,就在明年,提供30年房貸的香港銀行就要考慮「一國兩制」結束後其債權的可實施性問題了。

香港的地方政治現在正陷入僵局和社會分裂狀態,2014年的雨傘運動中,港人走上街頭抗議。社會制度對地方居民和商業影響最大,香港的長期地位取決於中共,現在看來,實在令人擔憂。

香港言論自由受到箝制

兩位正在攻讀碩士學位的歐洲學生Aine O'Mahony 和 Elodie Pichon 在到訪香港後,在《地緣政治觀察家》(Geopolitical Monitor)發表聯名文章,據官方數據顯示,香港特別行政區無論在政治還是在經濟方面,都越來越依賴於中共。

2003年,中共與香港簽署了《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迫使香港在政治上與北京結成一體。北京當局達到了想要的目的,在過去的10年裡,香港與中國內陸的貿易額翻了3倍。

此外,為了影響香港的精英,中共還在香港大力進行投資,尤其在金融和房地產領域。北京當局利用香港對中國的經濟依賴,加強對香港地區的控制,這表明「一國兩制」的理論意義大於實際意義。

我們最近去了趟香港,在與一些港民交談時瞭解到,他們都覺得中共並未兌現其承諾,香港的言論自由正日趨遭到嚴重威脅,中共承諾港人可以通過公投選舉領導人,但是,現實遠非如此。

1   2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