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疆是江系鐵桿周永康盤踞多年的勢力地盤,此前局勢敏感時點,新疆頻頻發生爆炸案,背後浮現江澤民集團另類政變因素。(AFP)

在習近平幾經省部級人事調整、接管至少15個江派窩點的敏感時點, 習陣營人馬再掌握江澤民集團兩個重要另類政變基地——新疆與湖南, 極具象徵性意義,意味著習公開抓捕江澤民的外圍清掃動作接近尾聲。

文 _ 唐文

杭州G20峰會召開前夕,新疆與湖南等六省分一把手換人。其中,同為63歲的新疆書記、政治局委員張春賢及湖南書記徐守盛被提前免職後,迅速傳出面臨清算與查處的消息。張春賢與徐守盛二人都是江派高級馬仔,都曾公開對抗習近平。新疆與湖南則是江澤民集團的兩個重要窩點,曾在政局敏感時刻,頻頻製造恐怖襲擊等攪局行動。

敏感時點 新疆與湖南一把手換人

8月28日、29日,湖南、雲南、西藏、新疆、內蒙古、安徽六省分書記換人。李克強舊部陳全國由西藏書記轉任新疆書記;新任西藏書記吳英杰隸屬於胡錦濤派系,其他新任書記幾乎都是習近平親信人馬。9月3日,被免職的湖南書記徐守盛、內蒙古書記王君、安徽書記王學軍轉任中共人大任虛職。

被習陣營人馬接管的新疆、湖南、雲南、安徽、內蒙古等省區均是江派窩點,18大以來,已不斷被習當局清洗。

其中新疆是江系鐵桿周永康盤踞多年的勢力地盤,周永康馬仔王樂泉、張春賢相繼長期掌控新疆,不但追隨江、周迫害法輪功,而且採用暴力手段鎮壓少數民族,導致新疆不斷發生暴力流血事件。此前局勢敏感時點,新疆頻頻發生爆炸案,北京與昆明的系列暴力恐怖襲擊案也與新疆相關,背後浮現江澤民集團另類政變因素。

湖南曾經由周永康的心腹鐵桿周本順長期執掌。薄熙來案爆發後,江派在湖南不斷攪局,如「六四鐵漢」李旺陽「被自殺」,上訪媽媽唐慧被勞教;民企富商曾成杰被突擊死刑等。

值得關注的是,新疆與湖南等六省區一把手換人,正值杭州G20峰會召開前夕,離香港器官移植大會結束不到一周。

8月18日至23日,江澤民集團在香港窩點設局舉辦器官移植大會;中共代表團詭祕安排專題討論會,企圖掩蓋、洗脫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被指「整個是一個騙局」。

湖南官場與香港器官移植大會密切關聯。國際組織器官移植協會(TTS)的前任和現任主席查普曼(Jeremy Chapman)和奧康(Philip O'Connell)均在悉尼Westmead醫院工作,而Westmead醫院自2005年開始與湖南長沙的中南大學湘雅三醫院開展合作關係。圍繞如何掩蓋、洗脫中共活摘法輪功器官罪行舉行。

湘雅三醫院已經形成了移植「產業化」,成為一個器官移植的「國家科技攻關基地」。湘雅三醫院移植專科副院長、中國醫院協會人體器官獲取組織聯盟(簡稱OPO)執行主任葉啟發,也於8月18日參加香港的TTS大會。葉啟發因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早在2014年就被追查國際列入首批追查的醫生名單。


8月22日參加國際器官移植大會的中南大學湘雅三院副院長葉啟發(中)被追問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時失控暴怒。(余鋼/大紀元)

時政評論員謝天奇表示,敏感時間點,新疆與湖南書記換人,極具象徵性意義,突顯習江博弈局勢已今非昔比,習陣營已取得壓倒性態勢。換屆前一年,繼攻陷江澤民老家江蘇與曾慶紅老家江西之後,習陣營人馬再接管江澤民集團兩個重要另類政變窩點新疆與湖南,意味著習抓江行動的外圍清掃動作接近尾聲。

張春賢涉攻擊習事件 面臨清算

今年才63歲的政治局委員張春賢卸任新疆書記後,有消息稱,其有可能調往北京任中共中央黨建領導小組副組長。

臺灣國立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寇健文向中央社表示,張春賢一旦調往這個小組,可說是從「地方大員」調到「閒職」,透露他淡出政壇的訊號。美國之音引述分析人士報導,這完全是一個閒職,張春賢19大「入常」基本沒戲;這也顯示張春賢已被習近平「打入冷宮」。


今年才63歲的政治局委員張春賢卸任新疆書記,從「地方大員」調到「閒職」,顯示張已被習近平「打入冷宮」。(AFP)

8月29日,《新京報》微信公號重發有關張春賢治疆六年的舊文。文章用詞特別、內容敏感,疑影射張春賢對抗習中央、涉暴力恐怖活動及無界新聞網攻擊習事件;並盤點新疆官場被清洗情況,暗示張春賢或成「打虎」目標。

8月31日,中共官媒發表評論文章,題為〈黨務崗不是休息崗,不應用來照顧年老力弱人員〉。文章疑似影射張春賢被邊緣化。

9月1日,港媒評論文章稱,今次調動說明63歲的張春賢仕途已經到頭;其能否平安著陸難說,皆因有「歷史問題」和「現實問題」。有消息說,張春賢調京後「或被清算」。文章還說,十九大「卡位戰」已打響,政治局委員張春賢在「入常」爭奪戰中已提前出局。

今年3月4日,由新疆自治區黨委宣傳部、財訊傳媒和阿里巴巴三方打造的中國網絡媒體無界新聞,突然轉發一封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引起軒然大波。信中威脅習近平注意「你和你家人自身安全」。之後不久網站被關閉,在重啟之後這篇文章被刪除。

3月8日,面對海外記者追問「是否支持習近平領導」,張春賢僅以「再說吧」三個字回應。

隨後有消息稱,來自新疆的無界新聞公開信中赤裸裸的威脅語言,令當局高度緊張。當局已經傾向懷疑公開信後面有政治勢力操控,「可能幕後是一個巨大陰謀」;這封信意味著針對習近平的一場政變實際上已經在醞釀之中。當局為這個事件成立了有近百人的專案組,並將調查目標升級,指向中共現任高層。

據稱,有多名周永康的黨羽涉嫌參與公開信事件,包括新疆書記張春賢、新疆黨委宣傳部長李學軍、中宣部副部長蔣建國、無界傳媒執行總裁歐陽洪亮,還有江派劉雲山之子劉樂飛等。

港媒消息指,「無界新聞」是張春賢指示成立,由他的祕書負責聯繫。無界新聞的執行總裁歐陽洪亮是張春賢妻子李修平的好友。另外,張春賢與李學軍、中宣部副部長蔣建國同屬「湖南幫」。

3月30日,大陸外交部首度回應無界新聞事件,稱「任何企圖破壞中國國家穩定的行為,都不可能得逞」。官方回應中定性「破壞中國國家穩定」與之前無界新聞事件涉政變陰謀的說法相呼應。

近年來,新疆官場被深度清洗的同時,對張春賢各種不利的消息不斷傳出,多家媒體報導說,張春賢將停職受查,原因除涉周永康案外,還有其他問題。

敏感期新疆暴力事件頻發

新疆一直是江澤民鐵桿心腹周永康的地盤,自1994年開始,江派大員王樂泉與張春賢先後掌控新疆長達22年。據悉,新疆也是薄、周政變計畫中三條退路之中的一條。張春賢以及其前任王樂泉作為江派安排在新疆的代言人,被曝採取極端擴大化的鎮壓手段來激化矛盾,並與恐怖人員暗中勾結,製造重大危機事件,對抗中央和攪局。二人還追隨江澤民、周永康迫害法輪功,因此受到「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追查。

2009年7月5日,新疆首府烏魯木齊市發生暴力流血事件,據官方說法,「七五事件」造成有近200人死亡、1700多人受傷,死傷者多數是漢族人。新疆「七五事件」的導火線為十天前在廣東韶關一家工廠發生數千漢人工人毆打數百維吾爾工人的血案,網絡上充滿對維吾爾人極其凶猛的語言暴力;被指是中共有預謀的挑起漢族人與維族人矛盾的一個步驟。

事件發生時,胡錦濤正在歐洲訪問,7月8日突然中斷訪問,結束義大利之行提前回國,創下中共建政以來國家元首因國內局勢提前結束外訪的先例。

2010年4月24日,王樂泉被免去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調任中央政法委副書記;張春賢接任新疆黨委書記。據稱,張得到了時任中共政法委書記、中共新疆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周永康的保薦。而張春賢與周永康搭上關係,則是張的妻子、央視《新聞聯播》前主持人李修平通過周永康的後妻、央視前記者賈曉燁搭橋。

張春賢接任新疆書記後,敏感期新疆暴力事件頻發。周永康等江派高官落馬後,張春賢仍或明或暗對抗習中央,為江派張目。

2014年4月30日晚,習近平為期四天的新疆視察剛剛結束,烏魯木齊火車站就發生大爆炸,至少造成3人死亡、79人受傷,其中4人重傷。


張春賢接任新疆書記後,敏感期新疆暴力事件頻發。2014年4月30日晚,習近平新疆視察剛結束,烏魯木齊火車站就發生大爆炸。圖為5月2日北京火車站防恐演習。(AFP)

2014年7月29日,中共新華社宣布周永康被立案審查。數小時後,新華社再發消息稱,新疆莎車縣28日凌晨發生「嚴重暴力恐怖襲擊事件」,數十人傷亡。

2015年9月3日上午北京舉行閱兵儀式,當天凌晨1時,曾多次發生暴力事件的喀什地區莎車縣突然發生爆炸及傳出槍聲。

2015年9月18日,習近平訪美前夕,新疆發生襲擊事件致46人死傷。

9月23日,中共政治局常委俞正聲等人在北京參加「對口支援新疆工作會議」,官媒報導會議名單中未見新疆書記張春賢。9月25日,中共政協主席俞正聲率中央代表團抵烏魯木齊參加新疆自治區成立60周年活動,坐鎮當地多日,缺席在北京舉行的中共建政66周年招待會。

「江蘇幫」要員徐守盛面臨被查處

今年63歲的徐守盛被提前免職湖南省委書記。海外中文媒體隨即有消息稱,徐守盛面臨被查處的命運。

徐守盛是江蘇如東人,曾任江蘇省宿遷市委書記、江蘇省委常委;與落馬的雲南省委副書記仇和、落馬的前遼寧省委書記王珉、貶任江蘇省人大常務副主任閒職的前海南省長蔣定之、調任閒職的廣東省政協主席王榮等一樣都是「江蘇幫」關鍵成員。

另外,徐早年在甘肅省主政期間,與曾慶紅心腹蘇榮存在交集,並與時任中石油一把手的周永康親信蔣潔敏有過合作。2010年5月,徐守盛任中共湖南省委副書記、代省長;並於當年9月,出任湖南省省長。2013年4月,升任中共湖南省委書記。

徐守盛在甘肅、湖南主政期間,一直追隨江、周的迫害法輪功政策,兩省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關押、迫害致死的冤案不時傳出。


近年來,徐守盛主政的湖南省遭到清洗,徐跳脫不了失察之罪。圖為2012年6月11日徐守盛訪臺遭遇法輪功學員要求制止迫害。(詹亦菱/大紀元)

早在去年3月,有消息披露,中共四大省委書記王珉、徐守盛、強衛及羅志軍面臨被調查。其中,王珉、徐守盛及羅志軍均屬「江蘇幫」。

近年來,徐守盛主政的湖南省遭到清洗,包括湖南省2名政協副主席童名謙和陽寶華,副省長張劍飛等3名省部級高官。另外,湖南省也有多名廳官落馬,尤其是去年5月落馬的湖南省委副祕書長馬勇,今年8月19日被判處12年徒刑。馬勇被指是徐守盛的大祕。外界認為,馬勇的靠山可能是湖南省委書記徐守盛;馬勇落馬,徐守盛注定跑不了失察之罪。

8月11日,親習陣營財新網梳理遼寧、安徽、山東、湖南四省「回馬槍」被查出的官員,以及在之前的中央巡視中暴露的問題和落馬官員。報導稱,截至目前,四省「回頭看」已有近20名廳級以上官員落馬。除湖南外,其餘三省均已有省部級以上官員落馬。

此前6月7日,《新京報》曾刊發題為〈中央巡視組殺完「回馬槍」後,四省書記出啥招整改?〉的文章。文章強調,在中央巡視組「回頭看」期間,湖南是唯一沒有「老虎」落馬的省分。

6月2日中紀委官網發布了中央第五巡視組向湖南省反饋巡視「回頭看」的情況,稱其對2012年底發生的「衡陽賄選案」反省「不到位」。

2012年底到2013年初,在湖南衡陽市差額選舉省第12屆人大代表的過程中,發生了以賄賂手段破壞選舉的案件。據報導,共有56名當選的湖南省人大代表存在送錢拉票行為,涉案金額人民幣1.1億餘元,有518名衡陽市人大代表和68名大會工作人員收受錢物。

這起震驚外界的選舉賄選醜聞,令中南海高層恐慌,也迫使衡陽市人大重新全面改選,也導致湖南省「兩會」延期在2013年2月9日召開。習近平下令徹查,做出批示將之定性為「1989年以來中國最嚴重的政治事件」。據稱,「中央對案件定性後,省委書記被叫到北京,要求分類處理。」

湖南是江派重要攪局窩點

江澤民「六四」後上臺以來,湖南歷任省委書記包括王茂林(1993年9月至1998年10月)、楊正午(1998年10月至2005年12月)、張春賢(2005年12月至2010年4月)、周強(2010年4月至2013年3月)、徐守盛(2013年3月至2016年8月)。其中,王茂林、張春賢、徐守盛三人均是典型的江澤民派系高級馬仔。

1999年6月7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下令成立「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此即「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領導小組」的前身。為了執行鎮壓政策,「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於1999年6月10日成立了一個辦公機構,即臭名昭著的「610」辦公室。

該小組組長先後由三個江派常委李嵐清、羅干、周永康出任;江派人馬王茂林、劉京、李東生先後任「610」辦公室主任。他們都是江澤民的鐵桿心腹,因迫害法輪功而血債累累。這幾人都在「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通告中榜上有名。

另外,周永康的「祕書幫」、「政法幫」要員周本順是湖南人,此前一直在湖南為官。2000年11月開始歷任湖南省公安廳廳長、政法委書記,期間,曾積極追隨江澤民、羅干、周永康殘酷迫害法輪功;2003年11月被調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副祕書長。周永康升任政法委書記後,又提拔周本順為政法委祕書長;2013年3月周本順調任河北省委書記。2015年7月24日,周本順落馬。

湖南由此成為江澤民集團的一個重要據點。薄熙來案爆發後,江派在湖南不斷攪局。

2012年6月6日,胡錦濤「七一」到香港參加「香港回歸」15周年活動的前夕,「六四鐵漢」李旺陽離奇「被自殺」。李旺陽的死引發中國大陸、香港和世界其他地區的抗議活動。6月10日,香港超過2萬人大遊行,促北京徹查李旺陽死因。


2012年6月6日,胡錦濤「七一」出訪香港前夕,「六四鐵漢」李旺陽被中共政法委高層周永康與周本順密令滅口。事件引發大陸、香港大規模抗議。(AFP)

隨後有消息披露,殺害李旺陽的命令來自中共政法委高層周永康與周本順,目的是為了阻止他繼續向外媒說話,同時震懾香港眾多想為「六四」翻案的人員和反共人士,斷絕港人期盼「六四」平反的想法;有意捆綁胡錦濤當局,讓胡錦濤訪問香港時難堪。

2013年7月8日,江澤民的心腹、前鐵道部部長劉志軍,因受賄、濫用職權,被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一審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法院公布的劉志軍貪腐數額與民間盛傳的貪腐120億數額相去甚遠。外界普遍認為,劉志軍被判死緩,對於這個被查了兩年多、涉及400多案例、牽扯數億人民幣的正部級貪官來說,屬於輕判。

時隔4日,2013年7月12日,在代理律師未接收死刑覆核裁定書,法院未通知家屬、未安排刑前與家屬會見的情況下,湖南湘西民營企業家曾成杰被長沙中級法院以「非法集資」罪名祕密處死,震動整個中國社會。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當時分析,江澤民集團和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控制下的湖南當局不但策劃了曾成杰之死,並成功嫁禍於剛剛上臺不久的習近平政府,既達到了圖財害命的目的,又打擊了政敵。

石藏山認為,江澤民集團拿民營企業家開刀,一方面對民間集資進行絞殺,維護中共金融權貴的利益不被瓜分;另一方面起到了殺一儆百的作用,讓民營企業家人人自危從而攜帶大量資金出走,拖垮已經深陷危機的中國經濟,讓習近平和李克強的經濟改革更加寸步難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