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參加所謂的投票,還是在中國大陸。我們工作的機構開會,發下所謂的選票。那是等額選舉,也就是只有兩個候選人,選出兩個代表。領導告訴大家,投票時也可以選擇其他的人,但根據上級的規定(沒人知道是什麼上級),即使投其他人,也必須兩個都是中共黨員。上級雖然這麼說,但大家還是可以在「選票」隨便寫任何人的名字。我們一票年青人很不高興,因此畫上兩個烏龜了事。

90年代在香港遇到第一次真正的選舉,由於沒有永居權,所以我卻不能投票。投票結束之後,見到一位香港老資格的作家,問他投了誰的票,誰知道這位平時大講民主的作家,那天居然未去投票。

後來才發現,投票率低其實是民主社會的普遍問題。投票率最高的,是原蘇聯集團的東歐國家,因為以前沒有真正的投票權,所以第一次真正選舉的時候都會出現超級高的投票率。上世紀90年代,東歐各國投票率動輒都有九成以上。

香港是一個經濟發達地區,也是一個和現代先進世界頗為合拍的社會,但香港卻沒有一個非常民主的政治制度。但在我看來,香港其實已經擁有了民主社會大部分的特質,除了民選議員(某種程度上)和民選行政首長方面。如果按照選舉法和法理上的選舉制度而言,中國大陸的人大選舉辦法比香港更為先進合理,也更接近現代民主社會,但實際上所有人都知道,在民主的實踐方面,中國大陸遠遠無法與香港相比。

選舉只是民主的其中一個特徵而已,它是一個必要條件而不是一個充分條件。一個民主的制度還需要具備其他的條件,包括新聞自由、司法獨立、言論自由,民眾擁有徹底的對行政機構的否決權力等等。香港正因為在某種程度上仍然具有這些,才會在議會選舉制度落後的情況,仍然擁有比中國大陸更為民主的社會。

面對中共這個政治上的龐然大物,所有人都會有無可奈何的感覺,不少人選擇逃避,甚至以冷漠來掩飾絕望。這種悲觀是合理的,但對香港的未來卻極為有害。民主制度,可能是保護港人自由的唯一武器,如果不在選舉的時候表達港人的民意,不選出願意代港人抗爭的代表,香港就真的沒有未來。

這就是我雖然不太同意香港獨立,也不認為港獨在目前有任何可能性,但卻十分欣賞願意挺身而出的香港年青本土派的原因。

星期天,投票吧!因為對香港人來說,其實沒有什麼其他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