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誰再罵你「漢奸」 就這樣回覆他 (第496期2016/09/08)

文 _ 靈溪

無標題文件 一次跟人談起某個話題,正說著,某君冷不丁冒出一句好心的提醒,「打住,危險啊,你這是反動言論!」

他這樣說,倒嚇人一跳,於是就很恭敬的請教某君:「您能告訴我什麼叫反動言論嗎?」

某君沉吟一下:「說嚴重一點,用以前的話講就是反革命分子說的話。」

我愚鈍,不怎麼明白,「那什麼又叫反革命分子?」某君說:「就是反對黨的人。」我依然困惑:「怎麼就算做反對黨的人?」

某君有些不耐煩了,「這還不簡單嗎?就是跟黨唱反調,黨說是紅的,他偏說是黑的,黨叫他向東走,他偏要向西走,跟黨對著幹!」

最後我問他:「那請問您,如果黨說您是漢奸、叛徒、特務,要把您往死裡整,但是您知道自己不是,您會申辯說自己是冤枉的嗎?」

他答道:「我當然會。」於是我撫掌大笑:「我明白了,如此說來,您就是反革命!」

某君一著急,臉騰的一下子紅了:「申辯是我的權利,怎麼就成了反革命?」

「這不是您剛剛告訴我的嗎?不錯,這是您的權利,但黨剝奪了這個權利,您卻想行使這個權利,那您不是跟黨對著幹嗎?黨說您是叛徒、漢奸、走狗、特務,您卻說您不是,不是跟黨唱反調嗎?您說的不是反動言論嗎?」

某君癱坐在椅子上,一言不發,看到他面色煞白,額上沁出細細密密的汗珠來,忍不住心疼起這個可憐的被洗腦族來,安慰道:「跟您開玩笑的,您不是反革命,您要是了,天底下人就都是了!震驚你。」某君囁嚅到:「你說的不無道理,依著這個標準衡量,誰都有可能是反革命,誰都有可能發表反動言論,除非放棄做人的權利。保不準哪一天我也成了反革命!」

某君之言讓人開心,「不賴嘛,開竅還挺快!反對也好,贊成也罷,那不是您的自由嗎?它不讓您說,剝奪您的自由,它才反動!」某君也笑了:「我發現我也開始變得反動了!」

我笑在臉上,痛在心裡,悲涼啊!放眼望去,現實中像某君一樣給心靈上鎖的自甘為奴者何其多矣!長期的恐怖高壓已將他們徹底馴化成驚弓之鳥,當聽到人們表達自由的心聲,就會想到「反動言論」這個詞,這一詞語從黨文化的土壤中滋生出來,顛覆了作為正常人應該具備的判斷是非善惡的標準。 ◇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