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西哥看來要為美國買單築牆了。圖為藝術家筆下的川普邊境高牆。(Game of Thorns)
無標題文件 川普日前接受墨西哥總統恩里克.佩尼亞.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的邀請,突然訪問墨西哥。整個事件從計劃到實施,只有幾天,就完成了一個國家元首和一個元首候選人之間的會談,堪稱世界外交史上的奇觀。從涅托倉促的向美國兩黨候選人發出邀請,到川普立即決定前往,到兩人的迅速會談,再到會談後的公開記者發布會,涅托已經亮出了底牌,也露出了軟肋,甚至可以說已經沒有後續的籌碼可用,而墨西哥看來一定要為美國建築這堵高牆而不得不買單、或者實際上買單了。

此前,涅托曾當眾辱罵川普,批評他的移民和邊境政策。而在記者會上,兩個人互相抬舉,互相尊重,川普甚至說他們是朋友!至於墨西哥前總統福克斯,他最早曾破口大罵,說川普的牆是「F-」,後來又收回去了。這次,在獲悉涅托居然邀請川普會談,福克斯又勃然大怒,說墨西哥不歡迎、不喜歡、不接受川普。福克斯說這個邀請讓人驚愕,完全沒有來由;說得不錯,外交和輿論界人士也是這樣看的,為這個突然訪問感到吃驚。

美國電視網的評論員們在會談之前紛紛說,這是川普的一個豪賭,但賭博一旦成功,獲利也會很大。現在看來,川普已經真正的在這場豪賭中贏了、獲利了,因為他從墨西哥回來之後,立即在亞利桑那發表了正式的關於移民政策的演說。而就在演說的當天,川普就為共和黨籌集到了令人瞠目結舌的500萬美元!(川普自己仍然用自己的錢競選)。

至於築牆的費用,兩個人都說,他們沒有談,談也談不攏。不談是明智的,現在根本不可能談得來。筆者三個月前在《〈川普能不能讓墨西哥來買單》〉一文中指出過,川普要迫使墨西哥為築這堵牆付錢,其實有許多渠道,有許多可行的辦法。不管是從單方面匯款,貿易逆差,盈利回流,和美國政府的援助等方面,籌集建牆的200億美元都不困難。

這堵牆現在認為是大約80英尺高,一英尺厚,2000英里長。建造成本估計在150-200億美元左右。還可能用不了那麼多,因為美墨邊境上三分之一已經有牆了。而川普認定的建牆成本,則只有80億美元。按川普作為美國歷史上最出色的建築商的背景看,建立一堵簡單的牆,估價比五星級酒店、高爾夫球場,要容易得多。

涅托總統也清楚的知道,美墨的雙邊貿易,每年高達5000億美元,美國給墨西哥的對外援助,每年8億美元;墨西哥對美國的貿易順差,每年500-600億美元;每年美國還有370億美元的單向資金轉移去了墨西哥。墨西哥進出口在經濟中的比例高達66%,而墨西哥80%的出口都去了美國。川普說他增加墨西哥外交官、公司高管,和NAFTA(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工人的簽證費,或增加進口關稅,就能把這個錢收回來。

共和黨方面,造勢的大佬們更是直接說,直接去建牆就是了,錢以後再說。他們覺得,大不了把給墨西哥的援助砍了,幾年下來,省下的錢也就夠了,這也算墨西哥間接的為築牆付錢了。川普和涅托都指出,邊境問題確實讓人撓頭。兩人一面要進行有具有建設性的對話,但卻面對同樣的現實:每天,合法穿越美墨邊境的,有100萬人、40萬輛車。

涅托說,美國和墨西哥需要合作,來避免工作機會從兩國所在的區域流失。但是,川普關注的是從美國的流失,包括流向墨西哥的工作。所以,在關鍵的工作機會問題上,兩人各說各話,沒有交集。涅托說,22年前簽署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可以改進、修正,這就是說,墨西哥也準備放棄NAFTA原來的版本了。這恰恰是川普早期就持有的觀點,現在被涅托認可了。川普發言中,強調了NAFTA對墨西哥比對美國更有利,而改革NAFTA甚至取消NAFTA,,都是有可能的。

涅托認為,美墨邊境必須變成一個雙方(共同珍惜)的資產,需要加速行動,使邊境更加有效安全。這就是墨西哥的一廂情願了。美墨邊境顯然是墨西哥的資產,但卻是美國的負債;它對於墨西哥是安全的,對美國卻是不安全的。

涅托的一個說法值得肯定,就是每年幾十億美元的武器從美國進入墨西哥,流入販毒和犯罪集團手中,造成墨西哥境內的暴力犯罪劇增。當然,這些購買武器軍火的錢,恰恰是向美國輸入毒品的所得。涅托也認為這個資金和武器的流動必須阻止。但墨西哥總統沒有說的,是怎麼樣停止。墨西哥總統也沒有表明,既然要阻止人員、毒品、和武器的非法流動,為什麼在兩國之間築牆是沒有必要的。如果有必要,讓兩國共同負擔,也未嘗不可。但涅托沒有這樣說,顯然,墨西哥是不希望建牆的。人員、毒品、和武器的非法流動,對墨西哥可能不是那麼壞的事。所以,他們雖然口頭上說反對毒品和武器的非法流動,但他們對築牆並不積極。這就是墨西哥的底線。但是,在川普的氣場和攻勢下,如今墨西哥已經放棄了底線,只能坐看牆怎麼立起來了。

川普競選的主題,就是維護美國的利益,維護美國人的利益。對總統候選人來說,這無可厚非。門羅主義,閉關鎖國,排斥他人,怎麼說都行。但從本質上來說,是美國在維護自己、明哲保身。明眼人都知道,也看得出來,天地神明造就了美國,就是為了作為世界警察用的。這個職責敗在奧巴馬手裡,他撒手不管了。對不起,不維護世界秩序,就不給你那麼大的能力、那麼大的榮耀了。在自家能力和實力開始萎縮的時候,利己的想法和做法,就有了市場。

我們的世界,如今看來,真是亂透了、爛透了。如果用一個字來衡量,就是私,如果用一個詞來衡量,就是自私;個人自私,團體自私,國家自私,人人自私。如果人們從墨西哥和美國的雙邊關係走出來,看世界的整個趨勢,就不難看出,整個人類社會的政治格局,從東到西,從南到北,都在重新洗牌、重新奠定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