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漫步在柳杉林的步道中自在舒適。(臺大實驗林提供)

穿過幽靜的森林步道,碧綠的湖水映著山巒樹木,溪頭宜人的風景與豐富生態都曾載入金雞納樹研究學者金平亮三的筆記中。如今這些植物名人不在,臺灣珍貴藥用的植物金雞納樹也已難尋,而前人所刻劃的歷史足跡永遠留存。

文 _ 孟憲騰

溪頭是臺灣的避暑勝地,蓊鬱林木、飄渺霧靄和森林幽徑吸引大量遊客的到來。近期園區森林生態展示中心的「溪頭植物名人科學史」展覽,述說著植物科學名人與溪頭的故事及他們在臺灣所發現的特有植物。

看完展覽,漫步在森林步道時,就能循著植物學家的腳步,從植物來回顧溪頭的歷史與人文內涵。

美麗的迷途 發現紅檜的本多靜六

高大的臺灣杉、成群的柳杉與詩意的落羽松,今日的溪頭猶如風景畫般美麗。然而,這美麗卻是源自於日本公園之父本多靜六博士的迷途。1896年本多靜六來臺調查森林,原本預定攀爬玉山,卻迷路誤攀玉山東峰,途中經過了今日實驗林的範圍。這個美麗的失途讓他發現,此地涵蓋熱帶、副熱帶、寒帶等森林帶,相當適合做為實驗研究林區。


日本公園之父本多靜六博士一次迷路誤攀玉山東峰,發現溪頭涵蓋熱帶、副熱帶、寒帶等森林帶,相當適合做為實驗研究林區。(資料圖片)

經由他的建議,日本政府在此成立了臺灣演習林,也就是今天臺大實驗林的前身。雖然是趟迷途,但他植物採集的成果卻相當豐碩。今日溪頭神木的樹種──紅檜,就是他在旅程中所採集到的。除了紅檜,他還採集到鐵杉、臺灣冷杉和臺灣黃杉等新種植物,並在園區辦公室前親手栽下了一棵臺灣杉。

駐足臺灣杉 傾聽早田文藏的故事

走出生態教育中心,往園區辦公室望去,辦公室前的臺灣杉雄偉的頂著藍天。外型如耶誕樹的臺灣杉被稱為森林的帥哥,常吸引遊客們駐足拍照。其實,臺灣杉不僅長得好看,它的芬多精更能消除空氣中的塵蟎。

看到臺灣杉就必須提到發現他的學者——早田文藏。日本學者早田文藏發現臺灣杉時,可是轟動了當時的學術界。臺灣杉是唯一以臺灣命名的裸子植物,相當具有歷史意義。在他發現之前,臺灣杉僅在化石中出現過,因此早田文藏簡直就是發現了活化石。其次,在植物界,發現一個新「種」就已經很了不起了,早田文藏發現的卻是全新的「屬」,自然轟動植物學界。100年前,早田文藏由竹山沿路往鳳凰山進行採集。過程中他發現了現在被廣泛應用在製作拐杖的臺灣人面竹、十分稀有的擬德氏雙蓋蕨、溪頭捲瓣蘭與鳳凰山茶樹等。這些豐富的收穫,讓人見識到溪頭地區多樣的生態林相。


左至右:1.溪頭神木的樹種──紅檜。2.外型猶如耶誕樹的臺灣杉。3.臺灣杉毬果。4.鳳凰山茶。(臺大實驗林提供)

漫步柳杉步道 感念西川末三


溪頭著名景點大學池。(臺大實驗林提供)

大學池是溪頭的必遊景點。沿著大學池步道前進,這是一條長910公尺輕鬆級的步道,很適合健行賞鳥。步道兩旁都是柳杉,樹下還有藪鳥的啾鳴,柳杉步道涼爽靜謐。柳杉所釋放出的芬多精能促進人副交感神經的作用,相信漫步其中會讓人感到輕鬆自在。


左至右:1.柳杉雄毬花。2.柳杉毬果。3.柳杉橫切面。(臺大實驗林提供)

前人種樹,後人乘涼。「溪頭柳杉之父」——西川末三是第一個將柳杉引進溪頭的學者。1912年西川末三將日本吉野的柳杉移植至溪頭試種,發現這裡的柳杉生長速度比日本快,所以在溪頭大量種植,希望將來能成為經濟型木材的來源。如今,柳杉已經成為溪頭的主要樹種,而林務局也將柳杉列為重要國產材的來源。柳杉的種植增加了臺灣木材的自給率,現在也被大量應用在家具製作上。


西川末三先生攝於南投鹿谷溪頭的西川柳杉生長量試驗地。(1964年拍攝,林碧吟提供)

當時,西川為了開發這個地區,還由竹山、初鄉經由鹿谷到溪頭建構五分車車道,解決了當地交通不便的問題。修路完成後,當時的初鄉區長林秉璋還豎立「西川末三修路紀念碑」,以表彰他的貢獻。

溪頭臺灣奴草 悼念山本由松

由翠虹橋順著步道往大學池方向走,讓茂密的森林與竹雞的低鳴伴隨著我們前進。幸運的話,途中能看到刺腹松鼠正在大葉石櫟上享受著堅果大餐。在大葉石櫟樹下仔細尋找可以發現,外形如奶瓶的白色臺灣奴草高約三公分、沒有葉綠素,是全寄生的肉質草本植物,外型十分嬌小可愛。


左至右:1.臺灣奴草。2.大葉金雞納樹。(臺大實驗林提供)

看到她,就不得不提起來這裡研究奴草的學者──山本由松。他是早田文藏的學生,跟隨老師的腳步來到臺灣研究奴草。日本戰敗後,他沒有回日本,繼續在臺灣大學授課並進行研究。1947年他與劉棠瑞教授到蘭嶼進行植物調查時,雙雙染上恙蟲病。雖然劉棠瑞教授被治癒,但是他卻不幸在臺灣逝世。


研究臺灣奴草的學者──山本由松,1947年到蘭嶼進行植物調查時染上恙蟲病不幸離世。(資料圖片)

瘧疾防治遺跡 金雞納樹與金平亮三

迎著由大學池往回返的遊客,在濕潤涼爽的森林中前進。路過54-3號造林地白色立牌時,千萬別錯過了旁邊的金雞納樹。瘧疾是熱帶地區常見的流行傳染疾病,金雞納樹可提煉治療瘧疾。日據時期,瘧疾曾經是臺灣最嚴重的傳染病之一。二次大戰期間,日軍橫掃南洋卻也吃足了瘧疾的苦頭。因此,當時臺灣北從竹子湖、東到臺東大武,都廣泛栽種金雞納樹。溪頭是當時種植的重鎮之一,金平亮三就曾來此研究金雞納樹。


日據時期,瘧疾曾經是臺灣最嚴重的傳染病之一。溪頭是當時種植的重鎮之一,金平亮三就曾來此研究金雞納樹。(資料圖片)

沿著步道再往前,大學池在望,碧綠的湖水映著山巒樹木,遊人漫步在竹橋上,風景如詩如畫。金平亮三在當年的筆記中詳述了這裡的生態環境、樹蕨、筆筒樹與臺灣桫欏,甚至還記載著當年湖中有一艘邵族以樟木刨製的獨木舟望著湖畔。今天筆筒樹與臺灣桫欏仍然奮力的生長著,獨木舟已經被膠筏所取代。當年曾是臺灣珍貴藥用的植物金雞納樹,今天也極少見了。時代在轉換著,可是前人所刻劃的歷史足跡卻不會變。


發現臺灣杉的日本學者——早田文藏。在他發現之前,臺灣杉僅在化石中出現過。(資料圖片)

循著森林步道,我遵循前人的足跡再回到管理處辦公室。盛夏,園區辦公室前群木雄偉高大。樹下的手植紀念牌述說著本多靜六、金平亮三、早田文藏的故事,也記載著溪頭與臺灣的歷史故事。當植物學家回歸土地時,台灣杉仍拚命的向藍天伸展。清楚回首來時路,相信未來將更加明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