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紫陽文集》在香港首發,其內容展現趙紫陽如何領導中國經濟改革、勾劃政治改革的藍 圖。但是,改革構想被中斷,因趙反對「六四」武力鎮壓學生而被罷黜並軟禁家中。圖為 1989年5月15日,趙紫陽與絕食學生對話。(Getty Images)

7月下旬,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首發《趙紫陽文集》,該文集共包括四卷,再度引起人們對趙紫陽在位時的興趣,並設想如果趙在1989年沒有被罷黜,中國將會是一個更加多元、民主、法制、公平和開放的社會。

美國著名主播Tom Brokaw回憶當年訪問趙的印象說:我們當時都認為,將有一個「新中國」誕生,而趙就是改變中國的那個人。

編譯 _ 李清怡

7月下旬,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首發《趙紫陽文集》,這是中共前總理(1980–1987)、中共前總書記(1987–1989)大膽改革派趙紫陽的文獻彙編,內容包括近500份文件,從中國內陸祕密輾轉帶到香港。該文集展現了趙紫陽如何領導中國經濟改革、如何勾劃政治改革的藍圖。但是,改革構想被中斷,因在1989年「六四」期間反對武力鎮壓學生而被罷黜並軟禁家中。

2005年趙紫陽去世時,中共隨即抹去了他的功績。在官方發布的簡短訃文中,只稱呼趙為「同志」,並未提及他領導中國近10年的經歷。該文集共包括四卷,再度引起人們對趙紫陽在位時的興趣,並提出設想,如果趙在1989年沒有被罷黜,今天中國將是如何?我們應該如何評價他的功績,如果當年由趙紫陽或者類似趙紫陽管理模式的領導人當政,中國的今天可能會是什麼樣呢?就這一主題,《外交政策》雜誌請牛津大學博士生Julian B. Gewirtz及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兼中國政策研究項目主任沈大偉(David Shambaugh)發表個人觀點,也請美國著名電視新聞主播Tom Brokaw 回憶當年訪問趙紫陽的印象。

Gewirtz認為,該四卷《趙紫陽文集》將有助於恢復他在中國改革時代的核心地位。當然,我們無法斷定如果趙紫陽當政中國如今的情形,但是,單憑他即使面臨艱難困境,仍然秉持自由開明的主張和堅定不移的改革決心,就已經形成鮮明的對比了。

如果換作趙紫陽,不會出現譴責「國外敵對勢力」搞跌股市的言論,遇到這種狀況,他會召集國內外專家,努力尋找解決問題的途徑。

趙紫陽也不會箝制像《炎黃春秋》這樣的刊物,他大概會首先仔細閱讀,就如同當年他了解《世界經濟導報》。即便是趙紫陽執政,中國或許不會立刻成為民主國家,至少在1989年之前不會,但是,如果他能夠將其實行經濟改革的開明和嚴謹的精神用於政治體制改革,就不難想像,中國將會是一個更加多元、民主、法制、公平和開放的社會。

沈大偉認為,很難斷定如果1989年趙紫陽沒有下臺中國會發展成什麼樣,1987年趙紫陽接任胡耀邦的職位後一直沒能掌握實權,在他當政的兩年期間(1987–1989),江澤民集團充滿了血腥,極力阻止趙紫陽實行改革,並瓦解他的權力。

在這種情況下,即使沒有天安門事件,趙紫陽的政治地位也可能不保。江派集團當時不同意實行經濟改革,他們當然也不會同意進行政治改革。至少,在激烈的黨派鬥爭中,趙會被束縛,很可能因此削弱了他實行大膽經濟和政治改革的能力。

趙紫陽想實行經濟和政治體制改革

其實,趙紫陽是想要中國同時進行經濟和政治體制改革。他明確表示,反對經濟改革必先於政治改革的說法,也反對政治體制改革沒有必要的說法。從這一點上來說,他與戈爾巴喬夫的觀點是一致的。

根據趙的政治模式,會允許更開明的公民社會和媒體;包容異議人士;授權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省級人民代表大會;成立香港式行政部門(趙曾經做過仔細的研究,在被逼下臺時,正著手這方面的改革);黨政分開;軍隊隸屬國家和憲法而非共產黨的工具;更加嚴厲控制腐敗的機會並加強非黨派控制機制;鼓勵更大的黨內反饋機制;上至中央官員實行逐級直接政府選舉制。

我覺得趙會朝這些方向改革,可能會成功,如果趙實行的改革成功,中國現在的情形會好太多了。

以下是Tom Brokaw回憶1987年趙紫陽會見媒體採訪時的印象。

所有的事情都非常隨機,突然,我們被告知,趙紫陽將會見媒體,回想起來,這在當時簡直是令人難以置信。他是唯一一位接受媒體採訪的中國總理。他非常從容,講中文,我們有同聲翻譯,他的旁邊還放了一小瓶青島啤酒,採訪過程中,他喝了兩瓶,下鏡後,他還拿起來又接著喝了一大口,但這並沒有影響他的形象。

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我們當時都認為,「這是新中國」,當時我們都認為,將有一個新中國誕生,而趙就是改變中國的那個人。

採訪結束後,我想,「這個人可以競選芝加哥市長」。他是一個非常出色的政治家,非常從容自若,他頭腦中的未來中國非常令人振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