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除了江山風月,西湖也以茶與泉聲名遠播。(Getty Images)

在四、五世紀時,西湖僧人就已經種茶了。至今,杭州山茶處處皆清,龍井為最;杭州名泉眾多,「虎跑」翹楚。虎跑泉和龍井茶相得益彰,留得好茶、好泉、好光景在人間。

文 _ 任采真

西湖雙絕 龍井茶、虎跑泉

西湖的山水與風月攫獲許多人的心,除了江山風月之外,西湖也以茶與泉聲名遠播。杭州產龍井茶,以西湖龍井最佳。清代才子袁枚的《隨園食單》中就讚賞西湖龍井冠杭州,「杭州山茶處處皆清,不過以龍井為最耳」。

唐代茶神陸羽在《茶經》中就有記載錢塘(杭州古稱)產茶,「錢塘天竺靈隱二寺產茶」,天竺、靈隱二寺院皆隱於西湖的西部低矮的山丘中。宋代大文豪蘇東坡一生所到之處,只要有名泉佳茗他必作詩以配之。在龍井獅峰山腳下壽聖寺他與高僧辯才法師品龍井茶,留下讚美的詩句:「白雲峰下兩旗新,膩綠長鮮穀雨春。」經蘇東坡考證杭州天竺寺之茶,應是南北朝時的南朝詩人謝靈運從天臺山帶到杭州的。可見在四、五世紀時,西湖僧人就已經種茶了。


西湖畔的中國傳統建築。(Fotolia)

提到西湖龍井茶,誰能不想起虎跑泉?「龍井茶,虎跑泉」人稱「西湖雙絕」。在杭州眾多名泉中,以西湖西南邊大慈山下的「虎跑泉」為翹楚,歷史悠久。虎跑泉的典故由自唐代高僧。元和十四年(公元819年)高僧寰中禪師雲遊來到杭州,喜愛西湖的靈秀益於修行。據宋人的《武林西湖高僧事略》,記載了西湖虎跑泉和寰中禪師相繫的源由。

惟德斯彰 虎跑以濟

寰中(姓盧,蒲阪人)生有異相,其聲如鐘。早年出家於并州(今太原市)童子寺,結茅於南嶽。後來,寰中行腳到西湖大慈山修行,教人履踐實踐,聽學者眾。但大慈山當地素來缺水,寰中禪師擬往他處雲遊。夜裡夢到一神人告訴他不要他往,將移泉來:「勿他之。我移南嶽小童子泉就師取用。」明晨,禪師見到二虎以爪刨地,泉自地下湧出。這泉就是今人熟知的「虎刨泉」,後改今名「虎跑泉」,味甘如飴。


虎跑泉的一處雕塑,敘說唐代在西湖大慈山修行的寰中禪師夢到一神人告知將移泉水供其取 用的故事。(維基百科)

虎跑泉所出之泉水來自地下石英和砂岩的斷層湧泉,終年不絕,石英釋出的雜質少,泉水晶瑩、甘醇、清冽,古來享有天下第三泉之譽。


虎跑泉水來自地下石英和砂岩的斷層湧泉,終年不絕。圖為虎跑泉的泉眼。(維基百科)

龍井茶美 無味至味

西湖龍井茶「色綠、香郁、味甘、形美」口耳相傳。清代茶人陸次之則以太和清氣「至味」形容龍井茶之美妙。所謂的「至味」,美在「無味之味」,在淡然之間品味「龍井茶」,太和之氣充滿口齒頰間,宛然體會了天人和合之境。


西湖龍井茶「色綠、香郁、味甘、形美」口耳相傳。(大紀元資料室)

北宋時期,西湖周邊群山生產的寶雲茶、香林茶、白雲茶都已成為貢茶。到了明代,龍井茶開始嶄露頭角,名聲逐漸遠播。明代的《錢塘縣志》記載「茶出龍井者,作豆花香,色清味甘,與他山異」。清代,西湖龍井茶不管在種植或採製上都有長足的發展而名列前茅。

乾隆皇帝六次巡幸江南體察民情,六次都駐蹕杭州,看到「吳民生計勤自然」採茶製茶情景,寫下〈觀採茶作歌〉、〈烹龍井茶〉、〈雨前茶〉、〈再遊龍井作〉、〈坐龍井上烹茶偶成〉等等與西湖龍井茶相關的茶詩多首,御墨欽題「龍井八景」。獅峰山下胡公廟前有十八棵茶樹被乾隆皇帝親封為「御茶」,此後,龍井茶一直成為清朝皇室的貢品。

龍井茶老傳說

這十八棵「御茶」也有個古代傳來的善德馨香的故事。

在宋代時,茶村山中住著一個孤老太太,家中清貧簡陋,家裡的好東西該屬門外土地裡長著的十幾棵茶樹。每天老太太都要燒上一大鍋水煮茶。她家門口擺著兩張長板凳,給上山、下嶺路過她家門口的行人歇歇腳、喝口茶止渴。有一年天候不好,天氣寒冷,那十幾棵茶樹幾乎都枯死了。

寒冬裡的一天,一個老叟經過她家,在她院裡看到了牆角擺著的破石臼,想要買下。老太太心想茶樹死了,碾茶用不著了,雖然心中有哀戚,卻爽快地把石臼送給老叟,也不要收他的錢。

來年春回大地,奇蹟發生了!那十幾棵茶樹長出新枝、冒出嫩芽,茶葉又嫩又潤,沏出的茶甘潤、香馥若蘭持久不散。茶樹復活傳奇傳遍了西子湖畔。

龍井茶鄉配得虎跑好泉,茶添泉香、泉益茶甘,上天賜予人間好禮,相得益彰。

清明穀雨 茶鄉香傳


每年清明、穀雨節氣前後,春茶萌發舞出人間好風景。(Getty Images)

每年清明、穀雨節氣前後,春茶萌發舞出人間好風景。乾隆皇帝的〈觀採茶作歌〉細細描寫西湖龍井炒茶景象:「地爐文火徐徐添,乾釜柔風旋旋炒。慢炒細焙有次第,辛苦功夫殊不少。」這般的苦工作底薰焙出好茶香!可惜,這樣的清香好品味也被遺棄了。據報,現在的西湖茶家以手工炒茶的僅餘一人堅守傳統,卻苦後繼無人找不到學徒。另外,茶農追求珍稀的明前茶好價,也紛紛改種早發的茶樹品種。

時空更迭,白雲西湖任去留!半空神氣怡,龍井茶樹舞春景,一濯龍潭碧,虎跑泉水清骨肌。願虎跑泉和龍井茶樹的老故事,惟德斯彰,常在人心,保得好茶、好泉、好光景常在人間!◇